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这话的时候,虽说大半是因为怒气,但也有几分真心。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对这群兄弟没有话说,可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结果。

  大概是看我脸色太难看了,马大洋有些害怕的抖了抖,盯着我说:“我说。”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马大洋的语气近乎绝望,他也清楚他今天是难逃一死了。

  我示意马大洋说话,他告诉我说,自从被我和宋剑打了之后,他一直心怀怨恨,在酒吧还和宋剑吵过几次架,结果有一天,那个李警官找到了他,给了他五十万,要他在酒吧里藏毒,但是酒吧里处处都有监控,他不敢,而且他知道放的少了,不能把我和宋剑置之死地,所以他把主意打到了那个司机的身上。

  马大洋说司机是个老头,是宋剑找来的,所以宋剑很信任这个老头。马大洋把老头的闺女给绑架了,威胁老头,老头于是帮他把毒品装进了酒箱里,等老头做完了这事儿,马大洋立刻给李警官打了个电话过去,这也是为啥警察会来的这么及时的原因。

  我咬牙切齿的说:“司机是怎么死的?”

  马大洋支支吾吾的说:“是我怕东窗事发,找人故意撞死的。”我听完,朝他的胸口狠狠踹了一脚,问他还是不是人?司机一家五口,全他妈的被他找人撞死了,他怎么下得去手?

  马大洋痛哭流涕的说他错了,他真的知道错了,他上有老下有小,孩子才刚满月,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只要我肯放过他,他这辈子一定给我当牛做马。

  我冷笑着看着狼狈的马大洋,说:“人为情背叛,尚且情有可原,为财背叛,根本无药可救。你让我相信你,我宁愿相信苍井-空是处-女。”

  说完,我转过身去,说:“薛清,把他送到警察局。”

  薛清皱眉说警局?那种地方送去了他能活很久,倒不如直接弄死。我冷笑着说,我要他生不如死,刘洋立刻说这事儿包他身上。

  我一招手,说带走吧。马大洋吓得瘫软在地上,一个劲的嚎哭着求饶,一股尿骚味从他身上传来,当他被薛清提起来的时候,尿顺着他的裤管往地上流。

  刘洋捏着鼻子,没好气的骂了声“垃圾”,让薛清赶紧把他带走。

  薛清带马大洋走后,刘洋把地板给拖了,跟我说今晚要不一起去喝酒,去去晦气,还问我要不要给我请一段时间的假,玩一些我再去学校报道。

  我这才想起今天是开学的日子,拍了拍额头,我疲惫的说不用,我明天就去学校,而且今天我哪也不想去。

  刘洋凑过来说:“王阳,孙心悦到底怎么处理这事儿的,上官武怎么突然就妥协了?她……该不会为了你要嫁给上官武吧?”

  我想起孙心悦,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我摇摇头,说没有,她不会嫁给任何人。

  刘洋挤眉弄眼的说那可不一定,如果我去求婚的话,指不定她肯嫁呢。听到这话,我苦涩一笑,说我配不上她。

  刘洋大概也看出来我的异常,一改刚才嬉皮笑脸的模样,坐下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这么失魂落魄的?

  我于是跟刘洋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他听完之后,骂了句上官家的人怎么都这么卑鄙啊,说完就无奈的看着我,说孙心悦为了我牺牲可真够大的,我要是对不起她就太不是东西了。

  听了刘洋的话,我苦笑着问他觉得我该怎么做?刘洋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傻啊,她不是说想让你成为她在上海的盟友吗?她的意思就是希望你成为她的依靠,那你就加油强大啊,等你真的强大起来了,你能保护她了,她还需要管上官老爷子怎么说,管上官武怎么说?她要嫁谁,要怎么过生活,到时候上官家根本就没有发言权。

  刘洋的话让我整个人如醍醐灌顶,我说他说得对,我必须成为孙心悦的依靠,这才不负她对我的真心!

  想明白这些之后,我站起来说:“走,去接宋剑,明天收拾收拾,去学校报道。”

  刘洋见我斗志昂扬的样子,笑眯眯的说:“好咧。”

  一同去了看守所,等了约莫一个小时,宋剑他们就大摇大摆的从看守所里走出来,跟他们的反应完全不同的是那个朝我脸上吐唾沫的小警察,那小警察看到我时,缩了缩脖子,重新钻进了看守所,我在他身后喊道:“这位警官,之前的账还没好好算过,我们来日方长,走着瞧。”

  宋剑他们走过来,一个个兴奋的不行,我们寒暄了几句,就一起去喝酒,完了有人提议去大保健,立刻有人拍手叫好。

  我们这群兄弟里,有不少是单身狗,酷爱大保健,我于是由着他们,说行啊,今天我请客,宋剑这时笑眯眯的说他就不凑热闹了,这几天他老婆担心的很,他得赶紧回家安抚安抚她,顺便陪陪她肚子里的孩子。

  宋剑说完,大家就乐了,说他从一个种马男变成了妻奴,他笑嘻嘻的说甘之如饴,说完他跟我们道了别就离开了。

  等宋剑走后,我们一群人去大保健,说是一起大保健,其实我就是去洗个澡,找人给按摩按摩,然后跟刘洋看看电视吹吹牛逼,等兄弟们玩爽了,再结账走人。

  躺在按摩椅上,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刘洋突然拍拍我的胳膊,我睁开眼,他朝不远处看去,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搂着个按摩女,一脸猥琐的在那跟那女人交头接耳。

  我一眼就认出来这王八蛋就是把我带走的那个警察队长,也就是和马大洋联系的李警官。因为所有的罪都被马大洋扛下来,这个李警官并没有受到影响,依然活的无比滋润。

  要不怎么总说冤家路窄呢,我正寻思哪天去派出所门口伏击他呢,没想到竟然在这个地方出现了。

  我摸出手机,把这小子跟按摩女亲昵的照片拍下来,那家伙浑然不知,搂着那女人的小蛮腰上了楼。我掏出钱包,抽出两百给为我捏脚的妹子,让她帮我打听打听那家伙去了哪个包间。

  这个会所的四楼是专门给人‘办事’的地方,从刚才那小子猴急的样子我就知道丫肯定是来嫖-娼的。妹子拿了我的钱,开开心心给我打听消息去了,没一会儿她就屁颠屁颠回来了,说那个人去了406。

  O酷ZF匠网永8久免mW费看Db小、说G

  我点了点头,刘洋问咱现在去?我摇摇头说不,现在去的话,人家还没开始呢,啥也抓不到,刘洋坏笑着说可如果去晚了,那家伙要是个快枪手的话,就来不及了,他说完,郑斯宇他们几个留在我身边的,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这好办啊,薛清,你去四楼开个房间,要407,给我听墙根去。”

  薛清一脸苦大仇深,说他可不喜欢看这种戏,刘洋坏笑着问他是不是男人,说要不是自己没那能力,早就跑去听墙根去了。

  薛清苦着脸开-房去了,没一会儿,他说隔壁已经干的热火朝天了,我站起来说走,扫-黄去。这时,一个保安走过来,我以为他准备拦我们,谁知道他竟然给了我一张房卡,说这是他们老板让他交给我的。

  我有些受宠若惊,顺着保安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坐在不远处品着红酒,见我看过去,她冲我嫣然一笑,举起酒杯朝我做了个碰杯的姿势,我冲她点了点头,当做是打招呼,然后就跟大家一起去了四楼。

  至于这个老板为啥要帮我,有的是机会了解。

  一起去了四楼,我来到406门口,示意大家别说话,然后拿房卡打开了门,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

  门刚打开,剧烈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当我来到床那里的时候,李警官和按摩女正背对着我,像薛清说的那样干的热火朝天,甚至不知道有人进来。

  我安静的看着,直到李警官说他要那啥了,才突然开口喊了一声“五八同城”,我这一嗓子,直接就把李警官给吓瘫了,刘洋他们哈哈大笑起来,李警官从床上一骨碌滚了下来,惊讶的看着我们,随即愤怒的问我们干嘛呢。

  按摩女尖叫着用被子裹着自己,娇娇柔柔的喊了声“李哥”,要他给她做主。

  我问刘洋刚才的视频可都录下来了?刘洋放下手机,说都录下来了,我跟李警官说:“李警官,你现在有把柄在我手上,还敢这么嚣张吗?”

  李警官脸瞬间变了脸,热情的说:“这不阳哥么?您怎么在这啊?”

  我笑着说:“我啊,我来打狗啊!”

  我说完,郑斯宇他们就冲了过去,直接把李警官像小鸡一样提起来,在那对他一阵猛揍,我说小心点啊,可别碰到命-根-子。

  刘洋一听,立刻一脚踹在了李警官那里,他瞬间发出一声惨叫声,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

  我冷笑着说:“姓李的,你最好明天就给我从上海消失,否则,我他妈的见你一次,收拾你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