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声酒吧才刚开业两个星期,就在我那所大学附近,伴随着开学,那边的生意非常的火爆,宋剑依然是名义上的老板,大龙哥和他的九个兄弟负责看场子,因为他们认识不少人,所以我并不担心会有人在酒吧闹事,没想到这才多久,宋剑就告诉我出事儿了,而且听他那着急的口吻,我估摸着还不是小事儿。

  我和刘洋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酒吧,刚下车我就看到几辆警车停在门口,和刘洋对视一眼,我们疾步走进酒吧,就看到大龙哥他们正和一群警察对上,这群警察还拔枪了,冲突看起来一触即发。

  刘洋看到这情形,连忙喊:“哎,我说,警察同志,你们这是干嘛呀?枪口咋对准我们小老百姓啦?”

  }:酷匠e网PG永7久k6免…费d看CG小说

  带队一人冷笑着说:“小老百姓?小老百姓可不会贩-毒!你们是谁?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要是的话,跟我们一同去局子里走一趟。”

  贩毒?我心里一惊,向宋剑投去疑惑的目光,刚才他应该是偷偷给我打电话的,只匆忙说了一句,并没来得及说别的就挂断了电话,所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剑气急败坏的说不知道哪个狗娘养的,将他进的一箱子酒给偷梁换柱,换成了毒-品,他还没来得及让人把酒搬下来呢,警察就找上门来了,连个辩解的机会都不给他。

  说完,他语气古怪的说:“来的这么及时,谁他妈晓得他们是不是和某些人串联好了诬陷我们的?现在的人民公仆啊,都成了人民币公仆了。”

  带队的警察愤怒的说:“你敢侮辱警察?”

  宋剑说老子就侮辱你了咋整?有本事你他妈的开枪毙了我啊!那警察拿枪对着宋剑,我怕他走火,直接挡在那警察身前,他皱眉看着我,让我让开,我说:“警察同志,我这兄弟不懂事儿,你消消气,回头我给你赔礼道歉去。”

  这人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我转身跟宋剑他们说:“都干嘛呢?一个个能耐了,敢跟警察对着干,嫌命长啊?还是觉得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躯,被子弹打也打不死啊?”

  大龙哥说这不是觉得这些警察已经跟别人串通一气了么?他们要不来硬的,真被带去了局子里,可就没翻身的余地了。

  我当然也有这个担心,因为就像宋剑说的,这群警察来的太及时了,但我知道僵持着不去局子里,我们这边理亏,万一这些警察真的开枪了,污蔑我们袭警,拒捕,加上贩毒,我们就是死了也是白死。

  想到这里,我说都特么乖乖跟警察去局子里,既然是被污蔑的,身正不怕影子斜,警察同志总会还我们一个清白的。

  宋剑他们听了我的话后,乖乖放下手里的啤酒瓶,匕首啥的,带队警察抬了抬手,那群警察就立刻冲过去把宋剑他们都铐住了,可能是为了泄愤吧,他们都有意无意的揍了宋剑他们。

  我心里不爽,面上却只能忍着,等他们被警车带走了,我问带队警察:“请问我可以参与调查吗?”

  那警察冷着脸说:“你算个什么东西?警察办案是你这种下三滥能知道的么?”

  刘洋听了之后,生气的说:“草,你骂谁下三滥呢?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们局长打电话,撤了你的职?”

  听到刘洋的话,那人冷冷一笑,明显觉得刘洋在吹牛逼,问刘洋是个啥玩意,再说话就连他一起带局子里去,刘洋气恼不已,我拉住他,示意他别动,等到那个警察走了以后,刘洋气呼呼的问我干嘛要拦着他,他本来准备报上他爸的名号,吓唬吓唬这家伙的。

  我摇摇头,说我们刚进来的时候,这个带队的家伙就扫了我们一眼,着重看了我俩的手表一眼,我俩的手表可是刘叔为了庆祝我俩考上大学,送给我们的名表,十万一只,那家伙明显知道我们非富即贵,可他依然这么横,这说明他压根不怕我们有背景。

  刘洋沉吟片刻,说:“这我还真没注意到,当时我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宋剑他们的身上。不过照你这么说,这个人本身可能就非富即贵,或者说,他有个更大的靠山,他压根不担心我们会找关系。”

  我点了点头说对头,而且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就像宋剑说的,这群警察来的太及时了,他们八成是和栽赃陷害我们的人一伙的,而且还有个大人物主导着这场戏,给他们撑腰。

  说到这,我一阵头疼,看来这事儿难了啊。刘洋急了,说我既然知道,干嘛还让宋剑他们去局子里啊?我冷笑着说:“如果不让他们去局子里,也许那些警察真的会开枪呢,他们在局子里受点苦没啥事,命留着就行。”

  说完,我说走,去局子里,我要问宋剑一些事儿。以防他们不准我们探监,我让刘洋先给刘叔打个电话。

  刘洋立刻给刘叔打电话,而我对一直跟在我身边的薛清说:“薛清,你负责监视刚才那个人,看看他这两天都和谁见面,接触之类的。”

  薛清说那我的安全呢?我说我打电话给郑斯宇,让他来保护我,薛清这才放心的开车带我们前往警察局。

  郑斯宇被我安排到了红武拳场,他专门负责训练拳场那些新来的拳手,因为他的功夫很厉害,所以所有人都对他很服气,本来因为杨川他们突然进入拳场而不高兴的队员,也对郑斯宇尊重有加。

  郑斯宇接到电话以后就赶往警局,刚好跟我们在门口遇到。到了局子里,局长亲自迎接我们,让我们探监,我也得以和宋剑好好聊聊。

  宋剑告诉我说,那些警察绝对是被人收买了的,因为那个带队的警察半路上跟别人聊天,说等他们进局子里之后要狠狠的揍他们一顿,反正这次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他们。

  我攥着拳头,想着那个带队警察的样子,冷笑着说我会让那个人后悔他说的话。然后,我问宋剑到底是怎么回事?猜不猜得到是谁干的?

  宋剑摇摇头,说他没想到有人会使阴招,加上很信任运货司机,他就没怎么管过这一块,谁知道有人竟然在这上面做手脚,说完之后他无比懊恼的说是他没有管理好酒吧,他真觉得很对不起我。

  我摆摆手,说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我这就去找运货司机,问问到底是啥情况。

  离开警局,我按照宋剑给我的地址,去了运货司机的家,没想到司机家早已经人去楼空,这说明了什么显而易见。看来,宋剑这次是栽在这个司机手上了。

  只有找到这个司机,我才能救宋剑,于是,我给擅长打探消息的阿宝打去电话,刘洋给刘叔打去电话,让他们去找这个司机的下落。

  刚挂电话,一辆警车就停在了我的面前,今天那个带队的走下来,问我是不是王阳,我点了点头,他对另外两个同事说了声“铐起来”,那两人立刻冲过来,刘洋急了,问他们要干嘛?

  那个警察冷笑着说:“王阳,有人供出你才是酒吧的老板,为了赚钱,你借酒吧掩护,偷偷贩-毒,你现在必须跟我们走。”

  刘洋说了句“放屁”,说今天谁敢把我带走,他就跟他们没完。那人说:“这可由不得你,你要是捣乱的话,我会以妨碍公务罪把你逮捕,你最好不要掺和。”

  刘洋还要说什么,我示意他别说话,从一开始我就怀疑整件事情是针对我的,没想到还真他妈给猜中了,我让刘洋继续找那个司机,有什么事就跟郑斯宇和薛清商量,我等着他们给我澄清。

  说完我就对那个一脸得意的警察说:“走吧。”

  刘洋攥着拳头,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

  警车开到半路上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去警局的路,我警惕的说:“你想带我去哪里?”

  带队的警察冷笑着说怕啥,他又不会杀了我,只是想把我送到看守所而已,我怒了,说怎么连审问都不审问?这家伙很欠扁的跟我说了句:“你管得着吗?”

  怪异,实在是太怪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感谢解封的兄弟,特别是坤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