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心悦竟然允许我去她家了,我心里顿时高兴的不行,因为我知道这预示着她可能要原谅我了。

  孙心悦看到我在笑,瞪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依然生我气呢,把头调转了过去,我本来想跟她说说话的,结果她突然回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用命令的语气说:“休息。”

  虽然是生气,可这嗔怒的一眼却满含风情,我痴痴地笑,哦了一声,心满意足的闭目养神起来。

  可能因为有孙心悦在身边吧,我整个人卸下了所有的防备,这一觉竟是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连啥时候下车的都一点印象没有,等我醒过来时,身上的伤已经被简单处理过了。

  我伸了个懒腰,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寻思这次又艰难的死里逃生,只是不知道后面的事要怎么办,如果不能找到证明我无罪的证据,我恐怕还是难逃一死。

  甩了甩脑袋,我不去想这些事,起身来到阳台,我看到孙心悦穿着一身运动装在外面跑步,我托着腮,就那么安静的看着她,她跑步的时候,马尾辫左右晃动,俏皮的让人想抓住它左右摇晃一下。

  孙心悦突然抬起头来,四目相对,我冲她喊了声悦姐,她飞速低下头,快步走进了客厅,我去卫生间洗刷了一下就冲了下去。

  厨房传来油炸的声音,我走进去,看到孙心悦笨手笨脚的翻着蛋,她的眉头紧蹙,脸上的表情如临大敌,让人忍俊不禁。谁会想到,在道上叱诧风云的孙心悦,竟然会为一个煎蛋而做出这种生动的表情。

  我走过去,从她身后抓住她的手,她微微一怔,转过脸来,唇瓣擦过我的脸,我一阵心神荡漾,却装作没发现一般,拿着她的手操纵锅里那调皮的煎蛋。

  等煎蛋熟了,我依依不舍的松开她的手,将火关上,笑眯眯的说:“你干嘛不请个保姆呀?再这么下去,我真怕你把厨房给炸咯。”

  孙心悦冷着脸说:“我喜欢凡事亲力亲为,而且,我会做饭!”

  虽说她板着张脸,但那白皙的脸上却泛着两抹红晕,有种别样的迷人。我说是是是,悦姐会做饭,就是不好吃罢了。

  孙心悦狠狠瞪了我一眼,端着荷包蛋转身走了,到了餐厅,她倒了两杯牛奶,拿出两片土司,将荷包蛋放进中间,连同牛奶一同推到我的面前,不冷不热的说了一个字:“吃。”

  这一刻,我感觉我俩就像是结婚许久的夫妻,傲娇的老婆为老公准备好早餐,等待老公一声温柔的夸奖。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竟然有种幸福要从心里溢出来的感觉。我接过孙心悦递来的土司,咬了一口,说了句“好吃”,孙心悦没说话,眉梢却微微上挑,表示她此时愉悦的心情。

  这个美丽的女人,当你仔细观察她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她高冷的外表下藏着一分俏皮可爱,这种反差萌叫人欲罢不能。

  一边吃饭,我一边问孙心悦她是怎么说动局长,把我取保候审的?要知道,那个局长没可能在选择了上官武之后,还卖孙心悦这么大的面子,毕竟上官武是不可能允许我出来,还呆在她的身边的。

  孙心悦冷冷的说:“我什么时候需要说服别人了?”

  我有些不大明白,这时,李勇走进来,跟孙心悦说刘局长醒了,问孙心悦还要不要继续打?孙心悦点了点头,说了句:“打。”

  李勇走之后,我半响才消化掉这个消息,问她该不会是把看守所的局长抓了吧?孙心悦点了点头,说:“还有公安局局长马明。上官武许了这两个老家伙锦绣前程,所以他们才要当上官武的狗腿子,既然如此,一般的方法压根没法撼动他们,所以我干脆一点,直接让人把他们绑了,说要杀了他们。他们怕死,自然不敢拒绝我的要求。”

  我听了这话,不禁为孙心悦捏了把汗,我说她就不怕东窗事发?她反问我一句,难道我觉得那两个人敢跟她斗?我沉默了,孙心悦说对付这些人,只能用道上的方法,简单粗暴也有效。

  看@正版}章`节$上X酷匠-网h)

  顿了顿,孙心悦说:“你记住,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方法虽然冒险,但对付大人物,没什么比这个方式更有效,因为人的地位越高,就越怕死。”

  我点了点头,说我记住了,不过为啥她要让人打那个刘局长啊?她冷着脸不说话,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这一眼瞪的我莫名其妙的,难道我不该问这个问题?

  吃过早饭之后,孙心悦让我等着,说是有医生来给我的伤口换药,我说都是皮外伤,哪里值得这么用心?

  孙心悦没说话,我知道她是因为对我上心才这样的,赶紧改了口风,说还是注意点好,要是留疤就不好看了。

  见孙心悦不说话,我有些尴尬,突然想起郑斯宇说有事儿要跟我说,赶紧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他告诉我说他在盯梢马大洋,说稍后再去找我。

  挂了电话,我一头雾水,好端端的,郑斯宇跟踪什么马大洋啊?难道说,这件事和他也有关系?想到这,我不禁想起马大洋和宋剑曾经打过架,难道说这家伙因为这件事,对我们怀恨在心?

  想到这我心里一阵郁闷,如果这事儿是真的,我非弄死马大洋不可。

  医生很快过给我换药,在这期间,李勇告诉孙心悦,说我在看守所殴打并‘杀害’同房罪犯的照片被传到了网上,京都那边试图掩盖但并未成功,现在舆论反响很大,所有人都叫嚣着应该把我给立即枪毙了,唯一的好消息是,我的照片被打上了马赛克,所以现在没人知道我是那个‘凶手’,顿了顿,他说这应该是对方有意为之。

  我记得当初那五个人打我的时候,说过不能把我弄死,因为我还有用处。我怀疑这所谓的用处,和给我照片打马赛克都有着同样的目的,那就是上官武想逼孙心悦求他。他应该已经知道孙心悦把我从看守所带走的事儿,为了逼孙心悦求他,他于是又去网上放了照片,算是对我们的一种警告。

  虽说在天-朝民意就是个屁,但一旦闹大,上官武再一搅合,王老爷子他们都很难插手,因为这件事必定会引起上头的注意。

  利用舆论压力置我于死地,上官武可真是够聪明的。

  正想着,孙心悦拿起手机,我深感不妙,问她要干嘛?她示意我别说话,我只好闭嘴,然后我就听到她说:“上官武,我们出来见一面吧。”

  我紧紧攥着拳头,等到孙心悦挂了电话,我沉声说道:“不准去!”

  孙心悦没理我,而是问医生我身体好些了没?医生说好些了,她点了点头,让医生离开,等医生走后,我来到孙心悦面前,要去抢她的手机,她轻而易举的躲开了我的抢夺,皱眉说:“没人能改变我的决定。”

  我气了,瞪着她说:“孙心悦,我俩好像没关系吧?你这么帮着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喜欢上我了?”

  孙心悦皱眉瞪着我,我继续说道:“可你应该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了,你就算为了我嫁给上官武,我都不会感动。所以,你别白费心机了,我不稀罕你的帮助。”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我心里特别闷得慌,天知道我有多不想伤害她,但我必须通过这种方法,来让她生我的气,从而不帮我。

  孙心悦的确生气了,她从沙发上站起来,狠狠甩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力道特别大,把我的头都打懵圈了,她望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孙心悦不想帮的人,就算跪在我家门口三天三夜,我都不会改变主意,我孙心悦想帮的人,就算再怎么说不需要,我也会帮到底。王阳,你听清楚了,在我面前,我帮,你也得受着,我不帮,你也得忍着,你没有接受,或者拒绝的资格!这一次,你的生死,我说了算!”

  说完,她接过李勇手中的枪,动作利索的将枪上膛,对李勇说:“走。”

  李勇恨恨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恨不得把我给撕了,他跟孙心悦离开之后,我想追上去,却被十个人给拦了下来,很明显的,这群人不会放我走的。

  眼睁睁看着孙心悦离开,我的心顿时慌了,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难道说为了我,她真的要对上官武妥协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感谢解封的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