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警官听到我的话也没理我,那里痛成那样,估计他也没法说话。我看了一眼那按摩女,她立刻摆手说她啥也不知道,都说婊-子无情,这可真是大实话。

  我说她知道就好,然后就带着刘洋他们回到了一楼。我让刘洋他们休息休息,我则来到那女老板面前,问她:“这位姐姐,介意我跟你讨杯酒喝吗?”

  美女老板笑眯眯的摇晃着红酒杯,说:“当然不介意,或者说,我求之不得。”

  我总觉得她话里有话,我说姐姐这话就不对了,我不认识姐姐,姐姐怎么就求之不得的要和我喝一杯呢?

  美女老板给我倒了一杯酒递过来,说:“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啊,你叫王阳,和地下女王的关系不清不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地下女王很宠着你。”

  我皱眉说道:“地下女王?你指的是孙心悦?你认识她?”据我所知,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孙心悦的存在,不过能在这里开这种会所的,认识孙心悦也正常。

  想到这里,我谨慎的说我和孙心悦只是朋友而已,她咯咯笑着,明显不相信,却也不揭穿我。

  她举起酒杯和我碰杯,我端起酒杯回应她,随即轻抿一口酒,说今晚的事情真的很谢谢她的帮忙,这个情我记下了,但如果她希望通过我来接近孙心悦的话,我劝她死了这条心,因为我不会干涉孙心悦的生活,也不会让别人打扰到她。

  美女老板笑着问我想到哪里去了,她说完,一个男人就到了她的身边,喊了声“姐”,看到来人,我有些惊讶的喊了声“李勇”?

  李勇冲我点了点头,坐了下来,那美女老板点了根烟,笑眯眯的说:“你好,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李娜。”

  我顿时有些脸红,原以为这女人是想靠我搭上孙心悦,没想到人家竟然是李勇的姐姐,人家压根就不需要靠我。我尴尬的说:“你好,王阳。”

  李娜眨眨眼睛,笑眯眯的说她知道,然后就站起来,让我和李勇聊聊。

  李娜走后,我问李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在孙心悦的别墅才对。李勇说他是专门来找我的,然后问我报仇了没?心里有没有舒服一点?我有些意外的问他:“别告诉我,那个李警官是你故意引过来的。”

  李勇点了点头,说是孙心悦的意思,为的是给我出气,原本看守所那个警察应该和这个家伙一起来的,但那人有事,就暂且先让他苟延残喘几天。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说要不是为了让我彻底的出口气,他们早就出手把这两个渣滓解决了。

  顿了顿,李勇跟我说千万别让孙心悦知道他透露了这件事,孙心悦不希望我知道。

  我心里顿时不是滋味,低头晃着酒杯,低声说她其实不需要这样,我可以自己报仇的。李勇说:“我们老大的好意,不允许任何人拒绝。何况,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再也没人会享受到这份优待,小子,你可千万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了。”

  我说他误会了,我只是不想孙心悦事事为我操心劳累而已。李勇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我问李勇能不能给我讲讲事情的经过?他点了点头,将今天的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孙心悦知道上官武这次是志在必得,所以在把我保释出来的那天,就秘密去上官家见了上官老爷子,用自己“终身守寡”的誓言,换来老爷子和她打赌的机会。

  老爷子说了,只要孙心悦能控制住上官武,那么他就会出面将这件事摆平,孙心悦于是假意要和上官武见面谈条件,实则是想深入诱敌。

  只是红颜俱乐部的每个地方都有监控,而且整个俱乐部的安保措施做得非常好,所以孙心悦不敢轻举妄动,而是派人将监控室的人打晕,操纵了监控录像,等到成功之后,李勇收到信号,这才带人闯进包间。

  说到这,李勇不无鄙视的说:“红颜俱乐部的人虽然都是退伍特种兵,但特种兵也有能力差弱之分,论单打独斗,他们可不是我们的对手。”

  我没在意他说啥,因为我还在肚子里消化他刚才的话。虽然李勇说的轻松,但我却能感受到里面剑拔弩张的危险。如果稍有不慎,孙心悦就失败了,到时候上官老爷子会怎么处置她?

  我不敢深想,只是无比的庆幸,庆幸这件事总算是结束了。李勇说:“对了,最近上海地下拳场频繁有反常的动作,你多注意一点。”

  我说知道了,问李勇孙心悦怎么样了,李勇摇摇头,说不大好,严格来说,她就只有林佩思一个朋友,可没想到林佩思一直都在骗她,她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这种背叛,心里头肯定憋屈,还说她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天了,到现在都不吃不喝。

  说到这里,李勇看着我说:“这也是我来找你的目的,我们老大喜欢吃你做的东西,你看能不能……”

  我立刻说我这就去借厨房。

  李娜这时笑眯眯的走过来,说食材都给准备好了,我跟她道了声谢,跑去厨房忙碌起来。

  等我做好四菜一汤之后,又做了个水果拼盘,让人打包好送给李勇,李勇拎着饭菜离开,临走前,我问他方不方便告诉我林佩思为啥会背叛孙心悦。

  李勇叼着烟,说:“自古以来,男人是最容易激发女人之间矛盾的存在。”

  我有些惊讶的说:“你的意思是……林佩思喜欢上官桀?”

  李勇点了点头,不等我问清楚,他跟我挥了挥手,就上车走人了。我站在那里,直到李勇的车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路上,依然没回过神来。

  “既然那么想去看她,干嘛不直接过去?”李娜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我摇摇头,孙心悦现在肯定不希望我看到她这幅样子。

  杨川他们这时出来了,我说我去结账,李娜笑眯眯的说:“第一次见面,今晚就当是我做东吧,以后常来玩呀。”

  我也不跟她客气,说了声“谢谢娜姐”,就招呼人离开。

  此时已经是下半夜了,我让负责地下拳场的杨川多注意最近地下拳场的动作,然后开车和刘洋他们回到汤臣一品。

  第二天我和刘洋一起去学校报到,我们学校不准在外面住,所以我必须住校,不过如果我想出来也是件容易的事儿。

  今天负责开车的是薛清,在我和刘洋憧憬着大学生活的时候,他点开了广播电台,随即,电台里传来一阵甜美的歌声,我瞬间被吸引了,因为这个声音特别像李燕妮的声音。

  正想着,电台主持人开口了,她说:“我们现在播放的是新晋歌手李燕妮的新歌《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爱你》,李燕妮的声音甜美又不失爆发力,将感伤的暗恋情感表现的是淋漓尽致,唱哭了许许多多的男女。那她的人如其名,长相甜美,性格乖巧又不失俏皮,专辑一经发放便成为新晋的‘宅男女神’,有三首歌曲霸占着新歌榜的前三名,是今年乐坛最大的一匹黑马,而且听说她已经被定为某电视剧的女一号,我们也很期待她在影视圈带来的精彩表现。”

  主持人说罢,歌声再次霸占了我的耳朵,我感觉犹如做梦一样,喃喃自语道:“李燕妮出道了?”

  刘洋对许凡和李燕妮颇为不满,说:“管她呢,一个骗子而已。”

  我不由想起李燕妮在张恒墓前留给我的那张纸条,事到如今,我还是有些不敢,或者说不愿意相信,她和许凡背叛了我。

  这时,刘洋说他到学校了,让我有事儿给他打电话,我说好,等他离开之后,薛清跟我说:“我二十四小时在学校门口待命。”

  我说不用,我在学校不会有什么危险,他摇摇头,我知道劝不动他,也就不劝了。

  到了学校门口,我按照规定领好东西,找到宿舍,等我把东西收拾好以后,正好到了放学时间,没一会儿,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回到宿舍,看到我后,其中一个长相帅气,一身名牌的男人笑着说:“哎哟,我们的神秘室友总算来了。”

  我冲他们笑了笑,自我介绍了一下,说:“你们好,我叫王阳。”

  谁知,那三个人的笑脸瞬间被惊讶替代,其中一个看起来憨厚的小胖子喊道:“你就是王阳?”

  我警惕的看着他们,说我是。

  要知道我虽然混迹于上海,但我没什么名气,更不可能名声大噪到让学校的人知道,所以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三个人到底是谁?

  见我这般反应,最先开口说话的男人笑着说:“你别紧张,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整个学院都在谈论你,我们自然也就对你比较好奇,只是不知道原来你就住在我们宿舍。”

  我皱眉说:“都在谈论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又不是学校的尖子生,又不是啥名人的,咋就名扬学院了呢?小胖子立刻为我解了疑惑,说:“还不是因为你女朋友。”

  s{酷^%匠3网永L久h免费●|看Yf小说Db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