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的意外生亡,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想了想说找到那司机的手机,也许能从里面找出什么蛛丝马迹,还有司机的家人,看看有没有谁知道什么,一个都不要错过。

  刘洋说知道了,兄弟们都在寻找线索呢。

  和他们又聊了一会儿,警察说时间到了,客客气气的把刘叔和刘洋请了出去,在送我回监舍的路上,我听到身边的警察冷嘲热讽的跟我说:“你认识刘局长又有啥用?还不是死路一条?”

  我没鸟他,只是在心里记下了他的样子,如果能出去,我必定要报今日之耻。

  可能是看在刘叔的面子上吧,我回监舍不久就有人送饭过来,虽说饭菜难吃,但对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我而言算是美味了。

  吃完之后,一个警察走进来,用欠扁的语气问我:“你吃饱了吧?”

  我知道他不会这么好心的关心我,直接问他又有什么鬼主意?该不会在饭菜里下毒了吧?那个警察冷笑着让开一条道,随即,五个大汉走了进来。

  警察让我好好享受,然后就把门给关上了,那五个大汉立刻冲过来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我虽然被手铐脚铐铐住,但也不是好惹的,上来就开始反击,他们见我不老实,其中一个骂了句“找死”,冲上来抱住我的腰,把我狠狠按在地板上,有两个人按住我的胳膊和脚,紧接着我就遭到了狂风暴雨般的袭击。

  我想爬起来,奈何没有任何力气,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渐渐地,我感觉头晕的厉害,最后彻底失去了意识,昏迷前,我听到一个人说:“记住啊,别打死了,上面说了,留着这个人还有用的。”

  晕了很久,我被一盆钻心凉的冰水直接浇醒了,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长板凳上,面前依然围着那五个男的,其中一个,也就是之前说话的那个,似乎是领头的,不怀好意的摸着下巴说:“刚才我都没发现,这小白脸长得不错,比其他人好看多勒,嘿嘿,要不……兄弟们爽爽?毕竟千载难逢。”

  我顿时觉得菊花一紧,愤怒的喊道:“你敢!”

  那人上来就扇了我一巴掌,说妈的,死到临头还这么狂,不草你草谁!说完就招呼人扒我裤子。

  我真是吓懵了,一种深深的耻辱感涌上我的心头,我宁愿现在被人一枪给蹦了,也不想被爆菊。

  裤子很快被人给扒了,我感觉屁股那里凉凉的,我一阵担心,见着那个人要动手拍我屁股,我冷着脸说:“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动了我,你绝对会死的很难看。”

  这五个人嘲讽的看着我,问我吓唬谁呢?我只想着拖延时间,也是真的急了,就说我背景深着呢,我认识这边的区长,还认识孙心悦,我手底下有几十个兄弟,如果他们不相信,大可以去问问那个警察。

  带头的那个拍着大腿笑起来,说:“傻逼,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啊?你要真是这种大人物,还能进这里?还能给警察那么欺负?嘿嘿,现在的小伙子,真是越来越爱吹牛逼了,一点都特么不可爱。”

  说完,他伸手狠狠朝我的屁股上一拍,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声,我顿时感觉遭受了莫大的耻辱,这时候,有人催他快点,说他们还等着呢。

  这群人在监舍里都憋坏了,心理变态,生理也变态,只要有个洞,管它是啥都能来一发,我恨不得一头撞死,妈的今天要是真被操了,我一辈子都解不开这个结。

  眼睁睁看着那个人脱了裤子,我心急如焚,怒不可遏,眼睛瞥见站的离我最近的那个人,我发狠一般猛的朝一旁翻了个身,连人带板凳在地上滚了一圈,猛地一撞,把毫无防备的那个人直接就撞到了地上,紧接着,我滚到他的身上,一口咬住他的脖子。

  我咬得狠,牙齿直接就刺进了他的皮肤里,他疼的啊啊大叫,其他人要冲过来,我恶狠狠的瞪着他们,他们被我一瞪,直接就朝后退了几步,带头的那个骂了我一句“疯子”

  我吐出一口血,说:“是你们把我逼疯的,识相的老老实实蹲在那边,你们也说了,我是死刑犯,杀一个人也是杀,杀两个人也是杀,你们就不一样了。”

  说完,我低头瞪着身下这个人,他颤声跟我说他错了,他真的错了,求我不要再咬他。

  我让他老实躺在那,他说可他想去找医生,血流的他害怕。看他那副害怕的样子,我真的很想笑,妈的,就这点胆量,也敢他妈的觊觎老子的菊花?

  我的威猛把这些人都给唬住了,但那个带头的明显没那么好忽悠,他迟疑片刻,撸着袖子说:“怂包,你们别被这傻逼给吓着了,别忘了他现在可是被绑着的,怎么可能弄的过我们啊?兄弟们一起上,把他给弄过来,老子折磨不死他。”

  我问他确定?我现在一低头,可是能把他兄弟的大动脉给咬断的,难道他就这么不顾他兄弟的生死?

  被我压着的那个人吓得忙说不要过来,说我是个疯子,真的会把他给咬死的。那人骂了句没出息,要冲过来,却被另外几个人给拦住了,劝他为了老五考虑下,老五,自然就是被我压着的这个人,应该是他们五个里面最小的一位了。

  !n酷`匠N网首●@发

  那个人看起来很不甘心,但也没有硬来,我趴在老五耳边说了句什么,老五的脸色变得狠难看,望着那人的目光充满了怨恨。

  局面一时间僵持在那里,直到一个警察打开门,那个人才变得猖狂起来,喊了声“头”,说我还想杀人,让他们拿电棍电我。

  那个警察的脸色跟吃了屎一样,骂了句“闭嘴”,然后恭恭敬敬的对着身后说了声“孙小姐请”,我微微一怔,朝着门口望去,只见孙心悦冷着张脸走进来,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眼底瞬间染了一层愠怒,看着那几个人的目光里充满了火辣辣的杀机。

  孙心悦冷冷的说:“怎么?看守所的监控坏掉了,看到有人欺负犯人,你们警察都不管?即然这样,要监控干什么?”说完,她喊了声“李勇”,李勇在外面应了声,她说:“把监控给砸了!”

  孙心悦说完,那个警察面露苦色,说孙小姐不要啊,他们没法跟上面交代的。

  我看着霸气侧漏的孙心悦,只觉得心里暖的不行,眼睛也热了,孙心悦走过来,她身后的几个人直接把欺负我的那几人给按倒在地。

  孙心悦在我身边蹲下,把绳子给割了,把我背上的板凳给拿了下来,紧接着,我脸瞬间烫的不行,因为我的屁股还露在外面呢。

  孙心悦微微一怔,我想把裤子穿上,但我手上戴着手铐,没法弄,她让我别动,竟然亲自动手给我把裤子穿上了。

  我一阵脸红,解释说我没被那啥,孙心悦说知道,然后眼神狠厉的望着那几个。

  我问她怎么会过来,她说她来带我走。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说能行吗?毕竟这次我……

  不等我说完,孙心悦就说:“你别高兴的太早,我是把你取保候审的。”

  我知道我这种情况,取保候审都不容易,有些担心的问她是不是去找上官武了?如果她是因为许了上官武什么,我宁愿死在监舍里也不出去。

  孙心悦冷着张脸说:“说什么胡话?放心,我没有去找上官武。”

  听到这话,我总算放下心来。孙心悦让人给我解开手铐脚铐,带我离开了看守所。出去以后,我看到郑斯宇蹲在不远处,见我出来,他赶紧走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事,他说他有事。

  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走,回去说。”

  我点了点头,我们一起上了孙心悦的车,她看着我说:“有什么事回去再聊,你先去把这一身伤口给处理下。”

  看着她虽然冷漠,却藏不住关心的一张脸,我坏笑着说:“我不想回汤臣一品,怕刘洋他们担心,要不我去你家躲几天?”

  原以为孙心悦会拒绝我的提议,没想到她却点头说了句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