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真的很震惊,自己的父亲竟然当过兵,而且还上过前线,那为什么,父亲至死都没和自己兄弟提过呢?

  回过神来,林浩看向楚天雄,问道:“楚叔叔,我想问问,我爸爸当过兵,为啥都没提过呢?”

  楚天雄抬头看着天花板,说道:“今天要不是你提起你父亲去世了,这段往事或许我也会把它带进棺材的。”

  林浩满头雾水的问道:“那是为啥?”

  楚天雄道:“林浩啊!叔叔告诉你的够多了,有句俗话叫‘好奇害死猫’,好了,别多问了,告诉叔叔,你和我家宝贝儿,怎么到了一起,还成了她男朋友的?”

  楚天雄有意岔开话题,因为有些事情,真的是自己不能说的。而且自己也真的是好奇,林浩怎么就成了楚月的男朋友了呢?看林浩背着个布包的样子,应该是今天才刚到津门。

  听到楚天雄问自己,林浩那张黑脸变得更黑了,不好意思的看向楚月,正好楚月也脸色红红的看向他。

  林浩把目光转向楚天雄,说道:“楚叔叔,您别问我了,还是问您女儿吧?”

  楚月听到林浩让自己说,气呼呼的说道:“你爱说不说。”

  回头看向李玉芬,说道:“妈妈,今晚上我还没吃饭呢,走我们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吃的,我都快饿死了。”

  站起身来拉着母亲向厨房走去,其实李玉芬也想听听林浩怎么和楚月一起来到自己家的,可是母爱的伟大战胜了好奇心,随女儿一起去了厨房。

  见楚月把自己晾在了这里,林浩无奈,只得把自己从下车,到遇上楚月的经过,简短的说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的。”林浩说完看向楚天雄,说道:“楚叔叔,既然楚月不想搞对象,您就别逼她了。”

  楚天雄现在正在消,林浩刚刚说的事情呢,没理林浩。

  }酷wz匠bm网首发

  等林浩再说了一遍,楚天雄这才问道:“林浩你说什么?”

  林浩只得又重复了一遍,楚天雄皱着眉,说道:“其实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复杂,就是一句话的事,当时我喝了点酒,顺口一说。没想到昨天那边来电话,要见见楚月,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了,现在想想,是我想得不够周全!”

  林浩见楚天雄有些为难,关心的问道:“楚叔叔,难道这件事情有啥牵扯吗?”

  楚天雄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就是如果不答应的话,我怕多年的信誉不保,都是些生意上的朋友。”

  林浩不假思索的说道:“楚叔叔,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用女儿一生的幸福,去保我一时的名誉。”

  楚天雄听完笑了,而且笑的相当开心。林浩有些不明白,楚天雄为什么笑,难道自己说得不对吗?

  “好,好孩子,有你父亲当年的风范,说实话,我就是一个粗人,一口吐沫一个钉。近两年我生意做大了,就因为我说一不二的性格,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坚持自己。”

  楚天雄说完,叹了口气又说道:“你的一句话,让我感觉到,我欠楚月她们娘两的,过去为了钱,没什么时间陪她们,我现在的钱已经够花了,但这些年,我还真没有好好体会过她们的感受,心里总像少点什么似的,现在我有点明白了。行,你也别担心楚月了,明天我打电话告诉那边,我女儿不同意。”

  由于放下了心里的事情,楚天雄格外开心,说话的声音高了点,声音传到了厨房内,楚月听了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脸上有了笑容。

  李玉芬虽然在忙,但耳朵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等听到楚天雄说完了话,李玉芬眼眶湿润了。二十年了,自从嫁给楚天雄,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嘘寒问暖,林浩说了什么,让这头老倔驴,知道自己错了呢?不管怎么说,能听到楚天雄说欠自己的,心里是满满的欢喜与感动。

  楚月闻到一股刺鼻的糊味,忙走到母亲身边,说道:“妈妈,菜糊了”见到母亲慌乱的把炒勺端下来后,又问道:“妈妈,您眼睛怎么了?”

  李玉芬瞪了楚月一眼,说道:“刚才的烟呛的,去叫你爸爸也过来吃点。都怪你,到现在我们也都没吃饭呢!”

  楚月来到外面,喊道:“爸爸过来吃饭了。”

  楚天雄答应一声,回头叫林浩一起过去吃饭,林浩也不客气与楚天雄一起来到餐厅。

  只见餐桌上以经摆放了三个菜,李玉芬正在炒刚刚倒掉的那个菜呢,不多时菜好了,又端上一个汤来。

  林浩与楚月一家,一起吃了一顿可口又温馨的晚餐。

  林浩确实又饿了,在饭桌上,就如同上战场一样,又吃了两碗米饭,喝了一碗汤,放下碗筷,这才算吃饱。

  楚天雄越看越喜欢,也许从林浩的身上能看到他父亲的影子吧,连吃饭那种速战速决的样子,都与他父亲十分相像。

  如果林浩知道楚天雄这样想,一定会一阵苦笑。因为小时候没有母亲,父亲又要养他们兄弟两,白天父亲就骑个自行车,到别的村子去收废品,到晚上才回来。

  一般中午都是今天吃东家,明天吃西家的,还要喂弟弟,有时人家饭做得少了,自己吃了,就没弟弟的了,怎么办呢?后来林浩就拼命快吃,吃完再喂弟弟吃,人家饭虽少,也不至于饿自己两兄弟的肚子了。长此以往,已经形成习惯了,这些绝对不是遗传来的,如果楚天雄知道的话,一定会是另一种想法了吧。

  等楚天雄吃完饭,两人又回到客厅,楚天雄问道:“小浩啊?你今年多大了,为什么想到来津门啊?”

  林浩说道:“我今年十九了,按城里人说是十八岁。我到这来找我本家的一个叔叔,想让他给我找个活儿干,挣点钱让我弟弟把学上完,别的没想过。”

  是啊,林浩现在主要任务,就是想供弟弟把学上完,自己挣钱,让弟弟没有后顾之忧。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也只能想到这些,还能有什么想法呀?

  楚天雄感叹的说道:“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看看我家宝贝儿,只会撒娇呢,你还比她小一岁呢,都独自承担起一个家了,•••不对啊,你还有个弟弟?”

  林浩微微一笑,说道:“对啊,我弟弟今年上高中了都!”

  楚天雄听完后,说道:“你就别找你叔叔了,就在我这干,我看如果可以的话,让你弟弟过来借读,你放心肯定是我们这最好的学校,你看行吗?”

  林浩动心了,不是自己工作的事,而是弟弟上学的事。如果弟弟在津门这样一个大城市里就读,比自家县城不知好了多少倍,就师资力量来说,就不是自己那小县城能比的。

  但是真的能那样做吗?弟弟的性格自己最了解了,对自己的依赖性太强,来这里虽然可以整天见面,但是对弟弟来说不一定就是好事。

  想到这里,林浩对楚天雄,说道:“楚叔叔,谢谢您的好意,我想我不能答应您!”

  楚天雄诧异的问道:“为什么?难道你家的学习环境比这里好吗?”

  林浩摇头说道:“和这里都没法比,我也很动心,但我还是不能答应您!”

  楚天雄就纳闷了,这孩子想的都是什么呀,有好的学习环境,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弟弟过来呢?要知道,一个好的学习氛围对学生是很重要的。

  “真的不让你兄弟过来?”见林浩点头,楚天雄问道:“那你告诉我原因。”

  楚天雄不死心,自己的好兄弟去了,见到了孩子,自己帮衬一下,心里也好受一些,没想到这孩子的想法自己有些摸不透,只能听听孩子的想法,再做打算了。

  林浩的回答很简单,说道:“我爸爸说过一句话,大树底下难成材。”

  楚天雄愣住了,没想到这样一个孩子,能想到这一步,真是个怪才。也是,自己光想着怕孩子受苦了,但自己能照顾两个孩子一时,不能照顾一世啊。总是依靠别人的人,很难走向成功的。

  想到这里楚天雄对林浩竖起拇指,说道:“行,你把我说服了,叔叔看好你!”

  楚月换了一身睡衣走了过来,说道:“你们还聊呢?都几点了,不困吗?”

  林浩看见楚月的短发还没干呢,显然是刚洗了澡出来,对楚月笑了笑,没说什么,这时楚天雄才谈到兴头上,半点睡意都没有,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才十一点。不满的对楚月说道:“我们男人之间聊天,你一个姑娘插什么话,你困的话你去睡,我们爷俩再聊会儿!”

  楚月不满的说道:“我还不想听呢,我出来是想问一下,明天您那座驾是不是借我用用?我去买点东西,准备开学用的。”

  楚天雄看向女儿,说道:“用可以,但是的让你马叔开车去,你那技术我可不能让你开!”

  楚月气愤的说道:“不借就不借嘛,我的驾驶本又不是买来的,大不了,明天我打车去,行了吧?”

  话说,楚月的驾驶本都下来一个多月了,正在技痒之时,所以才向父亲开口,想过过手瘾。

  楚天雄笑着道:“是谁把车给我开到树上去了,要不是树小,你的小命就保不住了,行了,明天让你马叔带你去,顺便带林浩出去转转。”

  楚月不满的一跺脚,转身回房间睡觉去了。楚天雄看向林浩,说道:“你也去洗洗澡,换身衣服吧?看你这一身的尘土。有衣服吗?没有的话,先穿我的睡衣,回头我让你阿姨,把你这身衣服洗了,明天就能穿。”

  林浩忙摆手说道:“我自己有衣服,就在包里呢?”

  林浩说完话,这才想起来,感情自己带来的包一直背在自己身上呢,把背上的包拿了下来,一拍脑袋自言自语的说道:“傻冒,背到现在才想起来,累死你活该!”

  楚天雄在旁边看的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林浩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