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心悦突然莫名其妙的喊了一声上官老爷子,这让我和上官武都愣在了当场,只有李勇他们是一副了然的神情,让我意识到原来孙心悦早有计划。

  身后传来鼓掌的声音,我转身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老人走了进来,老人的脸上虽然布满了皱纹,但气色很好,步伐稳健,虽然脸上挂着笑,却给人一种很严肃的感觉,怎么说呢,这人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老年版的上官青锋,但很显然,他比上官青锋要难搞的多。

  上官武意外的喊了声“爷爷”,从地上迅速爬起来,整理了一下仪容,问上官老爷子怎么会在这里。

  上官老爷子冷着脸,走到他面前,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一巴掌,喊道:“混账,如果不是孙心悦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为了跟一个废物,去争你自己的嫂子,竟然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

  妈的,有其孙必有其爷,上官老爷子这一句“废物”,让我对他的好感度直线下降。上官武皱眉不语,上官老爷子这时又说了句让我喷血的话,他说如果用的手段能让人一眼就察觉出来,算个屁的手段?

  这老头的意思不就是说,上官武可以用卑鄙的手段,只要不被看出来就行了么!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啥爷爷就有啥孙子!

  孙心悦朝后退了一步,说:“王老爷子,按照赌约,只要我能成功控制住上官武,你就出面摆平这件事,希望你说话算话。”

  上官老爷子目光冷冽的看着孙心悦,皮笑肉不笑的说他是说话算话之人,就是不知道孙心悦说话算不算话。孙心悦说她从不食言,上官老爷子呵呵一笑,转身看着我,负手而立,一双眼睛似乎要透过我的皮囊,将我的五脏六腑都给看个清清楚楚。

  被这样慑人的目光盯着,我感觉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着一样,紧张的不敢说话,他看着我,冷冷一小说:“谁说虎父无犬子?一代枭雄的儿子,不过如此!”

  我攥着拳头,忍不住说:“承蒙老爷子看得起,我爸的确是虎父,要说枭雄却不敢当,我爸这人活的光明磊落,不像某些世家大族,表面上坦坦荡荡,背地里一肚子腌渍的玩意儿。”

  上官老爷子也不生气,而是阴阳怪气的说我倒是孝顺,被骂无用都不开口反驳,竟然想着帮我爸‘平反’,真是有意思。

  孙心悦这时插话说:“赌约结束,我们就不在此打扰了。”说完就示意我离开,结果上官老爷子突然说了句“慢着”,要孙心悦把她的承诺说出来。

  孙心悦紧抿着嘴唇不说话,看她那副样子,明显是不想说,我心里突然一慌,意识到她肯定是许了上官老爷子什么承诺,这老狐狸才肯跟她打赌。想到这我气的想骂人,说:“上官老爷子,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孙媳妇,你也太过分了吧?”

  孙心悦说了句“够了”,她看了我一眼,背过身去,说:“上官老爷子放心,我会记住你的话,我会为上官桀守一辈子寡,终生不嫁!如果我食言,我和所嫁之人犹如此碗!”她说着,朝着桌上的碗连开两枪,碗瞬间四分五裂。

  我心中大骇,不可置信的望着一脸坚决的孙心悦,上官武也是一脸的惊讶,随即,他冲到孙心悦面前,按住她的肩膀,愤怒的让她把承诺收回去。

  上官老爷子骂了句混账,让上官武放开孙心悦,上官武愤怒的瞪着上官老爷子,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孙心悦。

  上官老爷子冷着脸反问他难道不知道原因吗?是他害的孙心悦如此。

  孙心悦避开上官武的手,整了整衣服说没事的话,她就先走了,说完就跟我擦身而过,离开了包间,我回过神来,追上她,抓住她的手,让她等等。

  孙心悦让我放开,我不放,我说我这就去看守所呆着,我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我不要她牺牲一辈子的幸福来帮我。

  我说完之后,孙心悦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让我放手,我不肯,她就又给了我一巴掌,冷冷的说:“王阳,我在你身上下一番苦心,可不是让你像个女人一样在感情里兜兜转转的,我要的是一个能保证我以后在上海,也能安稳度日的盟友。”

  我怔怔的看着孙心悦,她趁机甩开我的手,说:“何况我这辈子本来就没打算再嫁,这个毒誓对我而言没有任何的影响。”说完,她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孙心悦远去的背影,我感觉鼻子酸酸的,心里也难受极了,虽然我从没奢求过能真的跟她在一起,可是听到她这么说,我还是感觉心里有朵花枯萎了。

  也许她真的永远都放不下上官桀,也没有打算再结婚吧。至于我,或许对她而言我真的只是个看的顺眼的盟友而已。

  李勇拍拍我的肩,叹了口气说走吧。我跟着他们出去之后,躲在暗处的刘洋他们就冲了过来,已经上车的孙心悦隔着窗户看了我一眼,跟李勇说了句什么,李勇转过身来跟我说:“王阳,我们老大说既然你朋友来了,你就跟他们回去吧,那个叫宋剑的,还有李大龙他们都会被放出来。”

  我说知道了……

  李勇上车,一踩油门就带着孙心悦离开了,我满怀一肚子疑问,却不知道要找谁问。比如李勇他们为啥非要等到那个时候出手,比如他们准备怎么对待林佩思这个‘背叛者’,这些我都不得而知。

  刘洋问我咋无精打采的,我说没事,走,回酒吧说话。杨川见我没事,说他先带着兄弟们回地下拳场,刘洋也让他那几个跟班离开,只留下了薛清和郑斯宇。

  我上了刘洋的车,脑子里满满都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心里压抑的说不出话来。他们三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猜到了什么,没有人打扰我,直到我问郑斯宇发现了什么,他才开口说话。

  郑斯宇说在酒吧出事那天,他在地下拳场,看到马大洋拿出一块表炫耀,那块表价值好几万,他说要把它送给他包养的大学生,这本来没啥,男人嘛,都喜欢往野花身上砸钱,可问题就出在马大洋最近经济紧张,如果不是我让他去地下拳场当拳手,他连老婆生孩子的钱都拿不出。

  有人提出疑问,马大洋说是中了彩票,但郑斯宇不相信,于是偷偷的跟踪他,还趁他不注意翻了他的手机号,发现他手机号里有个陌生号码,郑斯宇打了个电话过去,对方自称自己是‘李警官’。

  郑斯宇由此猜到马大洋和警察有联系,他于是开始跟踪马大洋,结果发现马大洋带着一个漂亮女人,和几个警察一起喝酒唱歌,其中有一个警察,正是那天带队来抓宋剑他们的那个家伙,也就是把我带走得那个,郑斯宇查过了,那个警察叫李宗胜,应该就是那个李警官。

  我听到这,阴沉的心更是压不住翻涌的怒火,我问他马大洋在哪?他说被他绑到了汤臣一品。我咬牙切齿的说:“刘洋,回汤臣一品!”

  刘洋二话不说,掉头就往汤臣一品开去。到了汤臣一品,我回到家,就看到马大洋被五花大绑的丢在沙发上,嘴里塞着一块布。马大洋看到我来,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紧张,我让刘洋把门窗关紧,窗帘拉上,一脚将马大洋踹到地上,将他嘴里的布扯下来,他赶紧喊了声“阳哥”,问他哪里得罪我了?

  我冷笑着说:“马大洋,老子现在心情很不好,随时都可能杀人。所以,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你跟那个李警官是什么关系,酒吧的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马大洋的眼神慌乱,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但他死鸭子嘴硬的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气的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把他举起来丢到地上,抡起拳头疯狂的揍他,几乎要把我这两天的怒气全部发泄到他的头上,一边打我一边骂:“让你嘴硬!让你嘴硬!我他妈让你嘴硬!”

  马大洋这个人就是吃软怕硬的典型,而且特别怕死,见我疯了一般的打他,他害怕了,开始求饶。我掐着他的脖子,问他说不说,不说我现在就把他给杀了,他吓得瑟瑟发抖,问我说了他还有活路么?

  f酷匠go网$永-久(T免1费看lN小)*说t◇

  我冷冷一笑,站起来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说:“说了你依然没有活路,但至少你的家人,你的老婆孩子,你那体态柔软易推倒的小情人还有活路,如果你不说,我会一个不留。”

  马大洋惊恐的望着我,说我不是这样的人,我说以前的确不是,我一直奉行祸不及家人,现在,我变了,因为我发现就算我再善良,也暖不了一些白眼狼的心。既然如此,我何不像别人那样不择手段一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肯定有人恨不得撕了我,对此我表示,肯定还是有转机滴,我顶着锅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