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走进看守所时,感觉好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朝我投来,一个警察走过来跟带我来的警察交头接耳,我依稀听到他反复的问“确定没事吗”,顿时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觉得他们可能真的在谋划什么。

  带我来的那个警察很不耐烦的说不会有事的,让他赶紧把我带走,我于是被押送到了一间监舍,打开门,我看到监舍里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看起来很瘦弱,身材矮小,而且低着头坐在地上,给人一种很阴冷的感觉。

  Sk酷X匠=网永久免$费/w看.小说8j

  警察推了我一把,把我给推到了监舍里,然后把门给锁上了。我看了一眼那个人,坐到床上,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才想起在那人抓我的时候,我已经把手机丢给了郑斯宇,这会儿郑斯宇应该已经通知我那群兄弟去了,我现在要座的就是等他们抓到那个司机,为我‘平反’。

  刚点了根烟,那个一直没说话的男人突然抬起头来,我惊的差点把手里的烟给扔了。不是我胆小,实在是这个人突然抬头,那可怖的样子太意外了。

  这人一只眼睛是纯白的,里面没有眼球,一道疤从他的额头砍过他的眼睛,一路延伸到耳朵前,看起来狰狞的很。他用另外一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说:“新来的,把烟给我。”

  我平复了下心情,丢了根烟给他,他转了转身子,我看到他的双手用手铐靠在背后,他让我帮帮忙,他的手不方便。

  我挑了挑眉,走过去抽了一根烟到他嘴边上,然后给他点上火,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我将烟拿出来,他吐出一圈烟雾,说了句“爽”。

  我笑着问他要不要再来一口?他点了点头,我将烟递到他嘴边上,同时问他犯了啥罪?他看着我,嘴里吐出两个字:“杀人”。

  下一刻,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双手突然拿出两把小刀,直直朝我的脖子捅来,我用拿着烟的手精准的扼住了他的手腕,同时,两根烟头烫在了他的皮肤上,突如其来的灼热,让他疼的吼叫出声,同时手里的刀也落地了。

  我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抓起那两把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骂道:“你他娘的以为老子眼瞎,看不到你的手铐压根没收紧吗?”

  早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我就猜到他们肯定是把我跟一个硬茬放在一起,原以为他们会让那个犯人揍我一顿之类的,直到我眼尖的发现这丫手铐没拷好,就知道这群人是想害了老子。

  这个人跟我要烟,也不是真的要抽烟,而是想引我过去。

  我将给他的那根烟丢他脸上,说这群人做事也太他娘的不上心了,就算觉得我好欺负,找个骨瘦如柴的家伙,以为能干掉我?

  那个人突然冲我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然后就窜了过来,我跟他打了起来,他应该学过跆拳道啥的,但只是学了点皮毛,压根打不过我,被我揍得嗷嗷直叫。

  不过他都叫的这么大声了,那些狱警竟然没过来,估计都以为是我喊的吧。我冷笑着将那个人一脚踹出多远,照着他的脸一顿猛踩,直到他求饶,我才停手,说:“妈的,老子天天被大家族的人欺负的喘不过气,都已经够憋屈的了,你这种货色也要过来踩老子一脚?你算个锤子!”

  那个人鼻青脸肿的盯着我看,不得不说他现在的样子更吓人,我脚踩他的胸口,说:“说,是谁让你杀我的?”

  他冷笑着说:“你惹了那么多人,你自己猜猜是哪一个。”

  我抬手就朝他脸上扇了一巴掌,说:“不说是吧?好,我叫你不说,我叫你不说!”我一边说,一边猛踹这个人,刚才我就看出来了,他是个怕疼的,不然也不会鬼哭狼嚎的求饶了。

  监舍的门终于被打开了,一个狱警大声质问我干嘛呢?我回头吼了句:“我干嘛呢,你们监控录像看不到啊!”

  我说完,感觉手突然被人抓住了,一回头,顿时大惊失色,刚才还躺在地上的这个人,竟然冲到了我手里的匕首上,直接把脖子插了进去,而且精准的找到了大动脉的位置,鲜血瞬间狂喷而出。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始料未及,呆愣在那里,下一刻,我就听到警察在那喊“杀人了”,然后,一群警察荷枪实弹的冲进监舍,把我团团围住,让我放下武器,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那个人,我懊恼的将匕首丢掉,气愤的想,自己已经有所防备了,没想到还是招了这些人的道!

  谁会想到,这个所谓的“死刑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能杀了我,他只是想制造一个我杀了他的假象而已,他恐怕是故意没把镣铐给弄好,为的就是让我躲过他的攻击,拿起他的匕首。

  别问我为啥要去拿匕首,妈的,我不拿的话,匕首落到这个屌丝手里,万一我吃亏了呢?

  等到匕首上有我的指纹了,他冲过来自杀,我真是百口莫辩。当然,看守所的监控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但是,现在监控恐怕已经“坏了”,或者只剩下我暴揍这个屌丝的画面。

  因为,这群人跟这个人是一伙的,而且,如果不是刚才那个警察打开门,吸引我的注意力,这个人根本连撞上匕首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们应该是看到这个人没法实行计划,专门过来帮助他的。

  这一招栽赃嫁祸,用的可真够阴险毒辣的!而且,能制造这一场阴谋的人,身份必定不一般。我仔细思量一番,就猜到了七八分。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上官武!

  上官青锋提醒过我,上官武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只是当时我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而且我也没想到上官武会这么卑鄙。这个男人,真是不断刷新自己的恶劣值。

  看着这些对准我的黑洞洞的枪口,我乖乖把手举了起来,我很肯定,如果我有一点点的不情愿,他们就会把我给打死。

  一个人冲过来就朝我腿上踹了一脚,把我的手别到身后,想让我跪下,我咬着牙不肯跪,他死命的又踹了好几脚,我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能是我的眼神太吓人了,他有些害怕,没敢再踹我,而是把我的手给拷上了,说看我还能嚣张多久,很快我就被枪毙了。

  我心里有些烦闷,现在的情况是,就算薛清他们能洗清我没有贩毒的嫌疑,但我杀人的罪名是定下来了,刚才那个人一直在鬼哭狼嚎的,根本就是故意的,隔壁那些犯人肯定能为他作证,证明是我打的人,杀的人。

  人证,物证,全他娘的齐了,加上有上官武撑腰,就算是裴清雅过来,估计也没法轻易的把我给救下来。

  尸体被人给拉走,地上的血也被清洗掉了,我被拷上手铐,脚铐,还拴着铁链子锁在墙上,临走之前,被我瞪过的警察朝我一阵拳打脚踢,冷笑着朝我脸上吐了口唾沫,说:“操你妈的,什么东西!”

  我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个人,想把他的脸深刻的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如果我有机会出去,我一定要往这家伙身上泼硫酸!

  这群人走了以后,我无力的靠墙坐着,现在的我,除了等薛清他们的消息,别无他法。

  我就这样被关押了一天一夜,没人送饭给我,也没人给我水喝,我又渴又饿,饥肠辘辘,只能通过睡觉让自己保持体力。

  等我饿的都头晕眼花了的时候,一个警察打开门,跟我说有人来探监。我被带到探监室,进去之后,看到刘洋和刘叔在那,刘洋见到我,问我有没有挨打?我笑着说没有,不光没有,我还背上了杀人的罪名。

  刘洋说他听说了,让我说说到底咋回事。我跟他们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刘叔皱眉说:“这事儿难办了,局长明确跟我说了,探监可以,但我绝对不能插手这件事,因为上面有人,一定要你死。”

  刘洋急了,说那怎么办?问他爸就没别的办法?我说:“刘叔,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估计是万无一失了,你还是别掺和此事,免得被人给抓住把柄。”

  刘叔笑了笑,问我说啥胡话呢,他把我当半个儿子,不可能不管我的,只是他恐怕没法干涉办案,但他能拖延一下时间,能不能把我救出来,就要看能不能找出啥证据来了。

  我点了点头,说麻烦他了,完了我问刘洋那个司机找到了吗?刘洋的脸瞬间垮了下来,说那个司机死掉了,车祸,意外生亡。

  草,这下子我们连贩毒的罪名都摆脱不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感谢解封和支持的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