少年获得自由以后,正低着头用右手不住的揉着左手呢,听到林浩问自己,这才抬起头来恐惧的看向林浩。

  话说林浩的年龄与自己相仿,怎么就这么可怕呢?自己的手现在虽然被放开了,可依旧好像针扎一样的疼,这还是人能办到的吗?越想越可怕。

  听到林浩问自己,哆嗦着说道:“我也不想偷别人的,但是我都三天没吃饭了,钱又被人偷了,现在我恨死了那个偷我钱的人!”

  林浩感觉到一阵的好笑,问道:“别人偷你,你就偷别人。那你恨那个偷你钱的人,你偷了别人的钱包,别人不恨你吗?”

  “我就是要让他们恨,就是要报复!”少年随口说出了一句让林浩意外的话。

  “为啥?”

  “我本来就是偷着从家里跑出来的,听别人说津门挺好玩的,就从家里拿了二百块钱偷着跑了出来!”

  林浩越听越感觉自己的思维跟不上了,打断少年,说道:“你停一下,你为啥要偷着跑出来,跟家里人说了,家里人不让你出来吗?还偷家里二百。”

  少年此时显得很激动,说道:“家里人说我是废物,让我去补习班学习,我就不去!”

  林浩看着少年笑着说道:“那不是家里人都望子成龙嘛,为你好,还耍小孩子脾气。”

  “关键是他们拿我与别的人比,就今年那个变态状元,你知道吧?”少年说完,看向林浩,发现林浩正神色古怪的看向自己。

  少年继续说道:“就是他刺激了我父母,自从他的事被传了出来,我就每天在父母的唠叨中生活。说啥人家出身那样都能考个状元,被京大录取了,你比人家出身好,争取明年也考个京大。还说我们两家距离不过四十几里地,为啥人家学习那么好,我就不行,等等,等等。

  我受够了父母每天的唠叨,受够了父母拿我和别人比,我就是我,为啥要拿我和别人比,这才偷跑出来,想放松几天再回家。”

  林浩在旁边默默的听着,没有再说话,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少年接着说道:“没想到,我刚到这,手上的一百多块钱就被偷了,我恨,我恨那个高考状元林浩,我恨那小偷,我现在恨所有人!”

  林浩突然走上前去,二话没说抡起右手,就给了少年一个嘴巴。打得少年原地转了两圈,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脸愣愣的看着林浩,委屈的说道:“你为啥打我啊?”

  说着话,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那本来就脏的可以的脸,又画上两条平行线,嘴上还说着:“从小到大,我爸妈都没舍得打过我,你凭啥打我?”

  林浩气愤的说道:“我凭啥,凭我是T市人,凭你刚才说的混账话,凭我是林浩!”

  边说边用脚又踢了少年两脚,少年开始时还叫了两声,听到林浩最后一句话,他不叫了,只是吃惊的张大嘴巴看向林浩。

  “你就是林浩?”少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这么巧,“你咋会在这儿?你不是考上京大了吗?你该在京城啊?”

  林浩现在平静了些,问道:“你知道我为啥打你吗?因为你不求上进,你现在的状态,就如同走火入魔一样,你知道吗?看到你被我打哭了,这才与你这样说话,要不直接把你送进去。”

  这时少年人自己不知所措了,急忙问道:“为啥呀?”

  “因为你还知道委屈,还有感情。我就是那个今年的高考状元,那又咋样?我能凭自己的实力考上好的学校,但我却无缘走进那个向往已久的大学校门。”林浩抬起头,又说道:“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如果我上学,我弟弟就不能上学了。我选择了自己辍学,你知道为啥吗?”不等少年回答,接着又说道:“这就是亲情,在家里我们兄弟两,为了上学打了一架,他被我打得比你现在严重多了,不是因为想自己去上学,而是为了彼此能去上学。”

  少年现在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掐住了喉咙,呼吸都困难了,心脏好像罢工了一样,大脑也是一片空白,感觉自己以前的岁月都白活了。

  少年痴痴的问道:“难道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林浩摇了摇头,说道:“你认为呢,如果有,你认为我会站在这里?”

  少年忙说道:“后来你弟弟就同意了?那可是京大,进去后等于捧上了铁饭碗了。”

  林浩一笑,说道:“我弟弟也这么说,当时他被我打得都起不来了,在炕上鼻青脸肿的和我打嘴仗,”

  少年抬头看着林浩,见到林浩的眼角闪着晶莹。少年低下了头,也许过一分钟,也许很久,林浩不知从哪拿出一些钱来,说道:“拿着回家吧,好好珍惜自己眼前的一切,我也就这些了。”

  把钱塞在不知所措的少年手中,转身就走,不忘嘱咐了一句,说道:“记住,你一个人的行为,有可能在他人心中破坏了我们整个T市的形象!”

  少年看着手中皱巴巴的几张钱币,觉得无比沉重,等林浩走出这个死胡同,少年才反应过来,说道:“哎,我不能要你的钱•••••••”

  看正;版-章‘节上.◎酷or匠S●网PT

  当抬起头看向林浩时,只能见到林浩那被拉长的身影,与一个苗条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少年眼含热泪,心中默默的盘算着,站起身来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林浩心情沉重的走出来后,站在外面深吸一口气,这才见到墙边站着一个人,见到这个人林浩心情才好一些。打趣的道:“咋了?不放心了,看你那眼睛和兔子似的,我没事,走吧!”

  这个人正是楚月,当楚月抢过林浩手中的钱包后,真的很生气,走出好远,心中感觉不太对,回头一看不见了林浩,这才回头来找,来到这里见到林浩抡圆了给少年一嘴巴。想看看林浩在干什么,躲在墙角那听着。

  听到林浩说的事情,不由得悲由心生,林浩走出来,想问个明白,没想到自己没说话呢,被林浩拉着就走,楚月看着眼前的少年,感觉不再是又黑又矮的那个少年了,在楚月心中,林浩的形象已经无比高大。

  心中的问题不再想问了,怕自己问了,林浩再伤心一次。可有些话又不得不问,开口说道:“别人担心你,你却取笑人家,我问你,刚才钱包是不是那人拿的?你为什么要给他钱?”

  林浩回头看向楚月,问道:“是又咋样,人都让我放走了,以后自己小心就是了。至于给他钱,我们是老乡,让他回家了!”

  楚月见到林浩的样子,着急的问道:“你不怕被骗?”

  林浩笑着说道:“被骗也罢,不被骗也罢,我无所谓,如果被骗了,能买到个教训也很可贵的,你想,我花三十块钱,能看清楚一个人,值不值?”

  楚月一想,那倒也是,看向林浩说道:“你想的倒是挺开通的。”

  林浩无所谓的说道:“有啥不开通的,以前我为了一件事,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三个月不出来,出来后依然没能改变啥,从那以后,我想通了,凡事不钻牛角尖,有时候,站在另一个角度想问题,结论就会不同,不信你自己试试。”

  林浩一番长篇大论,说的楚月一愣一愣的,等林浩说完后,怪笑着说道:“大爷,您贵庚啊?”说完‘咯咯’笑着向前走去。

  林浩也放下心事追上去,说道:“小姑娘行行好,送大爷一个拐杖行吗?”

  林浩学着楚月的本地话,那不伦不类的语调逗得楚月又是一阵娇笑。

  两人打闹了一阵,林浩向楚月问道:“你的东西还买不买了,这都晌午了吧?”

  楚月这才想起自己来干什么的,忙拉着林浩向一个写着“什么斋”的地方走去。

  当林浩被楚月急急忙忙的拉着走进去时,一挑帘,正与一个手上拿着不少文具的少年撞了个满怀,本来林浩想躲开的,也能躲得开,但楚月拉着自己走得太急,结果悲剧了。

  只听“哎吆”一声,对面的少年摔了个仰面朝天,楚月这下不着急了,松开林浩的手,忙去扶起那个少年,林浩也忙蹲下身,去捡撒落一地的文具,歉然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走得急了些,真的对不起了!”

  这时少年已经被楚月扶了起来,看着低着头,在地上捡文具的林浩,吼叫着说道:“你长眼睛了吗?一个大活人看不见吗?你这个乡巴佬。”

  这时少年人身后走过来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声音沙哑的问道:“宝贝,怎么了?”

  少年见到自己父亲问起,说道:“这乡巴佬差点把我撞死,把我新买的东西全摔地上了。”

  中年人看了林浩背影一眼,说道:“别和这些乡巴佬生气,摔坏了爸爸再给买!”

  楚月心里有气,怎么说林浩也是自己朋友啊,这样被人‘乡巴佬,乡巴佬’的叫,自己也面上无光,但她还没开口,林浩已经‘腾’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双眼冒火的指着中年人,说道:“你说谁呢。你•••••”

  林浩刚才真的是满怀歉意的,但当父子两人说他‘乡巴佬’,他已经火冒三丈,心想:一个孩子这样说也就算了,你一个成年人,也这样说,难道你能高级到哪里去吗?

  当林浩带着火气想要质问中年人时,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这个人自己认识,竟然说已经出差了的二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