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窃听器?我看着那比宋剑上次搞来的窃听器小一圈,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玩意儿,问他怎么会知道这玩意儿是军-用的,它和普通的窃听器有啥不同?

  宋剑说不同的地方大着了,有这玩意儿在我身上,对方就可以通过GPS定位,随时追踪我,而且还可以远距离窃听,还有些我们寻常人不大懂的地方,他也说不清楚,问我牛不牛比?

  我没说话,在心里琢磨这肯定是林佩思干的了,因为这玩意儿很明显只有她能搞到。只是我的手机一直不离手,她是什么时候往我手机里装东西的?

  揉了揉有些疼的头,我问宋剑这个跟他给我准备的窃听器是不是一样的,能录音?他说是啊,我略有些尴尬,让他给我调出来,把录音给删除了。

  宋剑笑嘻嘻的问我这里面啥录音还需要删?该不会是记录了啥好东西吧?我说去去去,再说我就打他了。

  宋剑嘿嘿一笑,说行啊,他这就找电脑去破解这个窃听器上的密码,说是这窃听器可不是你随便操作一下就能掌控的。

  看着那小小的玩意儿,我寻思有那么神嘛?我说我跟他一起,他贱兮兮的笑了笑,说我是怕他听里面的内容吧?我白了他一眼,刘洋猥琐的笑着说他也一起。

  到了宋剑的办公室,我才看到桌子上,书架上放着许多和科技有关的书,其中一些还是有钱难求的,我说宋剑为啥会知道这么多,还这么厉害,没想到他还是个科技人才呢。

  宋剑听了我的话,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让我别取笑他了,说他就是从小对这玩意儿感兴趣一点,所以琢磨的就多一点。

  说完,他说好了,说这个窃听器的密码并不麻烦,好破解的很,看来对方在设置的时候,认定了我不认识这东西,所以随便设置了个密码。

  我顿时有种被人瞧不起的感觉,但如果不是宋剑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拿这个窃听器怎么办。事实上,我甚至都没想过窃听器会在手表里,因为我是把放手表的包放在客厅的,我和刘水在卧室啪啪啪,又不是大喊大叫,怎么就被录下来了?

  宋剑问我要不要听听里面的内容,我干咳一声,说要,让他们都出去,宋剑临走前还教我要怎么删除内容。

  他和刘洋离开后,我点开播放器,只听里面传来我和孙心悦的对话,讲的是关于阿飞的事情,后面就是我和薛清他们的话,再到后面,里面传来刘水的声音,她说爱我的声音,在这里面放出来时,是那样的让我心动,接下来便是我俩缠绵的声音,这不禁让我回忆起了在永和宾馆那疯狂的半天。

  只是一想到这声音被孙心悦给听到了,我就无比的蛋疼。删除内容之后,我将窃听器交给宋剑,随便他怎么处置,他激动的不行,说他要这玩意儿可有大用处。

  刘洋揽着我的肩膀说:“王阳,今晚召唤兄弟们过来玩玩?正好给他们介绍一下郑斯宇。”

  我说行,三人出了宋剑的办公室,看到一个服务员匆匆跑来,外面则传来一阵嘈杂声。我问服务员怎么回事?他并不知道我和刘洋是老板,看着宋剑说:“剑哥,有人来我们这砸场子,说要带走杨媛媛,谁要拦着,今晚就一把火烧了我们KTV。”

  宋剑一听,骂了句草,跟我们一同冲了出去。只见前台那里,几个服务员跟一群人对峙着,为首两人正是谷海腾和锅盖,杨媛媛被谷海腾护在身后,至于前面的人……

  我半眯起眼睛,看着那个熟悉的,胳膊上还打着绷带的男人,好笑的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天没被我们打死的小李哥啊。”

  我早就猜到这个小李和刘晓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果不其然,这才几天,他们就找上门来了。只是他们估计以为杨媛媛只是这里的打工妹,所以才敢来抢人。

  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的我,看着小李哥,就跟看到给我泻-火的工具似的。我喊完“小李哥”,小李就洋洋得意的说:“小兔崽子,没想到你也在这儿,我还愁找不到你呢。我告诉你,今天我可是把我大龙哥给带来了,我大龙哥的靠山硬着呢,你最好乖乖给我揍一顿,再把你女朋友给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今天不客气。”

  小李说完,就有人在那喊大龙哥来了,大家让让。我忍不住笑了,真是好大的排场,我倒要看看这大龙哥是啥人物。

  大龙哥很快迈着拽上天的步子,在几个人的簇拥下出现了,不过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时,我和刘洋他们对视一眼,都不厚道的笑了。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不是冤家不聚头。世界可真小,不然怎么会有冤家路窄这种说法呢!这个大龙哥,竟然是在红武拳场看门的那个大汉,就是之前差点跟我们打起来,最后被李勇一巴掌扇老实了的傻逼。

  大龙哥一出现,小李就激动的说:“大龙哥,你要给我做主啊!都是这狗东西害的我被刘大秘书给骂了一通,还教训我让我以后别出现在他面前,你说我苦心经营的关系网差点就断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大龙哥本来正叼着烟呢,听到小李的话,抬了抬眼皮冲我看,一看到是我,他嘴里的烟瞬间掉在了地上,紧接着,他点头哈腰的喊了声“阳哥”。

  小李还没发现异常,继续说道:“阳哥?大龙哥,你的意思是你要把你刚认识的那个阳哥给喊过来?那敢情好啊,有阳哥在,我特么废了这小子都不怕。”

  听到这话,刘洋和宋剑哈哈大笑起来,小李依然不自知,叉着腰喊道:“我告诉你们,我们大龙哥认识的阳哥,可是我们上海大姐大的男人,还是我们大龙哥的拜把子兄弟……”

  大龙哥脸红了个通透,气急败坏的一巴掌拍在小李的脸上,小李的嘴角瞬间被打出了血,整个人都呆住了。大龙哥没好气的说:“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你他妈惹得这个人就是阳哥!”

  小李脸瞬间白了,大龙哥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混混,走过来,唯唯诺诺的给我递了根烟,我接过烟,他毕恭毕敬的给我点上,我吸了一口,就听他支支吾吾的说:“阳哥,真对不住,我这兄弟瞎了眼了,惹到了您,希望您看在小的的面子上,大人不计小人过。”

  我冷笑着说:“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已经了了,谁知道他自己又找上门来,我现在放了他,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大龙哥苦着张脸,转身没好气的冲小李说:“妈了个巴子的,还不赶紧的给老子滚过来给阳哥磕头认错!”

  小李都要哭了,连滚带爬的冲过来就要跪下,我皱了皱眉,伸出脚在他的膝盖上一顶,没让他跪下,大龙哥还以为我是不肯原谅他,说:“阳哥,这……您要小的怎么做才肯原谅小李?”

  我冷冷的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顶多再跪个媳妇,凭什么这么轻易的就跪别人?站起来吧,我不是皇帝,你也不是奴才。而且在我的眼里,错了就是错了,做的不过分的话,改就是了,跪,没必要。”

  大龙哥有些惊讶的看着我,随即把小李拉起来,说:“听到没有,你这没骨气的贱骨头,不准随便跪人,犯错了得改,求饶没用!”

  小李忙说是是是,明明他年纪比我大,在我面前却发抖的像个小学生。小李喊了我一声“阳哥”,问我要他怎么改?他一定好好改。

  我想了想说:“我问你,你是不是常常这么强抢民女?”

  如果是的话,也没有改的必要了,我直接把这家伙阉割了算了。

  小李摇摇头,惨白着脸说不是不是,他之前只给刘晓那家伙找过花钱就能上的鸡,这是头一回。说完他看了一眼杨媛媛,说也怪这姑娘太好看了,那个刘晓给他施压,让他无论如何把这姑娘给他送过去,他因为有事儿求刘晓,只能硬着头皮这么做了。

  听到这话,我让宋剑去查查他说的是真是假,要是让我知道他敢祸害纯洁无辜的小白菜,看我弄不死他。

  然后,我问小李有啥事需要求到刘晓,小李苦着张脸说他乡下的爹妈一直都在包鱼塘养鱼,有个本地地痞来找事儿,跟他爸扭打起来,被他爸给一刀捅死了,他想刘晓帮忙摆平这事儿,所以犯了糊涂。

  听到这话,我不由对小李刮目相看,如果事情如他所说的话,那他还算个孝子了。当然,我不会听信他的一面之词,我让宋剑连这事儿一并查了,想了想,我说:“如果事情属实,刘洋,你让刘叔把这事儿摆平了。虽说杀人偿命,但如果是恶棍欺负平头老百姓,死了活该。”

  酷@A匠网永久免e费$;看!e小~B说.√

  小李一听这话,激动的问我真的愿意帮他?我说那是自然,但我有个要求,那就是让他搜集刘晓嫖娼的证据。

  这都好几天了,刘晓那边既然还没动静,这说明刘叔那边没那么容易把他扳倒,我不介意添一把火,让刘晓滚犊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