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炙烤着大地,让雨后的夏天更加闷热,太阳就像在和忙碌的人们开玩笑一样,把昨天的雨水都蒸发了。地上忙碌的人们都能见到如实质的热浪,虽然人们穿着半袖,可还是感觉不到一丝凉爽。

  在津门东站,一列由山海关方向开过来的绿皮车开了进来,慢慢停在站台旁,车门打开后,人们都争先恐后的从车厢里面走了出来,为的就是不在受那桑拿一般的待遇了。

  站在外面,深吸一口外边相对新鲜的空气,活动一下筋骨,这才向检票口走去。这也怪不得谁,本来天空如下火一般,坐在没有空调的硬座车上,卫生也不怎么好。虽然每节车厢都有向上推开的车窗,但每节车厢内七八十人呼出的空气,再加上身体出汗的味道,谁都不愿意多在车内坐上一分钟。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在第六节车厢内,坐在车厢最后边的一个少年,等到火车上的乘客都走完了,这才回过神来,把怀里抱着的一个牛仔布包整理了一下,站起身来背在背上。看了看空空的车厢,这才向打开的车门走去。

  来到车门处,一位手里拿着拐杖的老头正在那里踌躇不前,挡住了少年的去路,见到少年走了过来,老头回身看了一眼少年,让出了一条可以容他走过去的路。少年侧身走了过去,向下看了一眼,然后做出一个让老头诧异的举动。

  这个少年正是林浩,林浩从老头身边走过去,本就应该下车,但是他见到前面有三步如台阶一样的梯子,正好连到站台上,看到老者的样子,应该是腿脚有问题,热心的林浩想帮一下这位老者。

  他蹲在了老者身前,正好把车门挡住,本来老者腿脚就不方便,在车门前试了几次,都没能迈出那三步对于别人来说很平常,对老者却如同天堑的一般的铁梯子而着急呢,现在却被林浩给挡住了,老者不禁生气。让出一条路不渴望少年的一声谢谢,那也不该挡住自己的去路吧!沉着脸就要问个所以然。

  “大爷,我把您背下去吧!”林浩这时回过身来对身后的老头说道。

  老头被少年一句话说楞了,两人素不相识,少年怎么看出自己是想下车,却因腿脚不方便而没能下去的呢?

  林浩蹲在那里等了好久却没见到动静,回头看看老者依然站在那里愣神儿,再看看自己身上,以为老者嫌弃自己的衣服破旧呢,站起身来面对老头,道:“大爷,您是不是怕我的包硌到您啊,还是嫌我的衣裳不干净?”

  这时老头才反应过来,道:“好孩子,我一个糟老头子嘛也不怕,只是我都不认识你,不好意思麻烦你!”老头一脸的感激,一口本土方言随口而出。

  林浩释然一笑,说道:“大爷,不麻烦的,走,我扶您下去吧?”说着话,伸出自己的右手搀在老头左手臂弯处,慢慢的向梯子走去,三步,只三步,两人却走了有一分钟,这还是林浩手劲大。

  当两人来到站台上时,少年的手上以满是汗水,老者自己也是气喘吁吁,满是汗水的脸上却写满了感激。老者右手拄着拐杖,左手拉住林浩的手,感激的说道:“孩子,真是谢谢你了。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来这投亲还是上学啊?”一边问,老者一边打量少年。

  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年龄,灰色的休闲裤,一件白色背心加上一双黑色条绒布鞋,都是普普通通的衣服,几件衣服加在一起也不值几个钱。个头在同龄人中应该没有优势,最多不超过一米七,没准也就一米六多一点,漏在外面的肌肤都呈健康的小麦色,一头黑色的寸发下面,一张看起来相当普通的面孔,只是一双眼睛如同孩童一样明亮,嘴唇略厚,看上去有些憨厚,一看就是乡下孩子,给老头最直接的感觉就是:朴实。

  “大爷,我是来投亲的,您也下来了,去哪啊?如果不方便的话,我送您一程!”林浩相当礼貌的对老人说道。

  老头这才停止打量,一脸喜爱的说道:“不用麻烦你了,我回来时给女儿打电话了,她会来接站的。”是的,老人真的是从心里面喜欢林浩,如今懂事,有礼貌,乐于助人的孩子已经不多了,心中都有把林浩收做义子的想法,可是孩子有些小,自己孙子都比他不小了。

  听老人说有人来接站,林浩说道:“那您到凉快的地方等一会儿吧,我先走了。”说着话林浩放开老者,向检票口走去。

  等老者回过神来,林浩已经走出去二十多米。老者急忙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老者这时才想起来,连林浩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林浩头都没回,只是挥了挥手说了句什么,就消失在人海之中。老头拄着拐杖站在烈日下,眼中多了几分赞许。能在帮助他人之后连姓名都不留,这可是可贵的品质啊!

  “爸爸,您怎么在这站着呢?这太阳多晒啊?”正在老头的目光还在搜寻少年时,一个看上去也就三十岁的女人把手伸进老头的臂弯,搀着老头也向出站口走去,嘴上撒娇似的说道。

  老头脸上溺爱的笑着,但嘴上却是不饶,说道:“你要是能来得早点,我能晒太阳?要不是一个好心的小不点儿把我从车上搀下来,没准火车又把我拉回去了!”

  酷Y3匠网永久0X免;费《:看小Y说

  女子也不生气,道:“拉回去好,让我叔叔再养您几个月!”

  “你这孩子,都快四十了,还跟孩子似的!”老人说着话,向前边走边四处寻找,随后叹了口气,道:“见不到喽!”

  女子听了前面一句心里甜蜜蜜的,但随后的一句把她弄蒙了,停下来看着自己的父亲,疑惑的道:“什么见不到了?”

  老者顿了顿,说道:“没什么,随口一说而已,走我们回家,火车上的饭没你妈妈做的好吃,还贵得要死,到现在我还饿着呢。”

  林浩告别了老头,心情无比愉快,不是因为帮助了他人,而是因为他终于来到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大城市,这里对自己来说什么都是无比新鲜的。检了票,来到出站口,林浩傻眼了。

  只见出站口是一个通往地下的通道,在他的印象里,到出站口就是一马平川的大马路与大停车场,怎么还走地下呢?林浩心中想着,脚下不停跟着众人走了下去,别人能从这里走出去,自己就能。可到了下边林浩又一次呆住了,怎么和《地道站》电影似的到处都是出口啊?

  后来林浩干脆不想了,随着人流向前走着,也不知道自己走的对不对。心说:‘管他对不对,走出去再说吧。’抱着如此心态,向一个眼前的出口走去。

  随着一股热气扑面而至,刺眼的阳光也随之而来,林浩那憨厚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高兴的喊道:“我终于出来了!”

  然后见到与他一起走出来的人,无论男女都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他,而且有意无意的远离自己。林浩心想:‘难道我头上长犄角了?’随后抬起右手向头上摸去‘也没有啊,管他呢,爱看让他们看去。’想到这,快步走向一个商店,话说从早上到现在,肚子里面什么都没进呢,实在是自己的五脏庙现在正与自己抗议呢。

  来到商店,买了五个茶叶蛋花了两块钱,还是自己好说歹说砍了半天价,商店老板直说他小气。林浩心想:‘你大气请我吃啊!’拿着装茶叶蛋的塑料袋,走到人比较少,有树荫的地方,把塑料袋放在地上,拿起一个还冒着热气的茶叶蛋在路边的道砖上磕了一下,包开蛋壳,全然不顾还有些烫手,就放进嘴里,手又向另一个摸去,看来真的是饿坏了。

  就在这时身边刮过一股强风,把塑料袋口带得向边上一歪,林浩的手一抓落空,不满的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男子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冲去,右手拿着一个粉色的小包。林浩说了句“神经病”,低头又拿起一个茶叶蛋,刚要包壳又是一阵风吹过,林浩心想,哪来这么多神经病啊,同时抬头一看,一位少女正在追赶前面的那个男子,边跑还边喊:“抓小偷啊,前面的人帮忙拦一下,前面跑的那个人是小偷!”

  林浩正生气呢,但一听说有小偷,忙站起身来,向刚刚小偷跑过去的方向看去,不看还好,一看那叫一个气,因为少女没喊的时候,小偷还要躲闪来往的人,可这一喊,人们如同躲瘟疫一样向两边一闪。这下好了,小偷直接就向前跑去,再也没有顾虑,一下把少女拉开三十多米。

  生气是一回事,可是让小偷跑了可不行,林浩脚下加劲,如同离弦之箭冲了出去,一眨眼的功夫就超过少女,但离前面的小偷还有二十几米远。小偷前面可就是一条马路了,如果小偷过了马路,再想抓就难了。

  因为马路上车水马龙的,小偷可以不顾一切,可自己得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啊,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把小偷留在这边,但现在的距离是个问题啊,怎么办呢?少年一着急,随手把自己手上的茶叶蛋甩了出去。

  嘴里还喊了一句和朋友们平时开玩笑说的话:“着•••啊•••法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