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小雨,刚才还叫个不停的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回家去了,大山下的一片树林里面安静了下来,这片树林让人感觉到阴森森的,因为一眼望过去,树林中全是坟墓,一个个坟头上面都已经长满了过膝的杂草,让人望而生畏。

  在这样的地方竟然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一个小时了,就算现在已经下起了雨,那个身影依然没有移动一下的意思,仿佛外面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那双漆黑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一座新坟。

  他叫林浩,村子里面的名人,并不是林浩有什么不凡的能力,而是从小就像个野孩子一样生活,村子里面的人,因为可怜他没有妈妈,爸爸又是个酒鬼,整天无所事事,所以乡亲们都非常照顾,到后来更是变成了两个野孩子,因为林浩的弟弟林涛也整天跟在哥哥屁股后面跑来跑去的。

  直到林浩上学了以后,村子里面才见不到那两个整天在大街上打闹的小花子了,随后林浩的学习成绩让村里人无不咂舌,因为从来没有人见到过林浩放学回家以后,在家里面学习过,但是每次考试都是状元公,直到现在从来都没有被人超越过。

  2R酷4匠a网b永√久O}免费j{看0N小说'

  他的兄弟上学以后,可能是有一个好哥哥带头,同样把班上同学们甩出去好远,两兄弟简直就成了村子里的传奇。可是上天好像故意在和他们兄弟两人开玩笑,他们的父亲林玉海突然旧病复发,在去医院的路上就去世了,两兄弟失去了父亲,成了村子里面真正的孤儿。

  草草的办完了父亲的后事,两兄弟先后接到录取通知书,而且都是重点,林浩拿到的是京大的通知书,而林涛的却是县一中的录取通知书,两兄弟拿着通知书,都觉得沉甸甸的。

  现在两人面临着一个抉择,那就是必须有一个人放弃学业去找工作,用自己挣回来的钱,去供另一个读书,可是谁放弃?两个人成绩同样好,只是林浩大了几岁而已。

  林浩和弟弟争执了好久,都没有决定让谁放弃学业去打工,今天林浩趁着弟弟不在家,这才拿着家里面唯一的一瓶酒,来到了父母的分坟前,他早就下定了决心不能让弟弟放弃学业,毕竟自己是哥哥,长兄如父的道理,林浩还是知道的,怎么能让比自己还小的弟弟供自己上学呢?现在距离开学已经没有几天了,本来就不富裕的家里,现在剩下的钱,也就够给林涛交学费的,再不决定的话,他怕最后两人都把学业耽误了。

  来到父亲的坟墓前,林浩看着那座矮小的坟墓,心中不是滋味,想起对自己两兄弟无比苛刻的父亲,心中明白那是父亲对自己两人的爱,只是在父亲有生之年自己并没有明白,现在明白了,可是父亲已经不在了。

  “爸爸,你怎么说走就走了,放下我和小涛两人在这个世上,你让我们咋活下去?你生气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是你为啥就这么走了呢?”林浩那漆黑的眼中此时已经含满了泪水,如同发泄一般的对着那个没有半点杂草的新坟,说道:“我知道,你平时不爱搭理我们,嫌我们不听话,可是谁家的孩子和我们这样,整天面对着你那张冷冰冰的脸,你知道我们兄弟两个咋过来的吗?我们整天好好学习为啥?不就是想看到你的笑脸吗?可是我和弟弟的奖状贴了一屋子,你呢?整天只知道喝酒抽烟,啥时候管过我们?你说话,你倒是说话啊!”

  林浩掏出随身带着的录取通知书,看着上面自己的名字,任雨水把它打湿,苦笑着说道:“爸爸你看到了吗?我已经考上京大了,可是有啥用,如果你在的话肯定会高兴了,可是现在你不在了,这个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了!”

  林浩把那张写着自己名字的通知书慢慢的撕成两半,然后重叠再撕,不一会儿的功夫,一张通知书变成了无数的碎片,林浩一扬手,把手中的碎片抛向空中,看着那些碎片落在地上,林浩又开口,说道:“爸爸,妈妈,你们放心吧,我会把小涛供出来,让我们两个的心愿,在他一个人身上完成,明天我就要去津门找我二叔去了,你们在天有灵的话,保佑我多挣些钱回来,让小涛过上好日子!”

  林浩平复了一下情绪,把带过来的酒拿出来,打开瓶盖,然后瓶口朝下把酒倒在坟前,说道:“爸爸你就爱喝这酒我知道,虽然平时你总是喝一些散酒,这瓶酒一直珍藏着,但是我知道你爱喝这酒,每天晚上都拿着看看,就是不舍得喝,今天我给你带来了,喝了吧,今天以后我可能来的比较少了,没有你在,我必须挺起这个家。”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这里的话,听到林浩说的话,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十多岁不到二十的孩子说出来的话,毕竟这个年龄的孩子还都生活在父母的呵护之下,不需要想什么呢,在需要钱的时候,伸手就要,不开心的时候还会在父母面前撒娇。

  林浩把手中的空瓶子放到了坟前,伸手抹了一把脸上流下来的雨水加泪水,从裤兜里面拿出来一盒香烟,又摸了摸身上,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个一次性的打火机,从烟盒中拿出两支烟点燃了,一支放在坟前,另一支并没有拿下来,自己放在嘴里面抽着。

  “爸,你不知道我会抽烟吧?呵呵,在好久以前我就会抽了,但是怕你打我,不敢在你面前抽,现在好了,没有人管我了,但是我感觉着还没有偷偷抽烟的时候好,你说是吧?”林浩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来,看着眼前慢慢扩散的青烟被雨水打散,眼中又蓄满了泪水。

  不是林浩不够坚强,而是他真的没有想到一向坚强的父亲会这样就走了,甚至连一句话都没给兄弟两留下,父亲在自己心中就是坚强的代名词,别看平时的时候父亲对两人严厉,从来没给过自己好脸看。可是林浩知道父亲是一个坚强的人,父亲是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因为自己的母亲,因为父亲深爱着自己的母亲,这才把所有的情绪都压在自己的心中,本来就身体不好的他,每天承受着什么林浩不知道,他也不明白爱是什么,但是他知道父亲是个痴情的人。小时候父亲在睡梦中叫着一个人的名字,现在林浩记忆犹新,那就是自己母亲的名字。

  “爸,现在你满足了,可以和妈妈团聚了,可是我们兄弟却被你仍在这里了,让我们咋过,我还好一点,但是小涛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这一点可能随我妈了,越是这样我越不放心他,我怕明天我也走了的话,身边没有亲人陪他,他更难受,可是我不走,这钱从哪里来?”林浩从始至终就是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他知道在这里说话谁也听不到,可是他就想把心里话说出来,不是想让人听到,是想安慰一下自己。

  林浩难道就想外出打工吗?肯定是不想,可是自己家里的生活条件摆在那里,不去的话,自己的弟弟肯定就得辍学了,前两天,两人还因为谁去上学打了一架,结果林浩把弟弟打得鼻青脸肿的,现在想想都觉得心疼,弟弟越是懂事,自己越是不能让他放弃学业。

  生活往往就这样,让你不得不做出选择,林浩面临的就是艰难的选择,最后他选择了一条比上学要艰难几倍的路,为了自己的弟弟,为了将来两人能够过得更好,现在林浩只能认了,不管多难都要咬着牙向前走着,能走到哪一步,他也不知道,但是既然选择了,就不后悔。

  林浩站在那里,一支烟还没有抽完就被雨水给浇灭了,此时的雨下得大了起来,林浩无奈的把手中的烟蒂扔到地上,抬头看了看天空,指着阴沉沉的天空,喊道:“贼老天,为啥你让爷们儿受这样的罪,你说啊,我没有妈妈我认了,为啥还要让我再失去爸爸?为啥••••••”

  林浩没指望谁会回答自己,只是想把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而已,才喊了这么两嗓子,心中还真的就开阔了不少。

  林浩低下头来,任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来,当然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带着咸味的泪水,看了看眼前模糊的坟墓,林浩跪在坟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说道:“爸爸妈妈我走了,我在你们面前发誓,如果我林浩不混出个样来,我就不是你们的儿子!”

  说完话,林浩转身就走,没有半点的拖拉,矮小瘦弱的身影,在转过去的那一刻,已经不再是刚才脆弱的林浩了,而是即将面对未来,长大了的林浩,雨虽然一直在下,可是并不影响林浩那坚定前进的步伐。

  未来会怎样林浩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作为哥哥,他必须要面对所有困难,为弟弟的将来打好基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