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少年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了看四周,突然一愣......自己.....居然抱着这个游戏头盔睡着了?!看了看手中的那个游戏头盔,心中一阵感慨,也亏自己这么冷的天抱着这玩意都睡着了,还没感冒,摇了摇头,起身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游戏头盔放在桌子上后,便打开了电脑。

  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叫做郑庭轩,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叫什么,从初中前的记忆他都忘得一干二净,自己是谁,父母是谁,还有没有别的家人,那天他一个人在街头醒来,茫然无知,而那时候一个身穿绿色裙子彷如精灵的女子走到他的身边,带他回到了这个家,那个女子名叫唐梦梵,把什么都不知道的郑庭轩带回了家,而在随后的三年里,唐梦梵出了国,只留下郑庭轩一人待在家里,其实她是有叫郑庭轩和他一起出去的,但是那时候的郑庭轩正玩《天际》玩的开心,无奈之下只好留他一人待在家里。

  打开电脑后,轻车熟路的进入天际的论坛里,望着开头置顶的那个帖子,也是愣了一下.........今天........将要举行世界赛的最后一场?望着帖子里讲述的一切,心中也是微微阵痛,那可是自己和其余四人拼死拼活打进决赛的啊!如今,却也只有其余四人了吗?

  突然的一条评论让他心里一震“死神---断魂离开游戏,圣人---无尘也因好友的缘故离开游戏,最后一场的比赛,还有机会吗?我们,还能赢吗?”那家伙......也退游了吗.......还真是任性啊.......不过这场比赛,难打了啊........Z国的国家队本来就只有五个人,分别由死神---断魂,圣人---无尘,浪子---萧情,磐石---段守与,神恩---秀飘烟组成,这个代表Z国巅峰水平五人组成,断魂负责控,萧情负责进攻,段守与负责防守,而秀飘烟与无尘负责增幅与治疗,如今,一度被誉为最强无解阵容的团队,如今正从内部面临着瓦解吗?

  郑庭轩心里一阵苦笑,随即便关掉了论坛,随便找了个电视剧看了起来。

  夜幕逐渐降临,郑庭轩的肚子也适时的叫了起来,看了看时间.........恩,比赛快开始了吧。随手关掉那部狗血剧,起身去角落翻出一碗方便面,泡了起来,端到电脑前,双手快速的输入,立马找到了世界赛的直播网址,静静的等待了起来..........其实也不出所料,整场比赛几乎就是一边倒的情况,不过,却是Z国的国家队,正在被碾压!

  没错,就是碾压,能被代表国家来参赛的,又有几个是弱手?几乎都是巅峰水平的玩家,之前是依靠着断魂的接近无限的控制硬生生的打出了碾压的局势,哪怕是有一小段的失误,也不能攻破段守与的防御和秀飘烟、无尘的治疗,但如今,当初的无限控制,早已不在这个赛场上,五位顶级选手缺少两位,哪怕是有浪人---萧情和磐石---段守与的极度配合,也还是被击破了。

  (f酷匠网唯一正;G版==,P其A他*都是《-盗,版VA

  电脑前的郑庭轩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手已被捏的青筋凸起,却毫无知觉的样子,因为此时的直播上面的一条条的弹幕让他万分愤怒!华夏小儿,垃圾,杂碎,小婊砸,活该,东亚病夫,数不胜数的嘲讽一条条发了出来,而更让人愤怒的是!整个中国!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驳!哪怕是郑庭轩再好的脾气,此时也是怒气滔天。开启QQ后,给三人发了一条消息“约斗,十分钟后,4打5,P国国家队。”而那三人也是十分有默契的回了一句,“恩,等你。”

  而在赛场上,萧情笑着对对面的人说道:“别急着走,再来一局,4打5。”台下顿时喧嚣了起来,齐声声的喊了起来:“战!战!战!”P国国家队目前也是自信心爆棚,听到台下的观众如此呼唤,顿时答应了下来。而萧情、秀飘烟和段守与却笑了起来,他们可是很清楚台下为什么喧嚣,因为,大家都清楚,4打5,台上才3人,还一个人,会是谁呢?毫无疑问,能扭转局势的,如今也只有一人,死神---断魂。

  郑庭轩在和三人说完后,拿起《天际》的网游头盔,进入了游戏,消息声响了整整几十秒,郑庭轩却来不及观看,直接操作着断魂在竞技场找到房间,输入密码后进入了房间。比赛,一触即发!

  进入地图后,萧情问道“可以吗?”郑庭轩当然清楚他在问什么,他在问他的等级,“我还站在这里,不是吗?”说着,举了举手里的断罪,话落,便开始安排战术“我现在只有断罪这一件装备,毕竟等级归0导致装备强制脱落,所以输出肯定不够,所以,我会打出无限制的连击,萧情你负责输出,并且接上我断掉的连击,保证他们一直处于控制当中。”“恩,清楚。”“秀飘烟,取消掉任何治疗,把全部的攻速增幅和攻击增幅施加在我和萧情身上,可以吗?”“交给我啦。”得到回答后,郑庭轩看向了段守与,沉声道:”我所有受到的伤害,全部交给你来抗,可以办到吗?!“”职责所在!“段守与举起了手中的盾牌。

  “务必做到零失误!失误越多越有可能战败!不允许一丝一毫的失误!开战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