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深情的说她爱我,她只爱我一个时,那我只感觉自己内心涌起了惊涛骇浪,看着她那张熟悉的脸,我的脑袋轰的炸了,这一刻,我失去了所有的理智,用力的扣住刘水的后脑勺,吻住她的唇瓣。

  刘水热烈的回应着我,竟然有种反客为主的味道。

  两具互相思念的身体,就像是突然解开了封印,开树疯狂的向对方索取……

  完事儿之后,我将脸伏在刘水的胸前,喘息了好一会儿,抬起头,发现她正深情地凝望着我,见我抬起头,她轻轻将头抵在我的额头,柔声喊了声:“阳阳,我好想你。”

  我看着那张花容月貌的脸,想说我也是,往事却在这时如一发发子弹击中我的内心,让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刘水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眼神里透着几分失落,她咬着我的耳-垂,柔声说:“阳阳,我身上好热好多汗,你抱我去洗澡,好不好?”

  我说好,将银枪从她那里抽-出,随着一些东西洒落在地,她哼了一声,哀怨的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之前太激动了,我……我没有戴那个。”

  刘水咯咯笑着,我将她拦腰抱起,她温顺的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她不怪我,还让我别担心,她会吃药的。

  我说我没担心这个……

  刘水突然抬起头,目光狡黠的望着我,说:“阳阳,我可以给你生个孩子么?”

  H酷{匠!网K正版;s首#发v{

  我浑身一怔,看着刘水,想说可以,可张开嘴就是说不出话来。刘水笑了,却是很伤心的那种笑,她低垂下眼帘,略有些失望的说她是开玩笑的。

  这样的她让我心疼的不行,我抱着她来到浴室,打开喷头,等水热了之后,我轻轻给她洗着澡,手顺着她的瘦削的肩膀,伴着水一路游走到她的神秘地带,本来我已经没有了什么坏心思,只是想给她洗干净而已,可刘水却发出一声猫儿般的叫声,一手狠狠按住了我的手……

  她的头发被热水打湿,水顺着她红晕未退的脸蛋滴落到她身体的每一处,整个人美得让我心跳加速。我骂了句“妖精”,身体又变得不听话起来。

  刘水动情的说她要记住这一天,永远记住……

  我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一酸。

  哗啦啦的水流声渐渐地也掩盖不住我俩的声音,我吻住她的肩膀,随即一口咬住,就像她之前咬住我那样,她闷哼出声,转过脸来,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说咬吧,咬吧,你咬得越痛,就证明你越爱我。

  ……

  抱着刘水从浴池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看着怀里已经完全没力气的美人儿,我怜惜的把她抱到床上,她已经累的有些困了,微眯着眼睛望着我,嘴角噙着笑。

  我安静的看着她,刚才虽说疯狂起来不顾一切,现在冷静下来,我却有些懊恼。明明是来谈正事的,为什么最后我俩却过了这样疯狂的一天?明明知道自己给不了她承诺,却还是控制不了自己,我的定力就这么差么?还是说,在刘水面前,我压根没有丝毫的定力?

  越想越觉得后悔,刘水这时说道:“你说的事儿我考虑了一下,觉得与其是找个地方让她们寻欢作乐,不如给他们找一个更好的机会。”

  更好的机会?我看着刘水,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勾着我的脖子说:“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吧,阳阳,你今晚能陪我留在这吗?好让我把这场甜蜜的梦做完,否则,离开这里,我怕我又是那个让你恨得我,我怕我们两个又要渐行渐远。”

  我心软了,特别是听到刘水的这番话,可是同时我也想起了我死去的爸爸,想起了张恒,这一刻,所有的柔情都消失了,我看着刘水那张满含深情的脸,问她:“水姐,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真的有想真心爱过我么?你对我交出身体,真的不是别有所图?”

  刘水怔住了,我不忍心看她那伤心的样子,把头别到一旁去,难受的说了声对不起。

  刘水突然笑了,是那种自嘲的笑,她说:“阳阳,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愿意再相信我了么?”

  我紧紧攥着拳头,没说话,她突然翻过身来,背对着我,羸弱的肩膀颤动着,身体也在发抖,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说:“罢了,谁让我先犯了错?犯错的人,就该受到惩罚啊。”说完,她让我走,声音也冷了下来。

  我咬了咬牙,说:“水姐,我是不相信你,可我对你的感情……也不是假的,你给我点时间吧,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原谅你……我不知道……”

  说完我就穿上衣服,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这里,关上门时,我听到刘水的哭声,鼻子不由一酸,这趟来京都,我伤了刘水,伤了裴清雅,让这两个曾经我最爱最惦记的女人伤心流泪,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走下楼,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我有些后悔,也许我不应该来见刘水的……

  薛清和郑斯宇正蹲在墙根聊天,两人看起来相处的很愉快,我知道他俩都很厉害,估计是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见我出来,两人的眼神很不对劲,我有些尴尬的说走了,问他俩谁会开车。

  他们说都会,我说随便谁开,我要去车后座好好睡一觉,郑斯宇摸摸鼻子说:“王阳,要节制啊。”

  我差点摔到了,开车进了后座,装作没听到他的话。

  从刘水那回到医院,到了病房我才知道孙心悦已经出院了,刘洋刚醒不久,他说他手机没了,没法通知我,还跟我说孙心悦似乎很生气,已经离开京都,回上海去了,林佩思则说要杀了我。

  我心下猛地一沉,这是怎么了?难道说我和刘水的事儿被孙心悦知道了。

  来京都这一趟,虽说孙心悦和我没有明说,但我知道她心里有我,而她是个占有欲极强的女人,如果说她真的认定了我,那么我要是跟别的女人怎么样,真的会惹怒她的。想到这里我一阵头疼……

  我立刻给孙心悦打去了电话,显示是关机,我只好硬着头皮给林佩思也打去了电话,林佩思很快接电话了,而且上来就对我劈头盖脸一顿骂,什么人渣,垃圾,种马男,各种侮辱性词汇都冒了出来。

  我头大的说:“林阿姨,您消消气儿,您总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吧?悦姐怎么就自己走了呢?”

  林佩思没好气的说:“你还说?要不是那个叫什么刘水的女人,给她打电话直播你俩的床-事,她至于气成那副样子么?王阳,老娘警告过你的,如果你给不起悦悦未来,就给我滚远一点!”

  我彻底的愣住了,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刘水给孙心悦打电话直播?我放下手机,心里乱糟糟的,难道说……这一次我又被刘水给设计了吗?我的心,瞬间像泼了一长江的冷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