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不负佳人意。

  当我说完这话的时候,孙心悦说:“我相信你。”很平淡的语调,却给了我无限的力量。

  孙心悦让我练习,我举着枪一枪朝靶子射去,结果子弹擦着靶子飞到了地上,搞得我一阵尴尬。孙心悦一边扶着我的手调整我的姿势,一边跟我说这把枪很厚重,而且比较难驾驭,这边也没有专用的子弹,问我要不要先从简单的枪开始练起,等我掌握了射击技巧和手感,再用这把枪练练。

  此时她的身体贴着我,丰满的酥-胸无意中蹭在我的身上,雪白的玉颈下,没有扭上第一个纽扣的白色衬衣,将那对漂亮的小东西给完全勾勒了出来,从我的视线,刚好能看到朦胧的山峰。

  脚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我低头一看,是孙心悦用高跟鞋狠狠踩了我一脚,我看向她,她怒瞪着我,问我看什么呢?我挠了挠腮,说:“那个……我觉得你缺一条吊坠。”

  孙心悦瞪了我一眼,问我觉得她说的对么?我点了点头,说那我换把枪吧,而且我差点忘了,这把枪的子弹不好搞,得省着点用。

  说着,我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这把金色的枪,我记得第一次看到枪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浑身都因为惊恐而微微发抖,可现在我却已经爱上握着它的感觉了,我知道,如果我在这条路上走下去,那么我以后肯定会需要它,和它一起走下去。

  心里不是没有过迟疑,可人生就是这样,容不得你选择,也容不得你后退。

  孙心悦问我想什么呢,我摇摇头说没事。将枪放好,我接过孙心悦为我挑选的枪,开始专心练习起来。

  不知不觉我的后背已经浸满了汗,手腕也有些发酸,一直在指点我的孙心悦说行了,休息吧。

  我点了点头,看了下时间才发现已经十二点了,手机上有差不多二十个未接来电,我将东西放下,走到一旁先给刘洋打了个电话,他上来就猥琐的盘问起我来,问我在哪里过夜的,有没有失身,应付完这些问题,他才告诉我说他回学校了,还有就是我那两个室友似乎遇到麻烦了。

  我皱起眉头,问他怎么说?昨晚临走前,我特意交代过刘洋,让他帮我看一下戴路遥和卢伟有没有遇到麻烦,生怕庞龙的人欺负他俩。

  没想到真的有人对付他们,只是让我意外的是,刘洋告诉我,并没有人打戴路遥和卢伟,是我的辅导员白斌,以违反校规,打架斗殴,情节严重为由上报给学校,学校调查一番,决定将他们两个开除。

  听到这话,我心里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原本我还以为白斌这人不错,没成想我他妈原来是瞎了眼,这家伙竟然趁我不在,拿戴路遥他们两个开刀。

  虽说戴路遥两人和我交集不多,但只是寥寥几句,只是半天的相处,我已经把他们当作了朋友,我始终记得,在我差点被小黑打死的时候,他们两个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抱住了小黑的大腿,这份情,我得还!

  想到这里,我说我这就回学校一趟。刘洋说别啊,说我身上还受着伤呢,我摇摇头说没事,他们两个是因为我受处分的,我必须回去。

  刘洋这时跟我说,他觉得那个白斌和庞龙他们是一伙的,他之所以没有对付我,估计是为了把我留在学校任人揉捏。

  说到这里,刘洋气哼哼的说那家伙太恶心了,肯定是觉得我无权无势,所以才敢这么嚣张,如果我这次回去,一定要亮瞎他的眼才行,也好让全校的人知道知道,我不是好招惹的主。

  我本来想低调一些,慢慢在大学拓展我的人脉和势力的,可发生了这件事之后,我也觉得自己是该给那群人一个下马威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问孙心悦能不能借点人给我装逼?孙心悦一眼看穿了我的想法,说我就算用这种方式给学校施压都没用,因为庞家在杨浦区的势力可以说是一手遮天,没有后台足够硬的大人物帮我说话,就是校长也不敢违背庞家的意思。

  也就是说,其实开除戴路遥和卢伟,根本就是学校向庞家示好的一种方式咯?想到这我就觉得恶心,我望着她,说:“谁说我没有后台很硬的大人物的?你不就是么?”

  孙心悦冷着脸看着我,问我现在知道她有用了?我知道她还在介意之前的事,笑着说是啊,孙心悦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靠山,你要愿意,我想靠你一辈子。

  孙心悦白了我一眼,说了句“没出息”,嘴角却偷偷扬起,她对一旁的李勇说:“知道该怎么做吧?”

  李勇点了点头,孙心悦让我先陪她去个地方,下午再回学校。我以为她要我陪她吃饭,谁知道去了才知道,她竟然是带我来到了看守所附近一家宾馆。

  李勇早已让人封锁了宾馆,然后一路带着我们去了二楼一间房间,当他打开门后,我看到床上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两个女人就不用说了,这两个男的可有意思的很,竟然是公安局长和看守所所长。

  我本来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公安局长的呢,没想到啊没想到,他竟然跟看守所所长来这种地方。

  这两位局长大人此时哪里还有一点之前那牛逼哄哄的风范,一见到我,他们就知道今天栽了,一个劲的在那跟我道歉,我装逼的说:“局长,所长,你们听没听过一句老掉牙的话?叫做‘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

  两人苦着张脸,还在那求我,孙心悦冷冷的说:“刘区长自然知道该如何收拾这两人,现在,你跟我过来。”

  我兴冲冲的跟在孙心悦的后面,一边往另外一个房间走,一边说:“悦姐,其实这些小事我可以自己处理的,你不用这么费心。”

  孙心悦冷冷的说了句“我愿意”,就一脚踹开了一个房间的门。我看着她的背影,寻思咋突然又生气了呢?

  我走进房间,就看到赵凯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床上坐着一个惊恐万分的女人。

  早在看到那两位局长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在跟赵凯手底下的小姐双-飞,现在看到赵凯,我对此更加确信,寻思昨晚那货看起来怂包,没想到还蛮有用的。

  孙心悦问我打算怎么收拾这个人,我走过去蹲下来,看着满脸是血的他,说:“这家伙不是很喜欢玩女人捅男人吗?那把他这里剪掉好了。”

  赵凯本来只有喘气的力气了,一听到我要把他给阉了,立刻嚎啕大哭着跟我求饶,说他错了,还说他愿意贡献菊花,草,老子才不稀罕他的菊花呢!我气急败坏的一巴掌扇他脸上,说:“你那么喜欢贡献菊花?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我抬起头对孙心悦说:“悦姐,把这人阉了,把他送去给男人玩,这种地方,你有门道没?”

  孙心悦说:“李勇,照王阳说的做。”

  d^酷$‘匠网^=正k*版☆“首发

  李勇听到之后,一直在那哀嚎,只可惜无论他怎么喊,孙心悦的手下都不会手软,他们把他硬生生拖进厕所,随即我就听到一声惨叫,一个软哒哒的物体从里面飞出来,看到那东西后,孙心悦很淡定,我挡住她的眼说:“别看,伤眼,还没我的一半好看呢。”

  孙心悦骂了句“流氓”,我笑嘻嘻的说我饿了,请她吃午饭。

  我算是摸透了孙心悦的性格,无论我说什么暧昧的话,只要下一刻我转移话题,她都不会再计较。这次也是一样。

  于是,我们去吃了顿午饭,吃完之后,我通知决定好的二十个人,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然后我就准备返回学校。

  站在饭店门口,孙心悦让我等一等,没一会儿,只见十几辆悍马黑金刚h6排成排轰隆隆的从不远处驶来,四周开车的,开店的,逛街的,只要能看见这一幕的,全部停下来激动的拍照,在那议论纷纷。

  李勇从第一辆悍马上下来,打开车门,说了句:“老大请。”

  孙心悦示意我上车,然后钻进了车厢。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好吗?要知道,这款车上路至少得三百多万好吗?孙心悦一搞就搞来了十几辆,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进了霸道总裁的小说频道了。

  孙心悦问我怎么还不上来?我这才缓过神来,兴奋的坐上了车,孙心悦白了我一眼,说:“出息,这车又不贵。”

  我差点吐血,说:“悦姐,求包-养~”

  孙心悦嘲弄一笑,说:“难道我不是一直在包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我感觉我再不爆发可能就得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