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宽立刻不敢动了,还很没出息的说:“是少爷要你的命,表少爷,我只是收钱办事而已。”

  严宽说完,我身后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说:“王阳,不好意思,今天让你受惊了,是我的失误。”

  我转过脸去,只见一个穿着小背心和大裤衩,撒着人字拖的男人转着一把枪朝我走来,身后还跟着几十号人。

  这个人看起来三十几岁,五官不错,就是留着叫人难受的大胡子,掩盖了他帅气的样子,也让他看起来有些沧桑。这个人,就是阿强介绍给我的人。

  我看着他,说:“没事,谢谢你能过来。”

  他咧嘴一笑,说是应该的,然后伸出手跟我握手,说他叫阿飞,我点了点头,喊了声“飞哥”,他笑着说客气,以后直接喊阿飞就行。

  阿飞说完,就扭头看向王一鸣说:“哎哟,王家的大少爷真是好算计,买通了李海生身边的严宽不说,还买通了这个俱乐部的人,难怪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呢。现在这人啊,真是越来越没有义气了。”

  严宽被说的满脸通红,这时,李海生匆匆赶了过来,王一鸣怎么都没想到他会来,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李海生怨毒的望着他说大少爷真是好手段。

  王一鸣冷哼一声,问李海生准备把他怎么了?有本事就把他给杀了,可李海生敢么?

  李海生看向阿飞,眼神颇为忌惮,他说:“飞哥,今天这事儿……”

  阿飞冷笑着说:“李海生,你差点把我兄弟给弄死,也好意思喊我‘飞哥’?”

  李海生说都是误会,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和阿飞认识,要是知道的话,他绝对不敢这么做。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两人,阿强不是说阿飞只是个小人物吗?可从这个人的实力来看,他要是小人物的话,京都恐怕就没有大人物了。

  酷S匠=网正版首发)

  这次我来京都可真是长了见识了,一个仲渊,一个阿飞,都是不同于世家大族的存在,却比世家大族的人还要有手腕,这个京都,可真是卧虎藏龙。

  阿飞咧嘴一笑,说说啥都晚了,他李海生不长眼睛惹了不该惹的人,就别怪他阿飞铁面无情,从今天开始,他和李海生之间的所有合作都将取消。说完,他冲我招招手,说走了,留下李海生满脸懊恼和惊惶。

  我收了严宽的枪,带着薛清,大摇大摆的跟着阿飞走了,离开俱乐部以后,我问薛清刘洋呢,他说还在车上,还晕着呢,我让他送刘洋去医院,他却说不用,刘洋没啥事儿,一会儿就能醒,我说那好,让他上车等我。我则跟着阿飞上了他的车,准备好好跟他谈一谈。

  上车以后,我问阿飞怎么会过来的?他说他在查到那个号码的所在地之后,就知道很可能是刘雯雯设计的我,他赶到那里之后,看到的却是刘水匆匆赶来,要救刘洋那一幕。

  阿飞寻思有好戏看了,就找地方躲了起来,后面就一直在看戏,直到看到严宽把我弄上车,他意识到肯定还有人要搞我,他于是召集了兄弟,一路隐秘的尾随车子,跟来了这里。

  听到阿飞说刘水要救刘洋,我心里难受的不行,这次真的是我太冲动,又误会她了,难怪她以前说我虽然对她好,却给不了她想要的安全感,因为我不信任她。

  我深深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阿飞:“不对,阿飞,你怎么这么清楚我身边的这些个人?”

  阿飞在讲述这件事的时候,很熟络的把刘洋刘水他们的名字都叫了出来,而且看样子他很了解我们之间的关系,因为他在说到刘水的时候,很猥琐的冲我笑了笑。

  阿飞说:“因为我早就知道你的存在了,也早就已经开始关注你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皱起眉头,心生警惕,问他为啥要关注我,他说很简单啊,我是阿强看重的人,阿强说要把我交给他,他自然要认真的查查我,而且他也想知道,能让阿强背叛王家老爷子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说完,阿飞上下打量着我,眉眼中带着几分轻蔑,笑嘻嘻的说:“要扶你小子起来,任重而道远啊。”

  听到这话,我脸不由一红,说他应该对我很失望吧,我总是把事情搞砸,他哈哈大笑着说:“你还小嘛,等你在这个圈子再宰摸打滚爬个两年,你就知道该怎么做啦。”

  说完,他摸摸下巴,笑呵呵的说我和当年的阿强还真像,现在的阿强不也是成长成了那副样子了么?

  我指了指自己,说阿强以前跟我一样?他点了点头说是啊,典型的没脑子,冲动,要强,只管放火不管灭火,总是丢给他一堆烂摊子叫他帮忙收拾。

  我顿时一阵尴尬,阿飞哈哈大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哎呀不好意思,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感慨一下年轻真好,有资本意气用事。”

  看着肩膀上的手,我会心一笑,觉得阿飞这人还蛮好相处的,他说我和阿强像,我倒是觉得他和阿强也很像。如果说我是以前的阿强,那么他就是现在的阿强。

  阿飞这时点了根烟,说我在京都要做的事儿应该做的差不多了吧?啥时候回去?我再留在京都恐怕还有更多的危险。说完,他又解释道他并不是怕麻烦,他也有能力保护我,但他怕到时候他就暴露了,说阿强的意思是,让他这边成为我在京都的一条暗线,帮我在京都偷偷发展势力,为我以后进军京都做准备。

  我意外的说阿强是这么说的?他点了点头,我说可是阿强从没跟我提过,而且,他为啥上次不把阿飞介绍给我?

  阿飞问我,如果阿强上次把他介绍给我,现在我还会愿意相信他,接受他的帮助么?

  我沉默了,如果上次我就知道了阿飞的存在,我会像怀疑阿强一样怀疑他,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跟他聊天。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阿飞很认真的跟我说:“王阳,我知道你对阿强有误会,有心结,但我阿飞用我的性命跟你发誓,阿强对你绝对没有坏心。”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继续之前的话题,说回去我就准备跟孙心悦打道回府,只是就这么走了我不甘心,王家人和刘家的人老是膈应我,我就是走了,也得恶心他们一回。

  阿飞见我这么说,来了兴致,问我准备怎么办?我说大事儿我办不了,那就干点下三滥的小事儿吧,我要把刘雯雯和李海生都约出来,让他们两个出点事儿。

  我恶毒的想,如果能在那时把刘雯雯直接杀了就更好了,不过现在的我惹不起刘家,只能用这种方式抒发自己的怨气了。

  当然,我不会承认自己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趁机彻底的把刘水和李海生给‘分’开,尽管我已经知道,她俩压根没在一起,否则李海生是不可能那么针对我的,那种渣滓,若真的跟刘水在一起了,恐怕会跟我耀武扬威,恨不得在我面前表演床-戏。

  阿飞笑嘻嘻的说这招对那俩人来说损了点,但对刘家和王家来说却是好事,如果她俩真有什么,她俩肯定会订婚啊什么的,到时候强强联合,对我们不利。

  我冷笑着说就算我不这么做,他们也会强强联合的,不过是早晚的事儿。阿飞笑的很古怪,说好,就是怕那俩人不上当,我说没事儿,我有办法。

  阿飞说好,他随时待命。

  从阿飞车上下来,我回到裴清雅的车上,他问我去哪,我想了想,给裴清雅发了条短信,问她在哪,我要把车还给她,她给了我一个地址,其他啥也没说,这样的冷淡让我有些不习惯,我想了想,给她发了条短信,问她还在生我的气吗?

  裴清雅很快回复我说没有,说她今天失态了,要我别介意。

  我说我不介意,原本就是我对不起她,以后有什么事我会自己处理的,让她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要再为我操心了。

  这一次裴清雅没有回复我,我望着手机发呆,想到我俩的种种,不禁问自己,真的能就这么放弃她吗?今天早上她的话,很明显是对我有情啊……

  良久,我深深叹了口气。

  将车开到裴清雅说的地点,来取车的却不是她,而是叶云岚的秘书,我这才知道原来裴清雅在叶云岚的公司,本想好好跟她道个别,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没有再逗留。

  接下来我们打车去了孙心悦所在的医院,进去的时候,林佩思正在抽烟,我郁闷的说:“林阿姨,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啊?这是病房,你这样会熏着悦姐的。”

  林佩思张牙舞爪的问我喊谁阿姨呢。

  我没理她,走过去跟孙心悦说我想拜托她个忙,她问我怎么突然客气了,还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她让林佩思的人去找我,不等找到我,我就换了地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苦笑着说说来话长,然后我就把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等我说完之后,孙心悦微微眯起眼睛,说:“所以说你想让我帮你查查阿飞的底细?”

  我说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

  虽然我对阿飞的印象不错,但这并不代表我能真的信任他,我又不能让别人查,怕露出马脚,只好拜托孙心悦,确切的来说是拜托仲渊。

  孙心悦说知道了,她这就给仲渊打电话,还问我没事吧?我摇摇头,说我没事,孙心悦说:“李海生,刘雯雯,王一鸣,这三个人我记住了,早晚晚有一天,我会让他们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一直以来都特别感激给我肥皂的兄弟们,真的,觉得这份心意并不比精油啥的差,只差你们一句感谢的话。谢谢啦,各位解封,打赏,一直支持我,鼓励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