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听到楚天雄问到父亲,惨然一笑,说道:“我爸爸在一个月前就去世了!”

  泪水在这时终于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楚天雄从沙发上一下弹了起来,问道:“你说什么?”

  看着林浩那如珍珠断线般,落下的泪水,又颓然坐了下去。双手抱着头,自言自语,悲声道:“为什么,为什么••••••”

  那张开又合上的双手,不住的颤抖着,整个上半身埋在自己的双腿之上,不难看出楚天雄现在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楚月母女二人,都不明白楚天雄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

  尤其是楚母,在见到楚天雄坐下去时,眼中尽是悲伤的神色,虽然现在楚天雄把脸埋在双腿上,看着他那颤抖的身体与不时耸动的双肩,不难猜出他心中的难过。

  也许是不想让自己母女二人见到他脆弱的一面吧?这才把脸埋在双腿上。还别说,楚天雄在与自己结婚后,不论面临多么大的困难与挑战。

  就算是创业初期,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几天几夜的,回到家时,满脸的疲惫,有时身上也有些伤,但是从来没见楚天雄如此脆弱过,为什么听到林浩父亲的去世,会如此伤心呢?自己也不曾听楚天雄提起过啊!

  楚母见到楚天雄这样,拉了一下楚月,用手指了指卧室的方向,然后站起身来,拉着女儿的手就要走,站起来后向林浩歉然的点了点头。

  楚天雄猛的抬起头,看见自己的老婆与女儿起身要走,说道:“你们都坐下吧,有些事情,你们也应该知道的。”

  楚月见到父亲现在的样子,吓了一跳。只见楚天雄那张坚毅的脸上,满是泪水,!刚才到现在,也不过五分钟时间,父亲给自己的感觉好像老了几岁似的,在自己的心目中,父亲一直是坚强的代名词,为什么从未流过泪的父亲会如此泪流满面呢?听到父亲说话,心中好奇,又不由自主的坐了回去。

  林浩挂着泪水的脸上也满是疑惑,自己的父亲去世了不假,自己伤心可以理解,可是面前的男人与自己非亲非故的,怎么会也哭得跟个孩子似的呢?

  林浩疑惑的不止这一点,还有这张照片。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时候与楚天雄认识的,又是怎么认识的,怎么这张合影自己家里会没有呢?满脑子的问题,一时难以解答,与楚月一样,等待着楚天雄给自己解惑。

  楚天雄两手搓了一把脸,从裤兜内掏出一盒烟来,自己拿出来一支点上,深吸了一口,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象征性的把烟递到林浩面前,没想到林浩接过来,也点上一支,如同楚天雄一样深吸了一口。

  楚天雄看着林浩,问道:“你小子人不大,怎么就学会抽烟了,看你那熟练的样子,抽烟的时间应该不短了吧?”

  林浩随口答道:“以前见我爸爸老是抽烟,感到好奇,就偷偷的抽我爸爸的老旱烟,上到高中了,和同学在一起,慢慢就学会了。”

  楚天雄关心的说道:“你小子少抽点烟,对身体没好处的!对了,你叫林•••”

  林浩这才想到,从进门到现在,从来都没人提起自己的名字,林浩歉然的道:“我叫林浩,叔叔以后就这么叫我吧!”

  楚天雄指了指楚月身边的楚母,说道:“林浩啊,这是楚月的母亲,你玉芬阿姨,姓李,楚月不用我介绍了吧?”

  林浩站起身,对李玉芬道:“玉芬阿姨,您好。”

  李玉芬也忙站起身来,说道:“你好,林浩是吧,以后就叫我阿姨就行了,别那么见外,坐吧!”

  林浩见到李玉芬坐下之后,这才坐下,看着楚天雄,问道:“楚叔叔,您和我父亲怎么会认识的呢?”

  见林浩问起,楚月也如同好奇宝宝似的看向自己的父亲,等待着楚天雄的回答,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连呼吸都慢了,好像生怕由于自己的呼吸,打断父亲的思路似的。

  楚天雄又抽了一口烟,这才说道:“你父亲和我是二十三年前,在部队认识的,那时的我们都还年轻,都揣着满腔的热血,有理想,有抱负。”

  随着楚天雄的讲述,道出了藏在自己心中二十几年不为人知的一些事情。

  原来楚天雄当时都已在部队两年了,部队中每年都有一次大比武,楚天雄以自己的身体素质与刻苦。在第二年的大比武中,被一位从神秘部队过来观看的领导人看中。

  不久后,就被安排到了那个部队中,认识了林玉海,林玉海也是从其他部队刚刚来到这神秘的地方的。由于两人都是新人,被安排在了一个宿舍,一个班。

  两人一起训练,一起吃住,渐渐的成了好朋友,因为在这里,就如同一个小的国家一样,几百个人,来自五湖四海。两人算得上是家乡离的比较近的,所以彼此相当照顾。

  就连林玉海身上有功夫这么机密的事,上面的人都不知道,可楚天雄知道,而且在刻苦的训练之余,到了晚上林玉海就拉着楚天雄,在没人的地方,教楚天雄功夫。用林玉海的话说:“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

  这句话果然应验了,那是两年后,一个小国家犯我华夏,为了确保战争的胜利,上面动用自己所在的部队,派出五十人做一些特殊的任务,这时两人都以是尖子兵了,主动请缨参加了那次战斗。

  那场战斗可以用惨烈二字来形容,因为是偷袭,己方以四十比一的阵容与对方开战,由于紧张,当时都打得记不清几天了,只知道从黑夜到白天,又从白天到黑夜,到最后己方就剩七人时,终于把敌人全歼在一个小山沟中,当然己方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看着倒在自己身边的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楚天雄才真正明白了林玉海的话是多么正确。

  在大家怀着悲痛的心情打扫战场时,异变陡生,己方一位意志薄弱的同伴,拿出特制的军刺,挥舞着向众人刺了过来,可能是精神受到太大的刺激,完全不分敌我了。

  由于事发突然,谁也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的伙伴会突然对自己人下手,猝不及防之下,一个离发了疯的战友最近的人,被军刺从后心捅进去,从前心露了出来,那位战士到死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这次带队来的长官,见到竟然有人向自己人下手,也是惊诧不已,也许是被气晕了,叫着那人的名字,冲过去要与那人理论,那人挥起还在滴血的军刺,向带队的长官刺去。

  那长官不知是气的,还是吓到了,站在那没动,直愣愣的看着军刺来到自己面前,在场所有人都来不及救那位长官,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另一把军刺,从侧方飞了过来,正中那位发疯的战士的脖子大动脉上,把那个战士的身体带得向另一边倒去。

  可是那刺下来的军刺,还是刺中了那位长官的肩部,这时那位长官以吓得一身冷汗,向军刺飞来的方向看去,林玉海正站在那里,眼睛通红的看着被自己军刺击中,以出气多进气少的倒下的战友。

  这时大家才松了一口气,那位长官,随后冷静的下达了一个命令,这件事,谁也不能说出去,凡是回不去的,都是英雄。然后不顾自己肩头上的伤依然血流不止,摘下头上满是尘土的帽子,对林玉海鞠了一个躬。

  当五个人撤退时,又遇到一小股敌人,也许是溃败下来的前线敌军,有五十人左右,双方都已经没有了弹药,只能肉搏了,一比十的情况下,己方都多少挂了彩,只有林玉海在敌人中间来回穿梭,身上脸上都是血,但眼中如同杀神般的眼神,让人心惊胆战。

  楚天雄当时右腿被敌军用刀划了一个有十五公分的口子,行动不便,只能被动迎敌。看着敌军越来越少,自己面前也没有了敌人,精神放松了下来。

  可是刚刚放松,就感觉不对,自己身后传来异动,当时楚天雄只来得急回头看了一眼,可是却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林玉海站在自己身后,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匕首,已经刺进了了敌人的脖子上,两人同时倒了下去。

  。f酷D匠Qy网@唯l/一正版Y,^其他都V是盗版

  当楚天雄艰难的转过身,把林玉海抱起时,只见林玉海的右胸上同样有一把匕首插在那里,这时楚天雄才知道,如果林玉海不出现在自己身后,那自己的命,恐怕也要放在国外了。

  回国后,林玉海在医院躺了两个月,因为伤及内脏,被迫退伍。

  楚天雄不久后也因为一些事,退伍回到家中,与李玉芬完婚后,多方打探林玉海的消息,想要报答林玉海的救命之恩,可是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啊!

  当楚天雄说完后,在场的人都呆住了,只有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镜头,没想到身边的人,就有经历过的,而且场面听起来比电视中更惨烈,就算李玉芬,也是今天第一次听到这些。

  林浩张着嘴,久久不能合上,自己的父亲,平时是对自己兄弟二人严厉点,怎么说林浩也无法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个如同杀神一般的人。

  “现在你明白了吧,你父亲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好老哥。”楚天雄满脸泪水的对林浩说道。

  林浩木然的点了点头,心中正在想:如果自己当年再要昏迷不醒的话,自己父亲是不是会去把那家人给灭了呢?想到自己醒来时,父亲身上那可怕的气势与眼神,不敢再想下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