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3#匠网唯M一正5…版,!其yO他s都l是Y盗《z版%n

  看到上官武的那一刻,我真感觉自己的命是天下第一衰,同时让我觉得恐怖的是,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他该不会是从一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们吧?

  感受到脖子上的枪口在动,我咽了口唾沫,说:“上官武,你怎么会在这?”

  上官武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重要吗?重要的是,我今晚就要要了你的命!”说完,他开始扣动扳机,我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死死的闭上了眼睛,寻思自己死的也太冤了。

  枪响声传入我的耳朵,热乎乎的鲜血瞬间喷-射在了我的脸上,可我竟然还有知觉,而且一点不觉得疼。我有些困惑的睁开眼睛,就见上官武的肩膀上中了一枪,他手上的枪也掉落在地。

  上官武一手捂着肩膀,沉声说了句:“谁?”

  阿飞冲进车里,用枪抵着他的额头,霸气的说:“老子罩着的人,也是你能动的?”上官武想动手,阿飞让他最好老实点,毕竟就算上官武带上十几个特种兵来,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上官武皱眉不语,也没敢再乱动,阿飞叼着烟问我要怎么处理这家伙,还说这家伙在这的事儿应该没人知道,要不直接将他就地正法了,大不了嫁祸给庞家。反正这小子过来杀我,也是想嫁祸给庞家。

  我怎么突然觉得庞家好冤枉……

  我想起上官老爷子,虽然很想杀了上官武,但还是忍住了,我说算了,上官家可不好忽悠,暂且先饶了这家伙。

  说完,我很猥琐的看着上官武,说不过就这么放了他太可惜了。上官武问我准备咋办,我说我想给他找个男的约-炮,让他菊花不保。

  上官武上次就害我差点被爆菊,这个仇现在不报更待何时?上官武用要吃人的眼睛瞪着我,说:“你敢!”

  我说试一试不就知道我敢不敢了么?说完我就掏出手机,在gay吧发表了一个约-炮帖,还拍了张上官武的照片传了上去。要知道,上官武这人虽然讨厌,但一张脸长得倒是很好看,像女孩子一样漂亮,却又不带一丝阴柔感,而是有种军人的硬朗,这种人在那个圈子里应该是香饽饽。

  果不其然,约-炮帖刚发一分钟,就有好几条回复,我一条一条给上官武读着那些赤-裸-裸意-淫他的话,看着他的表情像吃了屎一样难看,我心里就爽的不行。

  像上官武这样自负的人,光是语言上的侮辱就是他忍受不了的。

  我说:“哎呀,长得娘们就是好,你看,这么多人想上你,你多受欢迎啊,干嘛老缠着我们家悦悦不放啊?”

  上官武咬牙切齿的让我把帖子删除了,不然的话,他会让我死的很难看。我说就算我删除了,他依然会努力行走在让我死的很难看的路上,我干嘛要删除?

  说完,我就给一个长得最丑,看起来最猥琐的男的回复了一下地址,然后用绳子把上官武绑起来,蒙上他的眼睛,还好心的给他的伤口指了下血,让他不至于死掉,然后就跟阿飞他们躲到角落里看戏去了。

  中间我问阿飞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阿飞告诉我说,他们一早就知道有人跟踪他们,只是对方隐藏的很好,看起来不是普通人物,他们也就没有贸然出手,想看看他到底想打什么主意。

  所以说,刚才他们之所以假装离开,也是为了引上官武出来。

  我问阿飞,上官武什么时候跟踪我们的,他说从他们把我从医院带走开始,我心头一跳,说这么说来,他岂不是知道这件事是我策划的?

  阿飞嘿嘿一笑,说上官武这人极其聪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庞龙就是他绑架的,而且他很可能猜到了我的应对策略,所以才会赶来医院。当然,也不排除他正好过来看我,想看我吃瘪的样子,结果正好撞见了我被‘绑架’,然后猜到这是我的计划,于是跟了上来。

  听了阿飞的话,我感觉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寻思这个上官武可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我冷笑着说他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能掌控全局吗?我今天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自食恶果!

  阿飞问我要干啥,我说我要告诉庞家,是上官武把庞龙给绑架了的。阿飞说口说无凭,我说庞家找不到庞龙,是因为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如果知道了,他们自然有办法找到庞龙。

  我掏出手机,给阿宝打了个电话,让他办张黑卡,找出庞龙他爸的联系方式,告诉他们是上官武绑架的庞龙。

  完了之后,阿飞拍拍我的肩膀,说约-炮的男人来了,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黑不溜秋,又矮又胖的男人一脸猥琐的朝面包车走来,我说那男的指不定是个怂逼呢,阿飞说这好办啊,他过去添一把火,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

  那个人鬼鬼祟祟的往车子这边靠拢,我听到阿飞问他是不是也是来约-泡的?他愣了愣,问阿飞难道也是?阿飞把上官武的裤子扒了,上官武因为嘴巴被封住了,想喊也喊不出来,身体也被绑住了,加上肩膀被阿飞给按住了,压根没法动弹。

  阿飞猥琐的拍了上官武的屁股一把,笑眯眯的说:“我都干过一炮了,这家伙贱得很,非要我跟他玩捆绑游戏,他是典型的大M。”

  那个矮冬瓜立刻兴奋的说既然阿飞都打完-炮了,现在就让给他吧,阿飞说不行,他说过要把上官武给干-晕了再停的,这不还没晕么?说完,阿飞朝我这使了个眼色,我心领神会的给他打了个电话,他接到电话,就很不耐烦的说不是说等等吗?说他这边还有事儿,然后在那一个劲的抱怨,说知道了知道了,他这就过去。

  说完,阿飞很遗憾的说他还有要紧的事儿,让那矮冬瓜先顶一会儿,一会他就回来,说完他就急匆匆的走了。

  阿飞一走,上官武就剧烈的挣扎起来,矮冬瓜还以为他是在求那啥,竟然直接把他给抱住了,猥琐的说小帅哥,哥哥这就满足你,说完直接把裤子一脱,提枪上阵,我看到上官武身体一震,微微颤抖,看起来很痛苦,当然也有可能是气的。

  那个胖子也是,捂着自己那里嗷嗷直叫,看样子是菊花太紧,一下子没成功。

  我和阿飞差点笑出声来,这时,在不远处放风的阿强说玩够了没?玩够了赶紧走人,有人来救上官武了。

  我和阿飞一听,立刻撤退,临走前我还行了行好,大喊了一声‘警察来了’,把那死胖子吓得提了裤子就拼命的跑走了。

  我们跑出了这个路口,烽火早已换了辆车等在那,上车以后,我问他们刚才那辆车不会暴露什么吧?阿强说那辆车是抢的。

  看阿强说的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干咳一声,在心里默念我是二十四孝好公民。

  我问阿强谁来了,他说应该是林佩思,阿飞一听,骂了句草,说干嘛不早说,早知道他就去把林佩思引开,然后把她按在墙上那啥啥了。

  阿强白了阿飞一眼,问我林佩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说林佩思本来就是跟上官武一伙的,这个女人对上官桀有情,就把孙心悦当成了敌人,表面上却还自称是她的好闺蜜,想想就觉得恶心。

  只是,我死活都想不明白的是,林佩思到底是啥身份?阿强毫不意外的说原来传言是真的,我问他啥传言,他说之前他找人查过林佩思,林佩思是南京林家最小的女儿,还是林家家主老来得女,所以特别得宠。

  林佩思有个大姐叫林悠悠,这个林悠悠正是上官武的妈,她十七岁生下上官武,偷偷摸摸做了上官桀的父亲,上官泓的小情人十五年,后来在林家的施压下,上官泓要和上官桀的母亲离婚,娶她入门,这才有了上官桀的母亲自杀的后续。

  林佩思第一次跟着林悠悠去上官家,一眼就看中了上官桀,死活也要嫁给他,林悠悠差点没给气死,两姐妹也因此闹得很僵,后来上官桀和上官家脱离关系,和孙心悦谈起了恋爱,林佩思主动退出,祝福他们不说,还帮孙心悦挡过上官家的‘追杀’,因此和孙心悦成为无话不说的好闺蜜。

  现在看来,林佩思压根就没把孙心悦当朋友,这只是她用来迷惑上官桀,接近上官桀的一种方式而已。

  我冷笑着说:“林家和上官家好歹是世家大族,做出这种事也真是有够不要脸的。上官桀他妈难道就没有靠山?”

  阿强说当然有啊,可是跟林家比起来,上官桀外公那边算不得什么,他们为了不得罪两家人,也逼上官桀的母亲离婚。婆家要赶她走,娘家不帮她,她孤立无援,加上对丈夫用情至深,这才逼的她自杀。

  说到这里,阿强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王阳,你别以为抱上孙心悦这条大腿,就真的能高枕无忧,我实话告诉你吧,孙心悦一定会为上官桀报仇的,无论是上官家,还是上官桀的外公那边,都被她视作死敌,她现在不动手只是在酝酿,等待爆发的那天而已。所以,她其实是个大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感谢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