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李勇说我要的人他给带来了,我立刻来了精神,寻思今天可真是喜事连连。

  我说让他进来,李勇朝后看了一眼,一个脸色有点苍白的壮汉唯唯诺诺的走进房间,惊恐万分的看着我。

  这个壮汉正是在看守所里揍我的五人组之一,后来被我压在身下差点把脖子咬断的那个。他上下打量着我家,最后把目光落到我的身上,然后飞快的低下头,就像一只犯错的鸵鸟。

  我说好久不见啊,他低头说他错了,我说我要的不是嘴上认错,还说我找人查过了,他的罪不重,戴罪立功的话可以减刑到只蹲半年,就看他怎么选择了。

  这人一听这话,立刻激动的说他想减刑,问我要怎么做?我问他叫啥,他说他叫张霖。我点点头,让他给我讲讲他们五人组的事情。

  那天我就看出来了,这五个人跟狱警非常的熟络,而且应该爆了不少犯人菊花,这可不是普通的监狱扛把子能做到的。

  张霖告诉我说,他的带头大哥叫赵凯,就是那天发狠要我命的那个,他以前是拉皮条的,因为抢人把一个人给捅伤了,那人比他有背景,他这才进了看守所。

  进了看守所以后,张霖在外面的弟兄常常给那些个狱警带来漂亮的妞,给他们免费搞,买通了这批狱警,在牢里做起了拉皮条的生意,很多犯人都会差家里人送钱,就为了从他那嫖-娼。

  我说也就是说,看守所里的犯人都不缺女人的?那为啥还喜欢爆菊?说到这我就一阵菊花痛。

  张霖尴尬的看着我,笑了笑说这是因为有犯人出去以后走漏了风声,虽然事情最后被所长给捂住了,但这里已经被盯上了,所以暂停了小姐的生意。说到这里,张霖有些不好意思,说男人嘛,一旦开了荤哪里憋得住?尤其是赵凯,他常常用从狱警那搞来的笔记本看小电影,看完以后就想着发泄,没有女人,他当然就把目标对准了男人,还说看守所没有一个没遭过他毒手的。

  我一阵恶寒,看着面前这个满身横肉的家伙,问他:“包括你?”

  张霖点了点头,说包括他。

  哎哟我去,张霖可真是个不挑食的乖宝宝。我强忍着想吐的冲动,跟张霖说了我的计划。我想让张霖怂恿赵凯再找小姐过来给那些狱警,当然,我会事先让上面放松对看守所的‘盯梢’,给他们创造一个可以实行这个计划的机会。

  见他一直不说话,我问他:“怕吗?敢做吗?”

  张霖一咬牙,发狠的说:“不怕,敢。我好歹给张霖作牛作马了那么久,没功劳也有苦劳,他那天竟然对我见死不救,简直太可恨了。只不过你要我连局长一起设计,老实说我不大敢。”

  我冷笑着说有什么不敢的?那个局长不会有翻身的余地的,说完我看了一眼刘洋,跟他说是吧?刘洋点头说是,说他已经跟他爸说好了,就等我挖坑给那个傻逼局长跳了。

  张霖看了一眼刘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跟我说他试一试,只是他不知道怎么给我传消息,我看向李勇,李勇说里面一个警官已经被他给收买了,这件事张霖不用操心。

  张霖点了点头说知道了,李勇于是要带他走,临走之前,李勇看着我说:“你最好去别墅一趟,你欠我们老大一个解释。”

  我耸了耸肩,说我知道,我本来也是想去找她的,只是没想到他先过来了。不得不说,李勇的办事效率真的很高。

  李勇带张霖走了以后,我就跟刘洋他们说我要去趟超市,刘洋问我去超市干嘛,我说买点菜,回来做完了给孙心悦送过去,刘洋笑着问我之前不都是去孙心悦家里做的么?我无奈的说现在情况不同了,今晚孙心悦给不给我进家门都是个问题。

  事情果然如我想的那样,当我做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兴冲冲的去找孙心悦时,她让保镖扣下了我的饭菜,却拒绝见我。站在别墅底下,我看着别墅里的灯光,无奈的想真是个固执又冷漠的女人。

  我想她不肯见我,肯定是生气了吧,是不是觉得我没有把计划告诉她,对她见外了?

  想到这里,我爬到别墅外一棵老树上,站在树干上朝里面大声吆喝,说:“孙心悦,我想你了。”

  底下一群保镖直接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见里面没动静,继续喊道:“孙心悦,我想你了,我真的想你了……”

  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我从树上跳下来,只见保镖们对我竖起大拇指,其中一个说他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我算是一个。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寻思这真是形势所迫,如果我不这么做,孙心悦估计得好久都不肯见我,冷战的滋味不好受。

  其实之前我是打算远离孙心悦的,因为我感觉自己就是个灾星,可从阿强那听到了她和上官桀的故事后,我非但不气她打在我身上的小九九,反而对她充满了怜惜。

  这个命途多舛的女人,她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没有享受过父母多少的疼爱,跟着妈妈进了豪门之后,更是处处被人看不起,远走京都,来到上海发展,好不容易遇到了疼她爱她的人,那人却在结婚当日和她阴阳两隔,她背负血海深仇却不能说,只能任由别人叫她‘母蟑螂’,这份委屈,她从没跟任何人提起过。

  可想而知,在这几年漫长的岁月里,她每天晚上想起上官桀,该是多么的难过痛苦。可被生活刻薄对待的她,却依然骄傲的如一朵带刺的玫瑰,活的让人艳羡,我钦佩她的坚强,同样也心疼她的坚强。

  我想温暖她。在我决定来看她的路上,我满脑子想的只有这一个念头。

  我想温暖她,也许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但我至少可以做她的依靠,做她的朋友,等她老无所依,我愿意成为她的拐杖,成为她的保姆。

  我想对她好,狠狠的对她好。因为我知道,我认识的那个孙心悦,绝对不像阿强说的那样,她对我是真心的,她也值得我如此真诚的回报。

  酷匠_网k$正版首)发¤

  满怀万千思绪,我来到别墅,刚进去,我就被孙心悦一个擒拿术给撂翻在地,她的脚抵在我的脖子上,冷着脸说:“臭小子,你找死吗?”

  她穿着一件两色拼接长裙,上身是白色,下身则是红色,裙摆很长,盖到脚踝,但很蓬松,就像蛋糕裙一样。

  我躺在那里,稍稍歪了歪脖子,就轻易的从她的红裙底下窥视到她那条嫩白细滑的大长腿,再往上,她的红色内-裤被我一览无余,我笑着说:“风景真美。”

  孙心悦面染薄怒,却怒的千娇百媚,她立刻退后几步,皱眉说:“你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没和她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关心的问她吃饭了没?她别扭的说了句正要吃,我说那去吃吧,我就是来看看她,跟她解释一下今晚的事情。

  孙心悦瞪了我一眼,转身去了餐厅,我跟了过去,然后就跟她把我没告诉她计划的初衷给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我看到孙心悦的表情明显不像之前那么僵硬,她低着头拨弄着一块红烧肉,说:“我不怕惹麻烦,你记住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你大可以告诉我,你是我要保护的人,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了你。”

  听到这话,我心里真的很感动,我看着她说:“孙心悦,同样的话,我也要送给你。这辈子,我都会和你并肩作战,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孙心悦突然停止了拨弄肉的动作,抬头看着我,我冲她笑着,没想到的是,她也冲我嫣然一笑,我瞬间被迷得七晕八素,这时,我听到她用很温柔的语气说:“好,我等你能为我遮风挡雨的那天。”

  看着孙心悦的笑容,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就算承担再大的风险又如何?她对我的好,足以我用生命去偿还。

  想了想,我把烽火要给我训练护卫队的事儿给说了,让她给我出出主意。

  孙心悦说:“烽火么?这人的名字我倒是听仲渊提起过,是个厉害角色,被称为京都第一‘神枪手’,他带出来的人不会差。但是你的兄弟太少了,一下子去掉二十个,剩下的供你支配的人就没多少了。”

  我说这也是我犹豫的原因,孙心悦冷冷一笑,说:“兄弟难得,不过手下这种东西还是很容易有的,你注意抓住机会扩展你的势力,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想了想,托着腮看着她说:“如果我想你了呢?”

  孙心悦低着头,闷闷的说了句:“也可以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