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小胖子说因为我女朋友,我特么懵逼了,我哪来的女朋友?

  见我一脸茫然,帅气室友笑着说咱就别装了吧,整个系可都知道我把系花给追到手了,而且系花对我痴情的很。

  我说不是,我真没装,我连系花是谁都不知道。

  他们三个走进宿舍,可能是看我不像装的,帅气室友问我真不知道?我说真不知道,他说:“杨媛媛,你不认识?”

  '酷g。匠网z正版Q\首A$发p

  一听杨媛媛的名字,我头都炸了,卧槽,这小妮子啥时候跟我报的同一所学校啊,而且还跟我进了同一个系,还自称是我女朋友,真是要命了!

  想到这我一阵头疼,帅气室友说看来我跟杨媛媛认识,但看样子并不是男女朋友。我本来想点头的,后来一想,杨媛媛不可能无缘无故跟别人我是她男友吧?所以我没否定也没肯定,而是问他:“能告诉我发生啥事儿了么?”

  帅气室友说行。我问他们抽烟不,三人都表示抽烟,我给他们每人发了一根,发的是我专门用来散的软中华,小胖子拿到之后,没舍得抽,别到了耳朵后面,一直不说话的斯文男礼貌的跟我道了声谢,帅气室友自来熟的说:“谢啦,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戴路遥,‘路遥’知马力的‘路遥’。”

  小胖子和和气气的笑着,说:“我叫马力,路遥知马力的‘马力’。”

  我忍不住差点喷笑出来,那个斯文眼镜男说:“我叫卢伟。”

  我说:“哈哈,我还以为你叫‘知了’呢。”说完,四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戴路遥拉开椅子坐下,跟我聊起了昨天开学发生的事儿。

  原来,昨天的开业大典上,杨媛媛作为我们学校的新生代表发表演讲,因为她长得漂亮,又有气质,在学校迅速成名,结果中午吃饭的时候就被一群男的围住,原来是大二一个叫张萌的学长看上她了,跟她表白呢。

  杨媛媛拒绝了张萌,结果张萌还是不断骚扰她,还威胁她如果不同意做他女朋友,她以后就没好日子过,杨媛媛一怒之下说自己有男朋友,可厉害了,张萌不相信,杨媛媛一怒之下就把我给供了出来,还表明了我也在这个学校,还跟她是同一个系的。

  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感觉自己真的是躺着也中枪。

  戴路遥说完,就让我老实交代我和杨媛媛的关系。看的出来宿舍这三个人都不错,我也就没隐瞒,告诉他们说我俩一个高中的,算比较好的朋友,但绝对不是那种关系。

  马力顿时有些失望的说:“我还以为你真把系花泡到手了呢,这样的话,我们宿舍一下子就出名了。”

  我好奇的问为啥要出名?他露出跟形象完全不否的猥琐笑容,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宿舍一出名,关于女生的资源可以多多了。”

  我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戴路遥哈哈大笑着说:“既然不是杨媛媛的男朋友,我劝你现在就去找张萌,跟他解释一下,不然的话,他以后肯定会找你麻烦的。我们学校的扛把子是张萌的表哥,你惹了他可不会有好下场。”

  看的出来戴路遥是为我好,我对他好感倍增,说如果我真去解释了,张萌岂不是会毫无顾忌的骚扰杨媛媛?我跟杨媛媛是朋友,保护她是分内的事儿,我俩的关系,宿舍几位知道就行了,至于别人,误会就误会吧。

  戴路遥三人有些惊讶的望着我,他了然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倒是小胖子马力一脸担心的说英雄救美固然好,但张萌真不是我惹得起的人。

  我耸了耸肩,说我正愁大学生活无聊呢。刚说完就有人敲我们房间的门,马力打开门后,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站在门口,皮笑肉不笑的问谁是王阳?

  我和室友对视一眼,寻思我来学校报到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出去了?我说我是,那个人一脸鄙视的上下打量着我,说:“你就是王阳啊,我们老大叫你滚过去给他磕头认错。”

  他嚣张的态度让我室友皱起了眉头,但终究谁也没敢开口说什么,毕竟来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张萌的人,他们根本惹不起。

  我叼着烟,一边把我新买的笔记本电脑拿起来,一边说:“老子忙着玩连连看呢,你老大那么想见我,就自己过来。”

  那个人一脸吃惊的看着我,半响骂了我一句傻逼,问我知不知道谁要见他?说是大二的扛把子,张萌!还说如果我不听话的话,信不信我在这学校呆不下去?

  我说信啊,说完就淡定的装好无线网卡,登录扣扣,杨媛媛的头像一闪一闪的,我点开来,只见她发了无数条委屈和可怜兮兮的表情,问我到没到学校?

  我看了下时间,五分钟前刚发的消息,我回复她说:“本来准备来报道的,结果听说某人给我惹了个硬茬,吓得我不敢过来了都。”

  杨媛媛立刻发来个委屈的表情,说她错了,她也是没办法了,还说她请我吃饭弥补我。

  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得咧,这才是你的最终目的吧?你等着,哥哥一定把你一个月工资给吃没了。”

  杨媛媛发来个俏皮的表情,说吃没了没关系,大不了让我养着,她乐意给我当小情人,暖床啥的也心甘情愿。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即往后一退,躲过了矿泉水瓶的袭击,不过我的电脑就惨了,刚用第一天竟然就被泼了一层水。

  我那个心疼啊,冷眼看着着一直被我无视的,张萌的狗腿子,那小子被我的眼神给盯的往后一退,大概是觉得这个举动丢脸了,立刻朝我的凳子踹了一脚,我站起来,抓住他的胳膊,轻松给他来了个过肩摔,他疼的躺在地上嗷嗷直叫,我坐在板凳上,伸出脚在他的脸上揉来揉去,说:“回去告诉你们老大,要不他自己过来见我,挨我顿揍,从此以后远离杨媛媛,要不,他就永远别过来,省了一顿打,远离杨媛媛。”

  那人狠狠地瞪着我,都被我打成这熊样了,也不害怕,而是放狠话说:“你给我等着,老大一会儿就带人揍死你。”

  我说我等着,然后收回脚,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在一众围观同学的目光中头也不抬的离开了。

  等这个人走了以后,戴路遥问我练过?

  我点了点头,见马力一脸的着急,冲他们笑了笑,说放心啊,这事儿我不会连累到他们的。

  马力脸一下子红了,戴路遥懒洋洋的说说的这是什么话?既然有缘分到同一个宿舍,那就是有兄弟命,这事儿他也要掺和一脚,然后问马力和卢伟怎么看?马力唯唯诺诺的说他只想好好学习,卢伟抬了抬眼镜,说他无所谓,就当是多了几个人给他练手。

  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致,问他练过?他点了点头,说不过没我厉害,我说我也不厉害,跟那群人比起来就是菜鸟。

  我和戴路遥,卢伟两人相见恨晚,又聊了一些事情,一直等到下午班级开班会,那个张萌也没有出现。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并没有课,只有班会,说白了就是给大家熟悉的见面会,今天下午主要就是发军训服,新书什么的,明天开始要进行为期半个多月的军训,军训结束以后才开始上课。

  下午和室友一起去班级,班里同学很多都互相熟悉了,正三三两两的在那交头接耳,见我进来,好几个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大对,戴路遥跟我说,那个张萌想统一大一的势力,我们班好几个男同学都加入了张萌的‘大军’。

  看样子这些人已经知道我是王阳了,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扑上来咬我。

  没过多久,辅导员就过来了,辅导员是个小青年,看样子也就二十五六岁,戴路遥说他叫白斌,是本校的毕业生,毕业之后就留校工作了。

  白斌拿出点名册点名,当喊到我的时候,我高喊了一声“到”,全班的目光顿时哗啦啦的全落在了我的身上,白斌看着我,脸上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看得我毛毛的。

  点完名,发完新书军训服,我们开始自由活动。我刚出班级,杨媛媛这丫头就像只蝴蝶似的冲我扑过来,挽着我的胳膊,甜甜的喊了声“阳哥”,她喊完,好几个男的就把我们给堵在了班级门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