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冲到二楼的时候,正好听到一声惊叫声,是男人的声音,我的心瞬间凉了,因为我听得出,这声音是刘明的声音,而且很像他那个的声音。

  我朝着声音的来源处冲去,这时,我听到刘明喊了句“你这个贱-人”,顿时怒火中烧,一脚踹开房门,就见孙心悦被孙夫人用一张椅子压着,孙心悦狼狈的躺在地上,孙夫人则面色狰狞。

  刘明捂着自己的胳膊,赤红着双眼,一副勃然大怒的样子。见我来了,他和孙夫人面露惊讶,随即满面慌乱,我咬牙切齿的冲过去,一脚把孙夫人给踹翻在地,将椅子踢开,将孙心悦给扶起来,只见她额头上满是鲜血,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她见我来,似乎松了口气,跟我说幸好我来了。

  我将椅子扶起来,让她坐好,一把抓住要逃走的刘明,将他狠狠往地上一摔,对他一阵拳打脚踢,然后拿出刀子,直接朝他的裆部刺去。

  刘明吓得连忙用手去挡,他的手上有一道很深的牙印,应该是孙心悦刚才发狠咬的,一想到他刚才想用这只手对孙心悦干坏事,我就气的要发狂,我直接刺穿了他的手,把他的命-根子给刺穿了,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要不是楼下的音乐放的震天响,肯定会把人给招上来的。

  我恶狠狠的瞪着刘明,说是他自找的,今晚,我就要杀了他!刘明怕了,开始哀求我放了他,说他再也不敢了,还说是孙夫人的主意。

  孙夫人吓得瑟瑟发抖,但她以为我不敢杀了刘明,就在那喊说我有种就动手啊,被刘明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我抬起匕首就要去刺刘明,孙心悦却说:“王阳,不要这么便宜了他……”

  孙心悦的声音很小,听起来有气无力的,我一阵心疼,她什么时候这么惨过了?而这一切都拜她妈和刘明所赐!

  想到这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走到孙心悦身边,问她要怎么做,她让我把这两人的衣服扒光了,让他们俩躺一起去。孙夫人的脸白了,喊道:“孙心悦,我可是你妈啊!”

  孙心悦冷冷地说:“这时候想起你是我妈了?设计让别的男人强奸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得我是你女儿?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了。”

  我朝孙夫人走去,她连连后退,让我别过来,还说再过来她就喊人了,我扯了刘明的袜子塞到她的嘴里,把她的衣服-扒-光,然后把面色痛苦的刘明提起来,解了他的裤子,把他丢到孙夫人的身上。

  孙夫人挣扎着要爬起来,我让刘明把孙夫人压好,做出正在干那事儿的动作,如果表演的不到位,我就把他给杀了。

  刘明知道我是真的发起狠来要杀人了,顿时不敢反抗,忍着痛开始在孙夫人的身上动起来,孙夫人嗷嗷的哭,一边哭一边求我放了她,可能她骨子里天生放荡吧,明明是哭着求放过的表情,但拍下来就跟太欢喜在求饶似的。

  我拍视频的时候,看到孙心悦别过脸去不愿看这一幕,我知道她虽然对孙夫人彻底失望,但好歹念着孙夫人的身份,没对付她,还愿意给她钱,可没想到她已经退让到了这一步,孙夫人竟然还这么狠心对她。

  酷b匠r网G…首u发l

  这样的妈妈,如何让人不怒,不恨?

  录完视频,孙心悦让我把手机给她,她拿过手机之后,将视频传给了一个人。我问她接下来怎么办?是把刘明解决了还是?孙心悦说在这里杀人,就算我有靠山,如果刘家想找事,处理起来也会很麻烦,刘明的命,今天先留着!

  我当然知道孙心悦说的有道理,所以就憋着一口气,走过去把那两个人打晕,然后把她抱起来说那我们走,说完我还把孙夫人的衣服什么的都给撕了,这下子孙夫人就是醒了也没法出去。

  离开房间以后,我来到楼道的床前,将孙心悦交给薛清,然后翻身跳到一楼,下去之后,我让薛清把孙心悦给我扔下来,他将孙心悦扔给我,我瞬间将她稳稳接住,她的双手勾住我的脖子,虚弱的将头靠在我的怀里,我说:“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孙心悦闭上眼睛,我抱着她往外冲,路过一楼落地窗前时,看到视频里正在播放孙佳宁和刘明在浴缸里奋战的香-艳视频,全场哗然,孙佳宁的尖叫声隔得多远都能听到,我准备走,孙心悦却说:“等着看。”

  有孙心悦的话,我于是继续在那看,黎家四叔气急败坏的拿着一根棍子朝孙佳宁砸去,孙家家主脸色铁青,气呼呼的上去要打孙佳宁,而其他人依然在津津有味的盯着视频看。

  这时,视频瞬间跳转到另一个画面里,画面中,刘明正压在孙夫人的身上,因为拍摄角度的关系,大家看不到他们两个并没有真的做,都以为她俩干的热火朝天,这下精彩了,孙家家主直接给气晕过去了,孙佳宁则彻底的傻眼了。

  孙心悦冷冷一笑,说:“这下子孙家颜面尽失,再也不会有人愿意跟他们家交好,仲渊该出手了。”

  也就是说接下来仲渊会对付孙家?我寻思孙家这次算是彻底完了。

  看完好戏,我开车带孙心悦去医院,路上,她疲惫不堪的睡去,看着她的倦容,和脸上未干的血迹,心里依旧充满了愤怒。如果不是我警惕,如果我晚去一点点……我难以想象这个高傲的女人会遭受什么样的事情!

  我原以为孙心悦无懈可击,可这一刻我才发现她也是个女人,也有弱点,她不是无所不能的,她也需要一个男人为她撑腰。

  我给裴清雅打去电话,小声问她孙家别墅怎么样了,她说乱成一锅粥,大家已经找到了孙夫人和刘明,两人还晕着呢,清醒过来的孙家主说要杀了这对奸夫淫妇。

  末了,裴清雅问我:“阳阳,这事儿是你干的是吗?”

  我说是,她问我为什么?就算要对付这两个人也不该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我看着一脸狼狈的孙心悦,咬牙切齿的说:“因为他们伤害了我重要的人,我忍不了。”

  我忍不了,在看到裴清雅那副模样的时候,我恨不得将那两个人碎尸万段,千刀万剐,我忍不了,在裴清雅别过脸去一眼都不想看孙夫人的时候,我恨不得将那两个人剁了喂狗。

  孙心悦,她不是他们能欺负的女人!

  裴清雅沉默片刻,说:“我知道了,这件事你只当不知道就好,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我听到这话,心声歉意,说:“清雅姐,谢谢你。”

  裴清雅轻轻一笑,说:“我还是喜欢听你喊我‘漂亮姐姐’,好了,你忙吧,我去找云岚。”

  挂掉电话,车已经开到了医院,我将车停好,抱着裴清雅下车,她在我怀里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定定的望着我,我问她看什么呢,她声音很轻,却像重锤一样一下下打着我的心,她说:“看可以让我依靠的男人有多帅。”

  我冲她笑着说肯定是天下无敌的帅。

  孙心悦嗯了一声,闭眼不语。

  有薛清的帮忙,医院这边的手续很快就办好了,孙心悦被推进了抢救室。一个小时后,医生说孙心悦已经没事了,但累的睡着了。

  我问医生她是怎么回事,医生皱了皱眉,说:“她被人下了药。”

  虽然早就有猜到,但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明明记得她没有喝刘明递给的酒。医生这时又说了,他说孙心悦中的这个药并不是吃的,而是具有挥发性的,通过空气传播的药粉,他们初步鉴定这些药粉是那个玉镯上的。

  这下我彻底明白了,攥着拳头,在心里暗骂孙夫人不是人!她肯定知道孙心悦不会喝刘明的酒,所以才会出这一招,妈的,我真想弄死她!

  医生说除了中了这个药之外,孙心悦的额头还有一道疤,应该是旧疤,疤痕上面有很大一块青紫,他怀疑是有人用棒子啥击打在原本的伤口上,让那本就还没完全愈合得伤疤破裂流血。

  只是听着我都觉得疼,我跟医生道了谢,跟着孙心悦转移到了病房去,等护士给孙心悦处理好伤口,我坐在她的身边,下定决心给阿强那个朋友打去了电话。

  其实我并没有打算找那个人,因为我对阿强还不是百分百的信任,只是现在我不得不求助于他了。

  手机很快接通了,不等我说话,手机那头传来一道慵懒的男声,问我终于肯给他打电话了?

  我愣了下,问他知道我是谁?他说知道啊,阿强都跟他说过了,还说我可能不会打给他,而我一旦打给他,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完了问我要他干嘛?

  我想了想,说杀人的勾当他做吗?那人沉默片刻,笑了声,说:“做。”

  我说那就好,我要两条命,一条刘明的,一条孙家主母的。

  原以为那人顾忌这两人的身份会犹豫,没想到他爽快的说了句没问题,说最多一天之内,他就给我消息。

  挂了电话,孙心悦已经醒了,我问她是不是被我给吵醒了?她摇摇头,目光温柔的看着我,说其实我不需要为了她联系这个人,这种事,她可以自己来。

  我说:“我说过要保护好你的,这一次,就让我来吧,让我好好保护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感谢解封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