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7 我该相信谁?
本章由 林顺意 在 2016-06-26 23:13:14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林顺意解封者

  一想到刘水把我俩做-爱的事情直播给孙心悦听,我这心里就难受的不行。虽说她一直都在骗我,但当知道她要救刘洋,当她执意让李海生放我走的那一刻,我真的以为也许她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过分,她的心里还是有我的。

  我甚至还在为自己错怪了她而难过内疚,甚至时时刻刻都在担心她的手有没有受伤,当看着她那双满是柔情的眼睛时,我甚至还在想,也许我应该试着相信她说的那句爱我的话。

  可是,现实就像是无数冰雹狠狠砸在我的身上。刘水她为啥要这么做?她是想离间我和孙心悦?那么,她做这事儿是处于自己对我的情感,想独占我,还是怕我在上海有孙心悦的帮助?

  正想着,刘水竟然给我打电话来了,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按下接听键,就听刘水说:“阳阳,明天就是刘老爷子出殡的日子,我会在刘家行动,你是留下来看戏还是返回上海?”

  我没说话,刘水叹了口气,说她知道了,看来我是准备离开京都了,离开也好,省的躲在暗处那些人一个个的对我虎视眈眈。

  我想了想,说:“刘水,我喜欢上别人了。”

  手机那头突然就没了声音,我狠下心来,说我爱上孙心悦了,我答应要娶她当老婆,希望今天的事情永远只是一场回忆,我们两个还是不要再见面的好。

  刘水沉默了很久,才说:“我知道,今天你能跟我见面,我已经觉得是老天爷对我的补偿了,我没想过以后还会跟你见面。阳阳……孙心悦挺好的,我祝你们幸福。”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留下我一脸茫然的站在那里。

  一直在病床上的刘洋这时惊讶的说:“王阳,你不是吧?你真爱上孙心悦了啊?”

  我皱了皱眉,说我是骗刘水的。他一脸懂了的表情,问我是不是想彻底断了自己和刘水的感情?我摇摇头,说不全是,我主要是想探一下她的口风。

  刘洋好奇的问我探啥口风?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把我跟刘水的事儿给说了,然后又说了林佩思的话,刘洋听了之后给我竖起了大拇指,说:“王阳,我刘洋这辈子就服你!我说孙心悦怎么临走前,跟要杀人似的呢,敢情是……”

  刘洋看了一眼我的脸色,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让我听他一句劝,别再跟刘水有任何瓜葛了,否则我早晚被刘水啃的连骨头都不剩。

  K酷%J匠I网V永cY久P免u费@看小9m说

  我没说话,他继续在那絮絮叨叨,说他早上之所以会离开,就是因为刘水给他发短信,说想找他聊聊关于我的身世之谜,他还真相信了,结果就被坑了。

  我皱眉道:“你就没给她打电话确定一下身份再去?”

  刘洋说当然打了啊,他是确定了对方是刘水才离开医院的,结果刚到约好的地儿他就被人一棍子给打晕了,得亏对方没立刻把他宰了,不然他现在估计已经躺在太平间了。

  昨天我还好奇,如果不是刘水约的刘洋,他怎么肯出去,还不告诉我的,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我估计刘水约刘洋的事儿,被李海生给偷听到了,李海生于是立刻行动起来。

  我问刘洋他们约在哪里见面?他说一个小休闲花园。

  这就对了,刘洋说他的手机丢了,我想他的手机肯定是被李海生的人给拿走了,李海生用他的手机给刘水发短信,取消了见面的约定,促使刘水没意识到刘洋出事,直到李海生把刘洋给绑到了金碧辉煌,我也差不多到了,他才让和他合作的刘雯雯通知刘水过来,进而实行他们的下一步计划。

  刘洋一直都昏迷不醒,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换了个位置,更不知道刘水跑去救他了。我想了想,觉得这个误解对刘水很不公平,所以就把事情跟她说了。

  刘洋听完,有些矛盾的说:“照你的意思,刘老师她也不坏啊,那……那林佩思说的那事儿到底是真是假啊?”

  我说我就是在怀疑这个问题,刘水的性格我很了解,如果她真的做了那件事,那么在我说出刚才那番话之后,她压根不会说孙心悦是个好女人之类的话,她却说了,到底是她太善于伪装,还是林佩思在说谎?

  不管林佩思是不是在说谎,我跟刘水的事儿肯定已经被孙心悦给知道了,这下我可真尴尬了,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

  甩了甩头,我一阵头疼的说算了,不想了,问刘洋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如果没有的话,我们最好现在就离开京都。

  刘洋说他没事儿,我们就办理了出院手续,直奔机场,买了最临近的航班机票,踏上了返回上海之路。

  飞机上,我问薛清他们,有没有人靠近永和宾馆?薛清摇摇头,说除了林佩思的人来过之外,没有一个人来过。

  我皱起眉头,林佩思的人来过?我问他来人有没有说什么?薛清诡异的看了我一眼,说问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和刘水单独呆那房间多久了?

  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问他们那人啥时候来的?薛清轻咳一声,说大概在刘水来之后的两个小时……

  我:“……”我这也太倒霉了吧,谁会知道林佩思竟然会派人过来啊?而且我压根没告诉她我要去哪,她为了追踪我,应该追踪了我的手机号吧?她为啥对我这么用心?

  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些蛋疼,觉得自己这次八九不离十是给林佩思害了。

  刘洋问我干嘛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我说没啥,心里却犯起了嘀咕,如果林佩思是故意诬陷刘水的,她究竟啥目的?是为了离间我和刘水,从而让我投入孙心悦的怀抱,还是说有其他的目的?

  老实说我对林佩思这个人一直都没啥好感,因为她太自以为是了。就拿上次的事儿来说吧,她明知道我和孙心悦都不想揭开那层感情线,可她丝毫不顾及孙心悦的感受,找我说了许多她这个朋友不该说的话,害的我和孙心悦的关系一下子尴尬了起来,间接的拉开了我俩之间的‘距离’。

  这一次,她又自作主张的找人跟踪我不说,肯定还在孙心悦面前编排我,可是她却不跟我说实话,而是把这件事嫁祸到了刘水的头上,她到底想怎样?

  重要的是,单凭林佩思的一张嘴,孙心悦不可能完全相信她,更不可能气的不等我就返回上海,除非她真的有我和刘水的录音……

  我凌乱了,将手掏进口袋里想来根烟,结果摸到了手机,这时,我心里一动,望着手机,心里猜测出一种可能性。

  心绪烦乱的下了飞机,我继续给孙心悦打电话,只可惜她依然没接,我寻思暂时先冷处理一段我俩的关系,等这股尴尬劲散了,我再去找她。

  想了想,我给宋剑打去电话,问他在哪,他笑嘻嘻的说在女人的肚皮上呢,我说:“十分钟之后,梦之声见。”

  宋剑骂了句草,说十分钟只够他磨牙的,我没听他比比,直接挂了电话,提了车库里的cc,带着刘洋一行人朝着梦之声出发。

  到了梦之声,宋剑已经一脸幽怨的站在了前台,见我来,他说:“阳哥,你来大姨夫啦?大晚上的把我喊来干啥?”

  我说我怀疑自己的手机里有窃听器,宋剑微微皱眉,让我把手机给他,然后他就拿着我的手机走了,过了一会儿,他回来,把手机扔给我说没有啥窃听器,我寻思难道是我猜错了?

  宋剑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说我跟别人的谈话被直播了,他说那也不一定在手机上啊,问我我当时还带了什么?我想了想,把随身携带的包交给他,他翻找了一圈,拿出我曾经送给刘水的那块表,用工具打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枚还没有指甲大的窃听器。

  他说:“你这手表以前被动过手脚,比较好安装窃听器,所以对方就在这上面下手了。”顿了顿,他说:“这是军-用窃听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5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