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雄听林浩说得有趣,放声大笑,从进门就见到林浩背着个包,林浩自己不放下,作为主人也不好开口不是,所以直到林浩自己想起来,这才拿了下来。

  林浩拿下背在背上的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放在茶几上,对楚天雄道:“露出一丝尴尬,说道:“楚叔叔您收下吧,大不了,下次回家后再拿些回楚叔叔,第一次到您家来,也没给您带啥礼物,这是我家产的花生米,您尝尝。”

  楚天雄把脸一沉,说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不要你什么东西,见到你人就高兴了。这些还是拿给你二叔吧。”

  林浩本来从小就没撒过谎,这些土特产还真是给自己家的叔叔拿的,可到了楚家后,一家人对自己不错,又是第一次来,尤其知道楚天雄是父亲的战友后,感觉空着两只手来有些不好意思。等把包拿下来后,这才想起来,包内不但有花生米,还有一包玉米面呢,这才拿出花生米,想来个借花献佛,不想被楚天雄看了出来了。

  林浩脸上来给我叔叔就是,这东西也不是啥稀罕货,我家年年都收一千多斤。”

  mf酷《X匠),网永…久2…免…费C看。小☆(说%

  生在农村的孩子如果说能拿出来,而且不愁的就是土特产,林浩拿出来的这些,可以说没任何压力,也没什么心理负担。自己叔叔想要的话,大不了下次再拿多一些过来就是了。

  楚天雄说道:“你家有的话,下次再给我拿过来,这个叔叔真的不能要,因为这是你拿给家人的!”

  林浩看向楚天雄,认真的说道:“楚叔叔,您都说了是家人了,怎么会介意我把东西送人呢?如果您嫌少的话,那我就真的收起来。”

  楚天雄没办法了,说道:“好,我收下就是了,快去洗澡吧!”

  林浩又在包里翻了一下,找出一身衣服来,问明了浴室在哪,拿起衣服就走,林浩这一拎,在自己的衣服内,掉下一样东西来。

  那是一块手表,看上去,没什么特殊的地方,甚至还有些老旧,手表上唯一的两个字“上海”特别醒目。

  楚天雄见到这块手表被摔在地上,如同被踩到了尾巴一样,从沙发上一下蹿到林浩身边,猫腰拾起地上的手表,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那块手表,那动作,那眼神,林浩看得在旁边有些想笑,估计李玉芬都没有享受过如此温柔的待遇。

  楚天雄见到手表没事,这才怒气冲冲的对林浩,喊道:“你小子怎么这么毛手毛脚的,把它摔坏了,有你好瞧的。你个败家子!”

  林浩被楚天雄训的面红耳赤的,当然楚天雄看不到,不是因为天黑,而是林浩脸黑。林浩这个委屈啊,明明这手表是自己的,怎么好像成了楚天雄的了?

  林浩真的不是故意的,因为这块手表是父亲留给自己不多的遗物之一,之所以会掉在地上,不是因为林浩不够珍惜,而是林浩出来之前,想到如果自己想家了,看看这块表。

  这才把这块表带在身边,珍而重之的放在了自己的衣服中包裹起来。到这里,一说洗澡换衣服,想都没想的拿出了包裹手表的背心,林浩真的忘了手表还躺在里面呢,这一拎之下掉了下来,如果林浩记得的话,肯定不会让对自己这么重要的东西掉在地上的。

  可是林浩不知道楚天雄为什么会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好像自己把他女儿怎么样了似的,至于吗?

  见林浩站在那里发愣,楚天雄这才想到,手里的东西本来就是人家林浩的,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头了。

  态度缓和了些,道:“林浩啊,以后千万保管好这块表,知道吗?如果没了,用金钱你都买不到。你先去洗澡吧,手表先放我这里。”

  林浩就纳闷了,不就是一块破手表吗?还是老掉牙的那种,如果不是这块手表是父亲留下的,让自己带着,自己都嫌它压胳膊,郁闷的向浴室走去。

  在浴室痛快的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衣服,还随手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出来,因为夏天的衣服都很单薄,洗起来也不怎么费事。

  等林浩已经一身清爽的从浴室出来后,见到楚天雄还坐在沙发上看着那块“上海”牌的手表呢,边看边用手摩擦,还时不时的用嘴哈上一口气。林浩真的无语了。

  见林浩走了出来,楚天雄摆了摆手,说道:“你小子睡觉去吧,让我再坐一会儿!”

  林浩彻底无语了,心想:你让我睡觉去,我倒是想去睡,可这是你家啊,总要给我找个地方吧?

  楚天雄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站起身来,道:“走我带你去楼上。”

  二人来到二楼,林浩也不知道楚天雄从哪按了一下,整个二楼就亮了起来,把林浩带到一间屋子里,打开屋子里的灯,说道:“今晚你在这睡一晚吧,床头有灯,你看就在这里”

  楚天雄来到床前,床头柜上放着一盏很漂亮的台灯,楚天雄打开台灯,对林浩说道:“你睡吧,我先走了!”

  来到门前用手一按,整个卧室就只剩下床前的那盏台灯还散发着昏黄的光。

  林浩今天也是累的不轻,从早上在家里做客车,到下火车。整整坐了十个小时的车,林浩感觉坐车比让他干活还累呢。

  现在见到了床,整个人向床上倒去,躺在床上,林浩心中纳闷。这床软塌塌的,怎么城里人愿意睡在这上面啊?来回翻滚,想找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可是怎么躺着,他都觉着别扭,不如家里的火炕舒服。后来干脆想了一个办法,这才算睡着了。

  第二天,林浩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起来了,这时也不过早上四点而已,轻手轻脚的来到楼下,凭着印象来到客厅中,找到自己的包,拎着来到厨房,开始做早饭。

  等起得最早的李玉芬,带着睡意来到厨房外,一股食物的清香传到自己的大脑,顿时清醒了几分。

  等李玉芬来到厨房中,林浩已经把饭做好了,还炸了一盘花生米。李玉芬吃惊的问道:“林浩,你怎么起这么早啊?现在才六点半,你把饭都做好了?”

  李玉芬没办法不吃惊,平时自己起的算早的了,六点起床,再办一些自己的事情,就花去半个小时的时间,等自己买好了饭,叫那爷俩起床,都要七点出头。

  由于昨晚上林浩的到来,睡得晚了,今天早上快六点半才起床,还想今天先不洗脸了,快把饭买回来,也好叫醒几人吃饭,这下好,饭都做好了,能不吃惊吗?

  林浩笑着说道:“阿姨,我在家里已经习惯了早起,没啥事做,就想还是做点饭吧,闲着也是闲着。就是这儿的东西不太会用,要不可能还要早点!”

  林浩是真的不太会用燃气灶之类的东西,用半个小时才把厨房中自己要用的东西弄明白,还是有一样没弄明白,就是吸油烟机,现在厨房上空还飘着水蒸气和油烟呢,要不是厨房有个排气的小窗开着,可能更多。

  李玉芬来到抽油烟机前,打开后,没用几分钟,厨房内已经没有一丝烟气了。快步走了出去,不多时楚天雄与楚月也先后起床,走了出来。

  楚月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说道:“这么早把人叫起来干嘛呀?还不到七点呢,还让不让人活了?”

  李玉芬看着楚月那不满的表情,不禁摇了摇头,心想:孩子被我们惯坏了。

  “还早,林浩把早饭都做好了,你自己看看去!”李玉芬责怪的道。

  楚天雄听到以后,伸到一半的懒腰就伸不下去了,满眼疑惑的看向李玉芬,见李玉芬点头,迈步向厨房走去,等来到厨房后,果然见到林浩站在厨房之中,清香的味道飘满整个厨房,而且餐桌上,还放着一盘油炸花生米,看着就有食欲。

  “林浩,你出来,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去洗洗,一会吃饭!”楚天雄想把林浩叫出来。

  林浩走出来,笑着对楚天雄,说道:“没事楚叔叔,我感觉挺好的,我在家整天这样。”

  等几人洗漱完毕,到厨房吃起林浩做的粥时,不住的夸林浩的手艺,连楚月都不住的点头,都顾不上夸一句了,因为只顾着低头喝粥了。

  楚天雄看向林浩,问道:“林浩,你这粥怎么这么香啊?你阿姨也会做,就是没这味道。”

  林浩边吃边说道:“要我吃,这味儿还差点。”

  李玉芬道:“这还差?那什么叫好啊?”

  林浩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大铁锅做的好吃,这里没有铁锅,味儿不对!”

  李玉芬吃完一碗,站了起来又给自己添了一碗,说道:“你做的比买的可好吃多了,买来的吃起来又滑又腻,而且太甜,你做的吃起来不一样。”

  林浩笑着说道:“主要是我做法不一样吧,而且我只放了新玉米面,所以就这味儿,如果用我们那的大铁锅做出来,味儿应该更好一些!”

  几人边谈边吃,不一会就把一锅粥全部吃下肚了,楚天雄抹了一把嘴,问道:“林浩,昨晚上睡得好吧?”

  林浩说道:“好,一开始在床上睡不着,太软,后来我把灯关了,睡在地毯上挺舒服,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楚月一家看着林浩的眼神中满是笑意,而且有越散越大的趋势,后来楚月都笑得前仰后合了,楚天雄也是一阵大笑,只有李玉芬,还能正常一点,但看那脸红红的,也是在憋着笑,没笑出来而已。

  林浩见他们都笑,无奈的说道:“我也不想啊,可在家里睡炕睡惯了,太软的真睡不了!”

  满指望着解释一下能缓解一下自己尴尬的处境,可是自己说完,连李玉芬都笑出声了,自己也只好跟着傻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