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走等我请客呢?”林浩冷冷的问了武力一句,把他吓了一哆嗦,然后转过身去,快步离开了,林浩并不知道武力现在心都在滴血,他手中拿着的东西已经有人给出过五千块钱了,可是武力认为还能多值些钱,这才一直带在身上,没想到今天便宜了林浩。

  “现在高兴了?真想不理你了,没见过你这么爱占小便宜的人!”林浩正在打量着手中的东西呢,楚月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那我走了,反正我们就不认识对方!”林浩看了看天,现在太阳已经看不到了,应该八点多了,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送我回家,不然别想走!”楚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把身边的林浩吓了一跳。

  林浩看了看楚月,问道:“你没发烧吧?让我送你回家?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林浩确定了自己的耳朵没有毛病,刚才楚月的确是对自己这么说的,让自己把她送回家,可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还用自己给送回去吗?自己可是第一次来津门。

  想到这里,林浩不由得仔细打量起了楚月,这个女孩也真是的,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不会是对自己有什么企图吧?随后林浩差点没被自己的想法给气笑了,自己有什么?

  林浩问道:“说吧,让我去你家干啥,我不相信你找不到回家的路。”

  楚月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看出来了?那好吧,我告诉你。其实我就是想把你拉回去,做我的临时男朋友!”

  “我说姐姐,你打住。我能不能发表一下意见啊?”林浩打断楚月的话道。现在的林浩有些头大,捋顺了思路,这才又说道:“你说要拉我回家做啥?”

  楚月理所当然的说道:“临时男朋友啊!”

  林浩怪异的看着楚月,说道:“男朋友有临时的吗?再说你征求我的意见了吗?”

  这下林浩真的是急了,自己刚到津门,本想找份工作,用挣回来的钱供自己的弟弟把学业完成,也不枉做这个哥哥了,但是刚下火车就遇到这么件事,如果卷进去的话,不说耽误自己时间的问题。

  楚月的家人都是些什么人,自己根本不清楚不说,就自己这幅尊容,难道说楚月就不怕不会穿帮吗。别人不知道,难道自己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吗?想来想去,林浩也想不出个头绪。

  甩了甩头,看向楚月,说道:“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不合适。”

  楚月何尝不知道林浩不是个好的选择呢?可是父亲逼着自己去相亲,自己这才跑出来,在都这么晚了,能找谁救场啊?要是开了学,自己从学校找人帮忙,应该问题不大,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只能先拉着林浩去垫背了。

  如果林浩知道楚月现在的想法,一准气得不用楚月推,直接自己就跳到前面的海河里去了,简直是太伤自尊了。

  楚月哀求道:“林浩,你就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你现在撒手不管,是不是感觉有些残忍啊?”

  林浩看了看楚月,说道:“姐姐你饶了我吧,你自己的事还是自己解决吧,涉及到你的家人了,我无能为力!”

  见林浩不答应,楚月转身就走,再也不看林浩,直接走向对面的河边,边走边说:“你走吧,就当没救过我!?

  林浩听到这话,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可随后见到楚月失魂落魄的走向河边,心中一紧,忙追了去。

  等林浩追上楚月,楚月已经来到河边的护栏边上了,正一脚迈过一米高的护栏。林浩可是吓得不轻,赶忙从身后一把抱住楚月,向上一提,把楚月凌空抱起,向后退了两步这才放手。

  林浩现在也是急了,向前一窜,转过身与楚月面对面,林浩可不想再让楚月站在临河的一面,万一自己一不注意,楚月寻了短见,自己麻烦可就大了。要知道自己和楚月,可是一起走出的派出所。现在两人的位置距离派出所不到一公里,如果楚月在这里有个什么,林浩不敢再想下去了。

  “你不想活,也别拉上我好不。不就是让我陪你回去吗?好,我陪你一起,满意了吧?”林浩几乎用吼的对楚月说道。

  楚月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说道:“那走吧,早答应就不用本姑娘这样费事了!”

  林浩听到这话,如遭雷击,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这才知道,上了楚月的当了,当林浩反应过来,抬起头想说些什么时,楚月已经回头拉着自己的手,走向了路边,哪里还有刚才失魂落魄的样子啊,林浩心中郁不已!

  两人来到路边打了辆车,到车上楚月对司机,说道:“去和平区,**公寓。”

  司机师傅是一个三十多岁,有些发福的大叔。见来了买卖,自来熟的与两人攀谈起来。

  “姑娘,**公寓可都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啊!我们这样的人,恐怕一辈子都住不到那样的地方。”司机大叔不无羡慕的向楚月说道。

  楚月一笑,说道:“大哥你这么年轻,肯定有发展的,说不定哪天就发财了呢,怎么这么悲观呢?”

  听得坐在楚月身边的林浩,在一旁直咧嘴,他没办法不咧嘴,在听到那句大哥后,林浩差点笑喷,可随后自己的大腿就是一疼。林浩一哆嗦,头差点碰到车顶上。心想:有这么欺负人的吗?你自己看看,那位大叔都能做你父亲了,瞪着眼说瞎话,还不让人笑。

  t酷C~匠$0网永0R久免费看小说'a

  司机师傅可高兴的不行,咧着嘴笑道:“小姑娘真会说话,就凭你刚才这话,把你们送到地方以前,大哥不再拉别人了。”

  在那个时候,出租车司机,为了能多挣点钱,都会顺路载上几个的。有了这句话,等于这车成了楚月两个人的‘专车’了。

  楚月笑着对司机大叔,道:“谢谢大哥了。”

  林浩想笑,但腿上可还放着一只手呢,没敢笑出来,他可怕楚月再给自己来那么一下。

  司机大叔在后视镜中,见到楚月把手放在林浩腿上,心中想道:这女孩什么眼光啊,就男的长成那样,你还主动把手放他身上,这么好的一朵鲜花,就毁在这驴粪球上了。

  楚月这时向林浩,问道:“我一直不明白,那个武力到了派出所为什么那么乖,就他说的那些而言,应该是个惯犯,怎么招的那么痛快啊?是不是与你有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