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与楚月来到一家离车站不远的小餐馆,楚月本要去大一点的地方,可是在林浩的坚持下,还是来到这个叫‘长虹’的快餐馆。在他看来,再好的地方也就是填饱肚子而已,没有必要花那份冤枉钱。

  来到饭馆里边,一阵清凉感传来,让二人感觉精神为之一清。这里面的环境还可以,干净的地板上放了不到十张长方形饭桌,饭桌两边各放了两张有靠背的木椅,桌子右上角放着几张餐巾纸,餐巾纸上押着一盒牙签,看来准备的还挺全的。

  见到有人走了进来,一个二十四五岁,打扮得有些妖艳的女服务员,热情的招呼两人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把菜单递上来,等在一边。

  楚月把菜单地给林浩,说道:“你点吧!”

  林浩没去拿菜谱,抬头向服务员问道:“你们这里都有啥主食啊?”

  站在那里的服务员先是一愣,随后还是报上一些主食。比如:大饼。米饭之类的。

  林浩想了想,说道:“先来六角大饼,来个简单的菜就行了,要快。”说完看向楚月,那意思,你要点什么不?

  楚月如同没见到他的目光一样拿过菜谱,点了四个菜,要了一碗米饭,外加两瓶矿泉水,这才把菜谱递给服务员。

  妖艳的服务员接过菜谱,又用怪异的目光看了看两人,这才向后方走去。

  就两人这样的搭配,想不让人觉得怪异都难,男人高女人矮一点容易让人接受,但女高男矮,就很难让人接受了。而且还不难看出来,女孩的家境不错,男孩嘛,就难说了。

  两人可管不了别人的目光,本来嘛,两人认识不超过两个多小时,怎么也不可能对彼此产生好感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呗!

  楚月等服务员走后,看着依然沉着脸的林浩,问道:“你怎么还摆着张臭脸啊?谁也没惹你,给谁看的?”

  现在楚月心中也是无比郁闷。带林浩来吃饭,那是无可厚非的。但刚才林浩点菜时的样子,既可气又好笑,什么菜叫简单的菜啊?只填饱肚子的话路边要点蒸饺,包子也行,何必来饭店啊?

  林浩看向楚月,说道:“我是心疼那几个茶叶蛋。”

  楚月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林浩,不屑的说道:“就几个茶叶蛋而已,看你这样子,好像丢了钱似的,至于吗?一会儿再买几个就是了!”在楚月看来,几个茶叶蛋,就算有人请自己吃自己也不一定吃。

  “你知道啥啊?••••••”林浩本来很沉的脸上,出现了几分火气,随后感觉场合不对,向四周看了看。虽然现在六点左右,但现在是夏天,还没有到饭口,所以除了自己这张桌子外,其他饭桌上没有客人。这才有压低了声音,说道:“看你的穿着就知道,你从小就不知道啥叫节约,不知道啥叫饿肚子,很难感受别人的事情的。”声音中明显带着颤音。

  楚月被林浩大叫的声音吓了一跳,刚要发火,可是到后来,竟然被林浩的语气把自己的话给挡回去了,这都快新世纪了,难道还会有人会饿肚子,还会有人吃不饱饭吗?楚月看向林浩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质疑的问道:“难道你知道?”

  林浩没有看向楚月,而是把头扭向靠在自己身边的窗子。看着外面来去匆匆的人们,目光没有焦点,仿佛在追忆。嘴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楚月听的,道:“那是我上四年级的时候,已经是寒冷的十月,呼呼的北风刮到身上就跟刀子似的,我家没有条件,只穿着单薄的衣服,放学后一路小跑的往家里赶,因为只有这样,才感觉不到外界的寒冷。

  到了家门口心中高兴,终于不用再挨冻了,我推开破旧的大门,几步冲进屋子里,这才感觉到不再寒冷,我家住的还是土坯房,采光并不是特别好,可终究能够遮风避雨。到了屋子里面把书包放在炕上,见到小我三岁的弟弟正趴在炕上写着作业,见我进屋,抬起头朝着我笑了笑,神秘的向我招了招手。

  见到兄弟那神秘的样子,我走了过去,以为他有作业不会做了呢,因为父亲管的严,遇到难题时,都是父亲不在的时候这样叫我,趴在炕沿上想看看弟弟又遇到什么难题了。

  但这次我弟弟却没有问我问题,只见弟弟从炕上爬起来,从垛在炕头的被子里拿出一个大鹅蛋,在窗台上磕了一下,剥了蛋壳塞在我嘴里。当时我也没在意,几口就把那还热乎的鹅蛋吃了下去心里甜滋滋的。”

  说着话林浩把头扭了回来,看着楚月问道:“你知道吗?那个鹅蛋单表什么?”

  楚月没有说话,等着林浩继续说下去,只听林浩接续说道:“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父亲特意从邻居家要的唯一的一个鹅蛋,煮给弟弟做生日礼物的,弟弟当时没舍得吃,留给了我,到现在我还能想起弟弟见到我把那鹅蛋吃了以后,脸上高兴的样子,你不知道一个鹅蛋,对我们来说意味这什么。”

  楚月彻底被眼前这黑小子讲的故事震惊了,张着小嘴,看着林浩,见到他好久都不再开口了,这才问道:“那后来呢?你家不是在农村吗,你妈妈也可以养一些鸡鸭之类的,下了蛋给你们兄弟吃啊!”

  I#最u新《章/Q节上)‘酷nz匠En网#J

  林浩苦笑一声,说道:“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以后,躲在被窝里,自己偷偷的哭了很长时间。要知道,弟弟当时只有八岁,孔融让梨,是把大的留给别人,可弟弟,却把全部有的给了我,我又为他做啥了?”

  林浩眼圈有些红红的,随后又接着说道:“我也想有个妈妈,但是,在我的记忆中根本没有妈妈的影子,我问过父亲,别人有妈妈,而我怎么没有妈妈。得到的答案就是,到了晚上父亲喝很多很多的酒,第二天饿上一天,因为父亲喝多就睡,第二天下午才能醒来。我们两兄弟又不会做,只能饿肚子了,后来我也学聪明了,不再问了就是。”

  楚月听到这些,心脏好像被人狠狠的攥了一把似的,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但是不知道用什么话去安慰眼前的林浩,只能期期艾艾的说道:“对不起,让你想起伤心事了,真的是对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