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是刘水绑架了刘洋,我心里就涌入无限的心酸,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要怎么面对她,怎么处置她?

  狠狠甩了甩头,我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觉得自己还忽略了一个可能,那就是也许有人拿到了刘水的这个手机,专门引诱我过来。虽说刘水声称这是她为我准备得私密号码,但保不齐会被别人知道。

  只是现在想到这些都晚了,因为我已经被引来了,而且这个计划细细想起来有很多漏洞,只是我太心急了,所以才会上了幕后黑手的当,这说明制定计划的人对我的性格很了解……

  想到这,我缓缓走进金碧辉煌,刚进去,一个穿着和服,挽着头发,一副日本人打扮的矮个子女孩走过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问我是不是王阳?我说是,她说:“刘小姐等你很久了,请随我来。”

  一句“刘小姐”,瞬间浇了我个透心凉,我怔怔的看着转身离开的那个女人,问道:“你说的刘小姐,是谁?刘水?”

  女孩转身冲我笑了笑,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却没有回答我。这不就等于是默认么?我的心彻底的寒了,刚才我千方百计的想为刘水开脱,如今这个答案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在打我的脸!

  我脚步虚浮的跟着那个女孩进了电梯,上了顶楼,电梯门开的时候,电梯正对着的门缓缓打开,我看到刘水站在刘洋的身边,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

  “你在干什么?”我冲刘水大喊道,直接冲了过去,刘水看到我,脸色大变,说:“阳阳,我……不是我……”

  我走过去一把把刘水推开,晃着刘洋的身体,大喊他的名字,薛清则走过来将他的绳子给解开了。我转过身去,看到刘水跌坐在地上,手正好压在了刀尖那,鲜血一滴滴落在地板上。

  我心里莫名一痛,望着刘水,她抬头委屈的望着我,那眼神,那神情让我感觉都要窒息了!我别过脸去不看她,说:“你要是想引我过来,让别人对付我,大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我是不想见你,但你若开口,我一定会来,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引我过来?”

  刘水摇摇头,潸然泪下,嘴里一直说着她没有的话,我冷笑着说没有的话,就放我走啊,她能做到吗?

  这时,十几个人走进来,这些人将我们团团围住,李海生站在最中间,身边跟着一个光头老人,他看到刘水倒在地上,眼神喷火,怒瞪着我说:“王阳,我要杀了你!”

  说着他就去扶刘水,刘水却把他的手给甩开了,不仅如此,还用那带血的手狠狠甩了他一耳光。

  这一耳光,让李海生彻底懵了,我也有些惊讶,不明白刘水到底为啥要这么做。

  李海生反应过来之后,并没有生气,而是皱眉问刘水为什么要打他,是怪他来的太晚吗?

  刘水瞪着眼睛冲他吼道:“你以为是刘雯雯通知我过来的,就能撇清你的关系?你以为我不知道今天的事是你和刘雯雯联手制造出来的?我说过,我最恨的人就是刘雯雯,你却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她合作,李海生,我真是看错你了!”

  GH酷ut匠网MB首-o发a◇

  听到这话,我彻底的愣住了。刘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脑子迅速的转了起来,然后我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那女人口中的刘小姐根本不是指“刘水”,她指的是“刘雯雯”,而她之所以喊“刘小姐”,根本就是在故意引导我,为的是让我误会刘水。

  而今天的事,是刘雯雯和李海生联手做出来的,刘雯雯负责把刘水叫过来,李海生负责给我打电话,谎称刘水被我给绑了,让我误以为是刘洋做的,情急之下冲过来,正好看到刘水在刘洋身边,顺理成章的误会她,就在这时,李海生冲进来英雄救美,同时把我除掉。

  这样一来,他和刘雯雯除掉了我这个眼中钉,他还能获得刘水的芳心,而刘水很可能从此以后对我失望透顶,在我死后把我彻底遗忘。

  这可真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难怪李海生愿意和刘水的仇人合作。

  想到这里,我内疚的看着刘水,她的伤口还在流血,我心一揪揪的痛,是我太蠢了,也是我对她太不信任了,才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

  我想,刘水刚才拿匕首是想给刘洋解开绳子,可我偏偏在这种时候走了进来……

  看着泪流满面的刘水,我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李海生脸色阴沉,嘴硬的说他怎么可能跟刘雯雯合作?他刚得到刘水消失的消息,可是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来的。

  刘水冷冷一笑,问李海生当真觉得她是那种好哄骗的人?他是不是忘了她的身份?

  一句话,让李海生沉默了。

  刘水站起来,说金碧辉煌是刘雯雯的产业,虽然刘雯雯这个幕后老板做的隐秘,但她刘水自然有手段能查的出来。而且顶楼是除了刘雯雯之外,谁也不能进来的地方,这一层没有楼梯不说,电梯还要刷卡,他们这么多人从电梯出来,难不成是抢的电梯卡?

  李海生大概没想到刘水对金碧辉煌如此了解,顿时哑口无言。

  老实说我的惊讶不比李海生差,虽说早就知道刘水身份不一般,背后站着一个比王老爷子还要厉害的大人物,但我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能把刘雯雯这么隐蔽的事都给调查的一清二楚。

  刘水看着我,让我先走,我心里内疚,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就算这次是我误解了她,以前的那些事总不是误解吧?我们两人之间的隔阂已经太深,深到了无法弥合的地步,所以这一次就是解释了道歉了,也于事无补。

  想到这里,我心里闷闷的不舒服,我避开她的目光,转身要走,李海生却上前将我拦住了,冷声说不准走。

  刘水也一脸严肃的说:“放他走!”

  李海生沉着张脸,刘水望着他,问他难道想让王老爷子知道这件事?他攥着拳头,问刘水为什么要帮我?如果刘水不帮我,他杀了我,王老爷子也只当他是为了救我,就算生气,但他是为了保护她的,王老爷子也只能无奈的份,可是,她为啥要帮我?

  我愣了,这是几个意思?李海生的意思是,在王老爷子眼中我还不如刘水重要吗?我好歹是那老头的外孙啊,怎么会比不上刘水?

  随即我就觉得好笑,外孙又如何?王老爷子压根就不在乎我吧?要不然知道李海生要杀我,他怎么会让李海生活着,还活的这么有滋有味的?看来,阿强那一枪是白挨了。

  我的心彻底冷了下来,对李海生说他要真要我的命,可以大大方方的来取,何必用这么卑劣的手段?

  李海生冷笑着说:“我卑劣?王阳,你以为要不是你有一个好外公,有一个好姐姐,有孙心悦有刘水保护,我会出此下策,你能活到今天吗?”

  我没说话,因为他说的是事实。刘水这时说了句够了,让李海生别说了,还说今天他要是动我一下,她就让他付出代价。

  刘水的威胁管用了,李海生虽然不甘心,但还是颓然的放下拳头,低下了头。我深深地看了一眼刘水,跟薛清说:“我们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刘水说等等,我转过身去,就听她对李海生说:“电梯卡。”

  李海生愤怒的将卡掏出来交给她,她要拿,李海生问她自己哪里比不上我?我心突突的跳,就听刘水温柔如水的说:“你哪里都比不上他,在我眼里,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永远都是。”

  这话让我的眼圈不由的一红,我低头走进电梯,不敢抬头看他,在电梯门关闭的那一刹那,我抬头起,看到刘水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眼神中写满了柔情。恍惚中,我还以为那个过去的刘水回来了,可电梯门观赏之后,我才清醒过来。

  回不去了,我们回不去了,现在的刘水也回不去了……

  我感觉眼睛干干的,涩涩的,低垂着头没精打采的。

  出了金碧辉煌,我打开车门让薛清上车,等他们上车以后,有什么突然抵在了我的后脑勺,我缓缓转过身去,就见一个男人笑的奸诈,说:“表少爷,大少爷叫你过去谈谈心。”

  我一怔,沉声说:“是王一鸣?”

  那男人微眯起眼睛,对车里的薛清说:“我知道你厉害,但我也不是菜鸟,所以为了你主子的命,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说完,他抓着我的脖子往后拖,一辆车疾驰而来,就在薛清下车追上来的时候,那人把我一把推到了车上,自己也跳了上去。

  车猛地发动起来,我一个不稳跌坐在那,被人用枪抵住脑门,此时,我脑子里想起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王一鸣,可真是一只大螳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