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孙心悦愤怒的样子,我心里无比的感动,我刮了刮她的鼻子,说别生气,先安心养好病,以后有的是时间对付他们。

  孙心悦飞快的看了一眼林佩思,瞪了我一眼,故作生气的说:“不准刮我鼻子,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哈哈笑着,再次刮了她鼻子一下,说就刮,就刮,咋地了?她咬我啊。没想到的是,孙心悦真的就一口咬住了我的手指头,一旁的林佩思本来正在喝水,看到这一幕直接把水全喷出来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孙心悦。

  我疼的嗷嗷叫,孙心悦松口,低下头,脸微微有点红,但语气还是很女王的说以后再刮她鼻子,她就咬断我的手。

  看着手指头上那一圈小小的压印,我说哎呀,一看这压印就知道我们悦姐的牙齿整齐好看,要不悦姐再给我咬一圈手链出来吧。

  孙心悦狠狠的剜了我一眼,拿起手机给仲渊打去了电话。

  林佩思看看她,又看看我,摇摇头,说了句悦悦彻底没救了,然后一本正经的瞪着我说,我现在是孙心悦的了,以后不准我再跟别的女人搞暧昧,不然的话,她会弄死我的。

  林佩思刚说完,孙心悦就骂了句“滚蛋”,问她胡说八道什么呢。这时手机接通了,孙心悦没再理做鬼脸的林佩思,跟仲渊说起了阿飞的事,让我没想到的是,仲渊竟然知道阿飞,而且提起他的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将病房的门关上,孙心悦按下接听键,就听仲渊说阿飞那小子最卑鄙,最擅长抓着人的软肋威胁别人,以达到合作的目的。整个京都,一环这边不敢说所有,但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娱乐城是他的势力之下的。

  但阿飞这个人行踪诡异,加上和他打交道的人都遵守了某种约定,绝口不提他这个人,所以很多人并不认识他,就算是那些世家大族的公子哥和小姐们,都很少有人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仲渊还说,阿飞这些年来通过娱乐城可揽了不少的人才在麾下,也结交了不少人,他有朋友,也有仇人,在这个圈子里混迹的,绝大多数都想把他给弄死,但没人敢,因为只要他今天一死,明天京都所有有污点的人,身上的故事就会被众所周知。你想掩盖还掩盖不住。

  之所以说掩盖不住,是因为阿飞身后还有个神秘的老婆,据传这个老婆的背景深着呢,而且是只母老虎,一般人根本就惹不起。

  说完这些,仲渊问孙心悦问这个做啥?孙心悦冷冰冰的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真是典型的过河拆桥?眼见着她要把电话给挂了,仲渊突然说:“悦悦,你老实告诉我,你妈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提起孙夫人,孙心悦的脸色彻底的黑了下来,我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她说:“跟我有关系又怎样?没有关系又怎样?那个女人当年差点把你给毒死,事到如今,你该不会还对她念念不忘吗?”

  听到孙夫人过去差点把仲渊毒死,我惊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孙夫人可真够狠的,杀夫害女,这种女人幸好已经死了,否则她还不知道得多祸乱人间呢。

  仲渊语气有些不大好,说不用她提醒,他也记得当年的事,他问她这话不是要怪她的意思,只是想确定一下而已。

  孙心悦很明显不想跟仲渊说太多的话,冷冷的说了句“我挂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看她那样子,我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仲渊了。

  想起那老头站在门口凝望孙心悦背影的样子,不知咋地,我心里突然涌入一阵酸楚,本想劝孙心悦两句,但想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过多干涉了也不好,就压下了这个心思,而是转移话题,问她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孙心悦说此地不宜就留,她决定一会儿就去办理出院手续,立刻和我离开京都。我说不急,我还有件事要做,说完,我看了下时间,说我该去办事儿了,等事情办妥了,我会来接她。

  孙心悦点了点头,也没问我去办啥事儿,而是提醒我这次把郑斯宇也给带上。

  因为上午的事情,我也不敢托大,把薛清,郑斯宇都给带上了,把刘洋交给了林佩思看着,然后离开了医院,坐上了林佩思给我配的那台暂时座驾。

  到了车上以后,我给刘水发了条短信,问她方便见面吗?没想到的是,刘水直接把电话给我打过来了,我犹豫不决的按下接听键,轻轻“喂”了一声。

  手机那头,刘水轻笑着说:“真的是你?”

  我说是我,我有事想拜托她,问她愿不愿意帮忙。其实我是想了很久才决定找刘水帮忙的,当然我的心思并不单纯,我也知道刘水一定能猜出我的用意,我就是要试探一下,她在知道我的用心下,是否还愿意帮我。

  刘水想也不想的说见面再说,然后问我在哪里见面?我想了想说天上人间吧,我这里有他家会员卡,刘水说去那种地方很容易被人发现的,我问她那该去哪?她说去永和宾馆吧,地址在哪哪哪。

  我懵了,没等我反应过来,刘水说了句“我等你”,就迅速挂断了电话。我看着手机,有些犹豫不决。去宾馆那种地方,老实说我真有点担心自己会把持不住……

  开车到了永和宾馆,我看到郑斯宇和薛清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干咳一声,问他们要不要给他们开一间房?薛清和郑斯宇彼此看了一眼,眼神中带着排斥,异口同声的说不要。

  我嘿嘿笑着,说让他们开房又不是让他们办事儿,怕什么呀?说完我在两人杀人的目光中进了宾馆。

  这家宾馆是一家家庭宾馆,就在车站旁边,说白了根本不算宾馆,只是一户人家为了赚钱,把家里的房间租出去赚钱而已。

  正因为如此,所以这里才有足够的隐密性。

  我本来想开一间房的,想了想,把整个房子都给包了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处于什么心理,或者说就算知道,也不愿意承认。

  过了一会儿,刘水给我发了条短信,说她已经到了,我让她直接上来,过了一会儿,她就上来了。

  我开门的时候,看到刘水不由眼前一亮。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棉麻过膝长裙,裙摆上绣着一朵红花,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点缀。她将头发扎成歪马尾,整个人看起来清纯的好似一朵百合花。

  刘水一直以来都走性感路线,突然打扮的这么清纯,让我感觉新鲜的同时,也让我感到惊艳,一时间看呆了,竟然站在那里傻傻的连路都没给她让。

  刘水莞尔一笑,说:“阳阳,你不准备让我进去吗?”

  我的目光落在她包扎着白色纱布的手上,心狠狠一痛,我说:“进来吧,你的手……没事吧?”

  刘水走进来,笑眯眯的说没事,我看着她的眼睛,说了声对不起,她摇摇头说不怪我,要怪就怪她做错了很多事情,失去了我的信任。

  接下来,我们两个相顾无言。过了好一会儿,刘水避开我的目光,问我想让她干嘛?我说我想让她分别约刘雯雯和李海生见面,给他俩下药,让他俩发生点啥,还有,我会暗中保护她的,问她愿意帮我不?刘水轻轻一笑,没说帮不帮,而是问我:“你为什么要我帮忙?”

  酷匠Nm网Z:永.久QO免费{F看`小5说i'

  我总觉得她的眼神能看透一切,心虚的同时,我违心的说:“因为只有你能帮我。”

  刘水摇摇头说她不相信,说以我现在的人脉,想弄这两个人虽然有点难,但也并不是完全不能做到,以我的性格,自己能做的事儿,根本不会求她,毕竟她是害我的人……

  提到最后一句话,我感觉心里闷闷的,有些烦躁的说不帮我就算了,说完我转身要走,刘水从我背后抱住我,当我们的身体贴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心跳都漏跳了一拍,她将脸贴在我的后背,柔声喊着“阳阳”,说她只是想问我一句,我这么做,是不是想彻底离间她和李海生的关系,想让李海生和她没可能?

  我抿着唇不说话,刘水问我是不是?我闭着眼睛,说:“是!我不想李海生像个苍蝇一样围着你转,我要他知道,对你而言他算个屁,我要他知道,你是我的……你……”

  不等我说完,刘水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她搂住我的脖子,踮脚吻住我的嘴唇,我浑身一颤,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满含深情的水眸。这一刻我的理智瞬间飞了,刘水望着我说:“阳阳,我爱你,我只爱你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