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听了我的话,毫不犹豫的说好,他一定会帮我把这事儿办好的。他还恨恨的说他为刘晓当牛做马了那么久,结果刘晓因为他一件事没办好,就把他给当成石头一样丢掉,太没良心了,他一定要那家伙付出代价。

  在我看来,小李和刘晓就是两条狗,狗咬狗,一嘴毛,我才懒得管。我说没事儿的话让他们赶紧走,别打扰我这里的生意。

  小李赶紧带他那群小弟消失了,大龙哥却没有走,而是欲言又止的看着我。毕竟是红武拳场的人,以后也算是我的手下,我于是没无视他,而是问他要说什么。他一脸为难的看了看四周的人,问我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我点了点头,在KTV的一个卡座区坐下,等着大龙哥开口。大龙哥不好意思的说:“是这样的,阳哥,我那群小弟里面有个家伙鬼迷心窍,竟然背叛了悦老大,害的我们一干兄弟都受牵连,现在我们都给解雇了,不仅如此,因为悦老大,现在没有一个场子,也没有一家公司敢收我们,我们这群人都得养家糊口,你说这……这可叫我们怎么活?”

  听了大龙哥的话,我深感意外,没想到他已经被孙心悦给赶走了。我想他提到的那个背叛者,应该就是上次在地下拳场比赛的时候,被上官武收买,差点把我害死的人,我问过那个人的下场,李勇说不过是黄浦江又多了一具浮尸而已。

  原以为那个人死了,这事儿就结束了,没成想连大龙哥他们都受到了连累。我忍不住说他都这种处境了,怎么还敢跑来装逼?他涨红脸说那还不是因为想赚点钱,讨口饭吃么?

  原来,小李并不知道这件事,他还以为大龙哥依然牛逼哄哄的,他每次找大龙哥都会给大龙哥一千块钱辛苦费,大龙哥说这一千块钱,够他给他儿子买几罐奶粉了。

  提到他的儿子,大龙哥脸上露出少有的幸福温柔的笑意,这个笑容让我的心里一软,本来没打算管他的我,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我问他手底下有几个人,他说有差不多二十个人,我说就没一个找到工作的?他无奈的反问我难道不知道孙心悦的能耐?得罪孙心悦的人,在上海连洗盘子,送快递的工作都找不到。

  大龙哥说完,估计是怕我不敢帮他,一脸祈求的看着我,说如果我愿意帮他的话,他一定为我当牛做马。我没说话,他继续说道:“要不然……你帮我那群兄弟,不用管我,我知道你在为上次的事生气,那时候是我得罪的你,是我狗眼看人低,希望你别迁怒于我兄弟……”

  说到这里,这个三十几岁的汉子眼睛都红了,我挑了挑眉,从口袋里掏出瑞士军刀丢到桌子上,说我可以帮他那帮兄弟,但上次的事儿他必须让我出口恶气,这样吧,他把手指头剁下来,我就答应帮他兄弟找工作。

  在一旁的刘洋几人不大赞成的皱起眉头,估计他们也挺欣赏大龙哥的义气的。我示意他们稍安勿躁,盯着脸色铁青的大龙哥,说:“怎么?不敢?”

  大龙哥大喝了一声,很有英雄气概的说有啥不敢的,为了他那帮兄弟,他就是死也甘愿。说着他就毫不犹豫的拿起瑞士军刀,弹开刀刃,对准自己的手就要切下去。

  见他一脸坚毅,我抓住军刀,笑着说:“我开玩笑的,你要是少了一根手指,怎么跟你的老婆孩子交代?”说完,我站起身来,从钱包里掏出两千放到桌子上,说这是我给孩子包的礼金,下次让我看看他孩子长啥样。

  大龙哥忙说他不能收,宋剑和刘洋走过来,让他别跟我客气,他这才把钱收起来,跟我连连道谢,我说他要真想谢我,以后就跟他那帮兄弟好好干。

  大龙哥连连说那肯定的,问我他跟他兄弟啥时上班?在哪里上?宋剑说梦之声酒吧不是要开业了么?让他们过去看场子呗。

  我摇摇头,说屈才了,找十个人过去看场子就行,让大龙哥在这二十人里面挑出五个厉害的,我要看看他们的能力如何,如果能力可以的话,就让阿强训练他们,至于剩下的五个,就回红武拳场继续上班吧。

  我一直都缺少一个为我所用的厉害团队,虽说宋剑这一帮子都很厉害,但宋剑和锅盖得帮我管着梦之声,红武拳场那边得让杨川他们几个撑着,阿宝则负责查消息这一块,还有二十几个兄弟,是我和刘洋从学校带出来的,因为要上学,也没学过啥,并不成气候。

  大龙哥连连点头说好,说他明天就带他那班兄弟来跟我报道。送走大龙哥,刘洋有些担心的问我就不怕孙心悦生气嘛?说我帮王大龙,那不是在打孙心悦的脸嘛?

  我耸了耸肩,说大龙哥他们本来就没啥大错,孙心悦当初应该也是一时气愤,而且,她生气才好了,她最好气到要弄死我,那样的话,至少我还能见到她。

  刘洋和宋剑目光呆滞的望着我,我问他们怎么了?刘洋说:“我觉得……你大概应该肯定是爱上孙心悦了。”

  我微微一怔,有吗?

  不敢去深想,我说兄弟们怎么还不来啊?说完杨川他们就来了,于是,刘洋忘了之前的话题,吆喝着跟大家进了包间,我进去时,杨媛媛跑过来扯了扯我的裤子,我顿时提着裤子,问她干嘛呢?她咯咯直笑,说看看我有没有穿她送我的内-裤,我一阵蛋疼,说女孩子要矜持。

  杨媛媛嘟囔着嘴说太矜持的话,她怕追不到我。这话被端着果盘过来的谷海腾听到了,我立刻把杨媛媛的手打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我对小妹妹不感兴趣,然后喊了谷海腾一声,让他进来。

  锅盖给我说,谷海腾很努力,我想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杨媛媛,而我个人还是很欣赏谷海腾的,何况之前那次,阿强能及时从柳条手上救下我也多亏了他,所以我不打算跟他抢杨媛媛,何况我对这小丫头片子的确一点那方面的好感都没有。

  谷海腾冲我笑了笑,喊了声“阳哥”,杨媛媛看到他,皱了皱眉,转身跑开了,他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跟我说她人很好,让我别误会她。

  我说知道,走,咱唱歌去。

  吼了一夜,我几乎要把心里的压抑全都吼出来,才从梦之声离开。吃了个早饭,我刚准备回去睡大觉,刘洋就说直接去学校吧。我愣了愣,问去学校干啥?他像看白痴一样看我,说大哥啊,今天是填志愿的日子。

  U酷匠网.《首发

  我懵逼了,说这么快?靠,我都没查分数呢,刘洋白了我一眼,说他给我查过了,我这分数勉勉强强能上个二本,说完贱兮兮的说:“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叫我爸把我们弄到复旦去。”

  我说得了,我就不去祸害那里的好学生了,我有看上的学校了。刘洋问我哪所?他也要去,我踹了他一脚,说滚犊子,给老子在复旦好好呆着,我都想好了,这次我们分开来上大学,这样方便我们‘称霸’各大校区,挑选各方面人才,鸡蛋可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刘洋委屈的说:“可是阳哥哥,人家不想跟你分开啦~”

  我翻了个大白眼,骂了句“死滚”。

  到了学校,填好志愿,上官青锋竟然让我去他办公室喝茶,我去了之后,他笑眯眯的说:“听说小武差点把你弄死?”

  我说是啊,所以我反击了一下,不知道有没有对上官家造成什么坏的影响。上官青锋呵呵笑了笑,说:“你还说呢,因为你,王老爷子对我们上官家可是相当不满,幸好我们上官家也不是好欺负的,否则小武估计不会平安无事的呆在军-队里。这事儿老爷子也惩罚了小武,不过你可别得意,因为小武更恨你了。”

  我耸了耸肩说:“无所谓。”

  上官青锋笑着说年轻人,莫轻狂。

  我点了点头说知道,问他还有别的事儿没?他摇摇头说没了,我于是告辞离开。

  刚出校门,杨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素来稳重,可这次说话的声音却很急,他说宋剑不见了,监控录像显示他被人蒙住头打成了重伤,然后被一辆车给带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