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吃完饭以后和楚天雄一起来到客厅之中,楚天雄再次提醒林浩要保管好那块手表,虽然很好奇这块手表的来历,但楚天雄不说,自己也没办法问。

  通过接触,林浩能感觉得到,楚天雄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既然他都能一再的提醒自己,那么这块手表一定有着特殊意义。

  林浩对出天雄,说道:“楚叔叔,这块手表您先帮我保管着吧,我怕弄丢了。”

  楚天雄也不矫情,说道:“行,但我只是暂时保管,你走的时候拿上,知道吗?”

  林浩点了点头,说道:“楚叔叔,能不能借您的电话用一下啊,我给二叔打个电话?”

  楚天雄把手机递给林浩,说道:“跟我你还这么客气,拿着先用去。”

  林浩接过手机,说道:“打个电话就行!”

  说着话,打开这款上翻盖的手机,在上面按下一串数字,又等了一会儿,看向楚天雄,问道:“楚叔叔,这样是打出去了吗?”

  楚天雄接过手机看了看,笑着说道:“你看,这有个绿色的按钮,按下去就能听到‘嘟嘟’的响了,等对面说话了,就算通了,你可以说话了,懂吗?”

  林浩接过楚天雄再次递过来的手机,说道:“我明白了。”

  然后跑到外面打电话去了,时间不长,林浩面色难看的走了进来,把手机递到楚天雄的手中,说了声谢谢,闷闷不乐的坐到沙发上发起呆来,楚天雄见林浩打完电话后,明显的不开心起来,来到林浩身边,问道:“怎么了林浩?”

  林浩刚才给二叔打电话时,二叔本来还很热情的,但得知林浩的父亲去世了,林浩来投靠自己,让自己给找工作时,态度明显变了,告诉林浩,自己不在家中,出差去很远的地方了,什么时间回来,还不一定呢。

  林浩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津门,二叔为难的让他去找他的大叔,并且把大叔的座机号告诉给了林浩,就这样结束了通话。

  林浩心中难过,想到今年清明节,大叔二叔来家里祭拜以过世的二爷爷时,还在去世的父亲面前说,如果林浩与弟弟林涛毕业了,可以来津门工作,而且二叔把手机号给了父亲。

  当时父亲还无比的欣慰,因为两人虽然是自己的本家兄弟,但是现在的两兄弟与自己,那可是天差地远,大兄弟也当过几年兵,回来后在政府部门工作。二兄弟更是在一家工厂当了厂长,而自己现在却是一个连生活都需要人接济的废人,两兄弟能不忘拉自己的孩子一把,怎能不欣慰呢?

  林浩现在心里虽然不好受,但还是看着楚天雄,说道:“我二叔,出差了,可能过几天回来,让我去找大叔,可现在,大叔肯定上班了,我不知道地址,也没有手机,没处找去啊?”

  楚天雄脸色难看的说道:“我当多大事呢,没事,你今天先和小月出去转转,如果想工作,明天我安排,想等你叔叔的话,就在我这等几天,反正我还有好多话要问你呢!”

  林浩点了点头,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林浩与楚月一起来到了津门有名的‘古文化街’,本来楚月想自己开车出来的,可楚天雄不放心,还是让自己的司机‘小马’带着二人来了。

  下了车,林浩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够用了,边向前走着,边看着道路两边那充满古代气息的建筑,如果不是这里的人们都是一身时尚的打扮,林浩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呢。

  此时的林浩才知道,什么是大都市,这里不愧是直辖市,连黄头发蓝眼睛白皮肤的‘大洋马’都看到了好几个。林浩完全是被楚月拉着走的,因为到哪里林浩都想站住看看,心中充满好奇。尤其是经过一个雌性‘大洋马’的身边时,林浩有意的停了一下,与那位‘大洋马’比了一下个头,一个女人竟然比自己高一头,而且女人身边那男的,比女人还高半头呢。

  林浩彻底受打击了,那男人不够两米也应该差不多。林浩心想:难道这些外国人都TM的吃了‘希望饲料’吗?长这么高,纯粹是打击人吗!

  被楚月拉着走了好几家店,林浩才不再郁闷,因为有一家店的门不是太高,楚月进去都要低着头,正好,一个老外向门外走,看到楚月与林浩这对奇异的组合,好奇的多看了几眼,没注意门框,‘咣当’一声,把那高挺的鼻子差点撞塌了,捂着鼻子,也不知道说的哪国话走了出去。

  这下林浩高兴了,心想:无论高矮胖瘦,都有自己的好处,何必故意和别人去比呢,自己比别人矮,像这么高的门,就不会像刚才哪位仁兄一样,被撞的眼冒金星,鼻血直流。

  两人在这里逛了一个多小时,还是两手空空,林浩问楚月,就这样见到一家就进去,看两眼又出来,还好今天的天气不是太热,不时天空中的太阳就会躲进云中偷个懒。

  当林浩走够了,蹲下来想歇歇时,由于现在正是人流大的时候,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两人对面走来一个与林浩年龄相仿的少年,但是身上的衣服有些脏,脸上也很脏,像几天没洗澡似的,长得还算不错,不知道为什么,眼中露出慌张的神色。在与楚月擦肩而过时,明显一顿。两人的肩部撞在了一起,楚月也没在意,毕竟人多,这样的事情很难避免的,少年向后退了一步,忙哈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林浩感觉一阵好笑,因为连一天都没用上,已经有两个小偷光顾了楚月了,不知该说楚月招贼,还是该说她倒霉。

  林浩看得清楚,在那人撞上楚月时,一只手已经摸出楚月的钱包,但是中途停了一下,少年再次用猫腰的机会才拿出钱包,向后退的时候很不自然的把手放在大腿的一侧。

  楚月没有理会那个少年,侧过身体,迈步向前走去,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钱包已经再一次易主了,少年见楚月走了,抬起左手,在额头上擦了一把冷汗。

  当抬起头时,见到自己面前出现一个比自己矮的黑小子,脸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少年吓了一跳,但还是强装镇定的对林浩,说道:“哥们儿,让一下!”

  说着话就要从林浩的身边绕过去,林浩如影随形的跟了过去,依旧站在少年的面前。

  林浩笑着伸出手来,说道:“把东西给我,不然后果自负!”

  少年一听,有些心慌的说道:“啥东西给你,我不知道你想要啥,躲开!”

  说到后来少年有些急躁,伸手就要把林浩推到一边,林浩听到少年说话,一愣,因为那口音是那么的亲切,见到少年推过来的手,本来想给对方点教训的,但那亲切的声音让少年逃过一劫。

  林浩抓住推过来的手,向上一迎,转过身来,如同哥俩好一样,把少年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抓住少年拿着钱包的右手上,他这是怕少年有同伙,把钱包再转移了,才有如此的动作。

  此时,在别人看来,两人是无比的亲密,少年的手搭在林浩肩上,林浩的手搂着少年的腰,那是真正的哥俩好。

  可少年自己就不那么认为了,自己的两只手,如同被铁钳捏碎了一般,如果不是林浩告诉他别出声,恐怕自己就要大叫起来了。

  林浩带着少年转过身,向楚月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告诉少年,让他笑着点,别太不自然了,少年这个骂呀,心道:“你被别人这样捏着试试,看你笑不笑得出来。”

  向前走了没几步,林浩就见到楚月一脸紧张的向自己这边走来,当看到林浩时,脸上的表情才放松下来,紧走两步来到林浩身边,说道:“林浩,你想吓死我呀?咦•••这位是谁?”

  直到此时楚月才看到那个不太自然的少年,只见少年面色通红,脸上汗珠往下直流,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湿透,那表情如同便秘一般。

  楚月抬头看了看天,心想:这天也不热啊,怎么这人出这么多汗啊?怪不得林浩要架着他呢,可能是有病了。

  林浩听道楚月是回来找自己,不由得心头一热,本来想训楚月一顿的,到嘴边的话又被林浩咽到肚子里。

  笑着打趣道:“我一个朋友,现在有点事,给你钱包。”

  楚月疑惑的看向林浩,问道:“我钱包怎么到你手里了?”

  被林浩制住的少年,身体一僵,那汗水不由自主的又流了下来,林浩心中一阵冷笑,嘴上却说道:“你昨天被盗,今天我想检验一下你的警惕性,哎•••有待提高啊!”

  楚月气愤的一把夺过钱包,说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你都没听说过?害我白担心一场,你还这样捉弄人家,不理你了,哼!”

  说完转身就走,林浩不由得一阵苦笑,说道:“这是何苦呢!”

  看着在人群中很快消失的楚月走远,捏了一把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说道:“走吧,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去!”

  少年现在是身不由己,闷哼一声,随着林浩向前走去,两人来到一个很偏僻的角落,这里是两个店中间留出有两米多的地方,就如同一个胡同一样,可是再向里面走是一堵墙,成为了真正的死胡同,林浩把少年放开,一把推了进去,说道:“告诉我,你为啥要干这个?”

  5(酷匠网c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