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被‘绑架’出医院,坐上一辆纯灰色的面包车后,捂在我嘴巴上的手才松开,随即阿强的声音传来,他说如果我今天不讲清楚,他就把我扒光了丢到东方明珠上面,让全上海人欣赏一下我的裸-体。

  我说我也是没办法啊,然后就把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期间,烽火和阿飞拿下墨镜,摘下帽子和口罩,安静的听我说着,直到我说完,烽火才点了根烟,笑着说:“看来表少爷你在上海的日子并不好过呀。”

  听到烽火称呼我为‘表少爷’,我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阿强这时说道:“烽火,你现在不是老爷子的人了,就别喊王阳‘表少爷’了。”

  烽火说知道了,我看着他,有些意外的问阿强把他给成功‘策反’了?阿强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我是不是准备用苦肉计迷惑庞家的人,让他们知道绑架庞龙的并不是我?我说我就是这个意思,否则庞家以为我是行凶者,我和他们的梁子可就结大了,现在的我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庞家对抗,所以少惹他们为妙。

  阿强说有护士给我‘作证’,无论庞家还是孙心悦应该都会以为我真给人绑架了,而且孙心悦指不定会出动大批人力找我,到时候她还不知道怎么对付他们三个呢。

  我说所以我在纠结要不要现在句打个电话给孙心悦,她最讨厌别人欺骗她了。阿强露出一个猥琐的笑,说看样子我很紧张孙心悦呀,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看看她到底有多在乎我。

  我翻了个白眼,说幼稚不幼稚,我很清楚自己在孙心悦心里的地位,拿这个测试是对她的侮辱。说完这句话,我陷入了沉思。原本我是打算让孙心悦真的以为我被绑架了,然后让她把火力对准庞家,让庞家感受一下惹怒我的下场,也让庞家知道我是孙心悦的人,从而对我有所忌惮。

  也许在杨浦区,孙心悦比不得庞家,但在整个上海,被称为‘地下女王’的孙心悦不见得比庞家差。除了想让孙心悦打压一下庞家之外,我也想借此让庞家更加相信我是被人绑架了。

  可是现在我却后悔了,因为我突然想到,万一孙心悦的势力比不上庞家,或者就算比得上庞家,我这样贸然让她和庞家对立,也是将她置于危险之地。这个女人为我牺牲的已经够多的了,这一次,就让我自己解决吧。

  想到这里,我给孙心悦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安好,勿念”。

  发完短信之后,我就联系了杨川他们,让他们去庞家要人,这是最快的让庞家知道我被绑架的方法。

  交代完这些,我就把手机关机,等待一场“大战”的到来。车开到了一个废弃停车场,阿强拿出一瓶酒,和几份小菜,说现在还没人知道我在这,咱先喝酒聊天。

  我吐槽一句真是够闲的,说完我的肚子就咕噜咕噜叫了起来,阿强丢给我一根鸡腿,问我就不好奇阿飞在京都发生了什么,又为啥会来上海?

  我说好奇啊,我这不还没来得及问么?说完我就好奇的看着阿飞,让他讲讲。他喝了一口酒,没好气的说这事儿得从他做掉刘明和孙夫人说起。

  按理说这两件事他做的天衣无缝,刘明在死前还被他们注射了毒-品,制造出了吸食毒-品过多,兴奋撞车的假象,两大家族也都没有丝毫的怀疑,可没想到这事儿还是被人知道了。

  说到这里,阿飞问我知不知道为啥会有人知道?我被他问的很奇怪,摇摇头说我猜不出来,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阿飞没好气的拍了下我额头,说:“臭小子,记性真差,你的手表里不是给人装了窃听器么?我俩的对话也被录下来了,我的谋杀罪立刻成立了,不仅如此,我的身份也交了底,上头不能容忍我这种人存在,派了整整三个特种军-队来搞我。要不是我命硬,现在就已经跟阎王讨论我的投胎事宜了。”

  酷#$匠k网$}唯x一‘1正@版$●,Z其他/、都l3是"盗版}

  听到这话,我顿时恍然大悟,那时候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我和刘水XXOO的录音上去了,根本就没考虑过其他录音会被林佩思利用,现在想来,是我的不小心让阿飞陷入了危机,甚至让他在京都隐藏多年的实力一朝崩盘。

  想到这里,我心里既内疚,又觉得愤恨,林佩思,我真的彻彻底底的恨上这个女人了,如果能抓住她,我一定要她好看。

  阿飞拍拍我的肩膀,说看我这表情肯定难受的不行,放心吧,他的势力虽然有损伤,但并没有完全瓦解掉。我意外地问他上面不是都出动了那么多人来搞他了么?

  阿飞靠在椅背上,说是啊,可那又怎样?上面不允许他存在,是因为觉得他的存在威胁到了他们的地位,但一旦发现他的强大可以为他们所用,这群人就瞬间变了嘴脸。

  说着,阿飞将口袋里一枚指甲那么大的勋章丢给我,我接住之后,好奇的问他这是什么,他笑嘻嘻的说:“这代表着我的另一个身份,是我用血和命换来的东西。以后,你肯定也会得到这样东西,因为得到它就意味着你会在这个国度,得到最大限度的纵容和宽容。”

  我看着这枚小小的勋章,它做得并不多高大上,只是一个简单的贝壳造型,如果阿飞不说,我还以为这是姑娘家买来的装饰品呢。不过这东西的分量很重,目测是千足金。

  将勋章送还给阿飞,我问阿飞既然危机度过了,干嘛还要过来上海?京都应该有一堆事儿等着他去处理吧。

  阿飞冷笑着说:“我吃了那么大一个闷亏,你觉得我会就这么放过那个罪魁祸首吗?我这次过来,就是想亲自教训教训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让她知道知道惹怒我的下场。”

  我有些意外的说:“你是来找林佩思的?”

  阿飞点了点头,说林佩思给他下了这么大一个套,让他牺牲了十几个兄弟,自己却跟没事人一样返回上海,还加官进爵,气的他牙痒痒,他要是不教训教训这臭女人,他薛飞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说到这里,他的眼底闪过一抹狠厉,我担心的说林佩思在上海还是很厉害的,他单枪匹马的过去找她,恐怕讨不到便宜。

  阿飞嘿嘿一笑,把玩着手里的勋章,说这不是有这玩意儿在么?只要这玩意儿出手,无论是谁,都必须立刻过来见它的主人。

  阿飞这么一说,我更觉得他手上这枚勋章神奇了。看来我不需要为阿飞担心了,因为他明显是有备而来,放心之后,我问他准备怎么处置林佩思?他露出一个猥琐的笑,扯了扯嘴唇,果断的说出三个字:“睡了她!”

  听到这话,我的鸡腿瞬间喷了他一脸,他没好气的说脏死了,我问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说当然是真的,他准备把林佩思给培养成自己的玩-物,像狗一样服从于他,说完又说了一堆污言碎语,最后被阿强拍了一巴掌,说我还是个孩子,不能在我面前说这种话。

  阿飞上下看了我一眼,跟阿强说:“你确定他还是个孩子?据我所知,他应该解锁了所有做-爱姿势吧。”

  我一阵脸红,阿飞哈哈大笑问我害羞了?我刚要说话,烽火突然说道:“有人来了。”

  阿强夺过我嘴里啃了一半的鸡腿,拎着我下了车,三两下就把我绑在了柱子上,随即全副武装起来,很快,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几辆车停了下来,紧接着,薛清他们气势汹汹的从车上下来。

  我眼尖的发现,有一辆车远远的跟着他们,似乎在监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应该是庞家派来的眼线,看来他们并没有立刻相信我,而是选择观望,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被绑架了。

  阿强这时拿着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故作慌乱的问刘洋他们怎么会找到这里,还让他们别过来,刘洋问他是谁指使他们的,他大声喊道:“如果我说的话,你们是不是可以放我们走?”

  刘洋说行,阿强于是喊道:“是庞家……庞家小少爷……”说完,他故作猖狂的说:“我告诉你们,庞家的小少爷可是这一片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你要是敢对我们怎么样,就是招惹了他,小心在这里混不下去。”

  刘洋高声骂了句果然是庞家那小子干的,这时,我看到庞家的车朝这个方向开了过来,给阿强他们使了个眼色,阿强果断的割断了我身上的绳子,押着我上了车,说谁也不准跟上来,否则就弄死我,说完,烽火一踩油门就开车带我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车子一直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确定没有人跟上来,阿强他们才从车上离开,我则“装晕”,让这场戏有一个完美的落幕。

  装了一会儿晕,我感觉到有人上车,还以为是刘洋他们追来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下一刻,一个凉凉的东西就抵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上官武举着一把枪,冲我阴狠的笑着,犹如死神在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