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鸣这只大黄雀此时笑眯眯的叼着烟看着我,说好久不见了。

  我问他想怎么样?他笑了,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杀我了。还说这个时机刚好,杀掉我,再把事情赖在李海生的头上,他能把关系撇的一干二净。

  我冷着脸说没那么容易吧,路上可是有监控的,让王一鸣最好想清楚再出手。王一鸣笑了,说就是有监控他才不怕。说完看了把我抓上来的那个人一眼,贱兮兮的说忘了介绍了,我这个人叫严宽,是李海生的心腹。

  真是好玩了,严宽的心腹居然他妈的被王一鸣给收买了,而且看样子这事儿谁都不知道,难怪王一鸣敢在金碧辉煌门口抓我,他应该是巴不得严宽抓我的这一幕被拍到,这样的话,王老爷子肯定会把这笔账算在李海生的头上。

  车子开出了多远,我的脸色越来越沉,看来王一鸣和李海生两个人的关系并不好,而且还很差,王一鸣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是想一举两得,杀了我,再干掉李海生。

  只是我就不明白了,我到底哪得罪他了?之前我就一直想不明白这一点来着。

  我说李海生杀我是因为刘水,问王一鸣为啥要杀我?他该不会以为我这个外孙会影响到他这个嫡孙在王家的地位吧?

  王一鸣呸了一声,捏着我的下巴说:“谁给你的脸让你称呼自己为外孙的?你一个被赶出家门的女儿生下的野种,算什么外孙?”

  什么?赶出家门?难道是我妈非要跟我爸在一起,王老爷子一怒之下把她给赶出去了??不等我想完,王一鸣继续冷笑着说道:“你也好,那个李海生也好,你们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得到我爷爷的器重,我爷爷是老糊涂了,竟然在乎你们两个东西,尤其是那个李海生,眼见着就要骑在我头顶拉屎了,妈的,他算个什么东西?我才是王家的继承人!小叔叔?我喊他小叔叔他敢答应吗?”

  看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原来王一鸣是担心我和李海生触犯到他的利益,听说李海生备受王老爷子器重,他会担心无可厚非,可我就实在太冤枉了,王老爷子啥时候正眼看过我?

  其实我一直都怀疑,王老爷子之所以让我活着,是因为想看我受折磨,他恨我爸,所以也痛恨我。

  但我现在不能这么跟王一鸣说,因为他那么聪明,不可能看不出来王老爷子不在意我,可他就是想要我死,所以我必须忽悠他,让他真以为王老爷子在意我。

  我冷笑着说:“就算我妈当初被赶出家门又怎样?外公不还是天天记挂着我妈?外公很在乎我妈,爱屋及乌,自然也很在乎我,而且我不相信外公那么聪明,会被你给忽悠了,不然你试一试,看看我出事的话,外公会不会查到是你做的。”

  王一鸣冷笑着不说话,但我知道他已经听进去我的话了,不然的话他不可能不说话的,我继续说跟他说,他不是要除掉李海生么?正好,我也要除掉李海生,既然如此,我们两个不妨合作一下。

  王一鸣来了兴致,问我打算怎么跟他合作?我说很简单,我直接把李海生引出来,李海生肯定会想抓住机会杀了我,到时候他出来救我就行了。说完,我看了一旁的严宽一眼,说他不是没暴露么?让他把视频拍下来,事后跟老爷子说,他唯一效忠的就是老爷子,不希望老爷子被李海生蒙蔽,所以才拍下视频的。

  说完,我问王一鸣怎么样?王一鸣冷冷的说这不还是栽赃嫁祸?我的手段可比他现在的打算差多了。如果他的都骗不了王老爷子,我的又怎么能骗得过他?

  看王一鸣那样子,是早就知道他的计划不是天衣无缝的了,我想他之所以敢这么做,是仗着他是王家长孙,寻思就算王老爷子怪罪他,也不至于真把他怎么样了,毕竟就像他说的,我和李海生跟他这个血统正的王家长孙比,真不算个什么。

  我顿时有些犯愁,如果王一鸣不同意我的计划,我要怎么拖延时间?我没打算真的能趁机宰了李海生,我只是在想,只要王一鸣答应我的计划,我就有了逃生的可能。

  这时,我急中生智,说道:“你说的没错,我这个计划很蹩脚,尤其是严宽那里很有漏洞,但你有没有想过,正是因为蹩脚才不像你王一鸣的手段。王一鸣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用这么烂的伎俩呢?

  王一鸣似笑非笑的望着我,问我是在拍他马屁?我说是啊,为了活命,但也是事实,除非他不承认我说的是实话。

  这世上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王一鸣也是,他快意的笑起来,望着我说我比那个李海生聪明多了,但是有一点我没李海生聪明,那就是他喜欢听实话,不代表他就会被听实话的人忽悠。

  说完,他蓦地冷下脸来,从口袋里掏出枪抵着我的脑袋,我瞬间紧张起来,怎么我夸他他反而动起手来了?

  王一鸣用枪低着我的脑门,阴冷的说:“王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么?你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要么等人来救你,要么等我答应你的要求,给你下车的机会,你说我说的对吗?”

  没想到王一鸣老早就看穿了我的计划,我有些心虚,表面上却不该暴露出来,只是嘴硬的说怎么会呢?我可从没这么想过,我是真的想除掉李海生。为了让他相信我的说法,我说他应该知道我和刘水的关系吧?

  李海生为了刘水三番四次的要杀我,我如何能忍?如果王一鸣愿意帮我杀掉李海生,那么,我会让王老爷子彻底放弃我这个外孙的。

  王一鸣的手指在枪上摩挲,我的手突突突的跳,生怕他突然就开枪了,我不怕死,但我怕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毕竟死在王一鸣的手上,还能帮他除掉李海生,我死的也太冤了。

  王一鸣突然笑了,说我很聪明,只可惜他不相信我的话,问我还有没有别的借口,说我千方百计想活命的样子真的很可笑,他觉得很有意思。

  妈的,这家伙现在是在看我笑话?我刚要说话,严宽突然沉声说道:“大少爷,到了。”

  到了?到哪里了?我转过脸就看到一家俱乐部,王一鸣拍拍我的脸,说这是李海生的俱乐部,今晚有人在俱乐部举行化装舞会。说着他就拿出一个面具带到自己的脸上,又往我嘴里塞了一块布,将面具放到我的脸上,冷笑着说如果我死在李海生俱乐部,老头子怕是得把李海生给拍死。

  说完,他用枪敲了敲我的头,让我老实点,不然他的枪随时会把我给打死。我不敢动,被他们带下车后,我被带着朝前走,很快,我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大厅,这里有音乐,还有女人和男人的谈笑声。

  王一鸣将枪抵在我的腰上,让我快点走,很快,人声和音乐声都远了,有风朝我吹来,王一鸣将我脸上的面具给揭下来,我惊讶的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丛林面前。

  没错,是丛林,因为这里满是参天大树,地上长满了灌木和草,丛林里甚至有狼的叫声。

  王一鸣笑着说这是李海生这个俱乐部最出彩的地方,被命名为“死亡丛林”,是很多人进来锻炼自己的地方,说是死亡丛林,但至今为止还没人在里面死过,因为能进来玩的全是有身份的人,李海生当然会控制好一切了。

  说到这,王一鸣阴恻恻的笑了笑,说不过今晚就不一样了,今晚我会是第一个死在这里的人。

  说完,王一鸣一脚将我踹进丛林里,严宽随即拉上门,我这才看到这片林子竟然还有个大铁门,我想爬出去,王一鸣将枪对准我,说:“你是想现在死,还是想挣扎一会儿再死?”

  我还没说话,一个人突然从外面冲进来,举枪就朝王一鸣射去,王一鸣大惊,朝一旁躲开,就在这一瞬间,那个人就已经骑到了王一鸣的身上,拿枪扣住了他的脑门。

  J酷I匠,2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能有如此利索的身手,除了薛清还有谁?我顿时激动的不行,我说薛清怎么没追上来呢,敢情一直都在伺机啊。

  因为薛清的速度太快,以至于王一鸣和严宽压根就没有反应的时间,严宽拿枪对着我,让他放开王一鸣,结果一发子弹直接从不远处朝严宽射了过去,严宽虽然躲得很快,但还是被射中了手腕,手里的枪随即落地,我见时机成熟,直接翻门跳了出来,在严宽捡枪之前,先把他的枪捡起来,将枪抵在他的脑门上,说:“别动,我现在可是很有心情让枪走火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