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裴清雅,刘水,我们三个注定只是三条平行线,所以她们注定是我的朱砂痣,抹不去,却也得不到。

  孙心悦垂下眼帘,抿了一口酒,说:“能做你心口的朱砂痣也不错,至少你会记住她们一辈子。”

  我笑了笑没说话,薛清冲我点了点头,表示事情已经解决了,然后就躲进了角落里,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压根不会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孙心悦看了下手机,说她的人给她发来短信,说薛清把我那把枪当成了狙击枪,隔了一座楼的距离就把那人干掉了,不光如此,他还发现了这些人没发现的另一个伏击者并迅速出手干掉,她的人用真正的怪物来形容薛清。

  我说漂亮姐姐给我准备的人,自然不是寻常人物。孙心悦看着我,我问她看什么呢?她摇摇头,说她不知道该说我知足常乐还是死鸭子嘴硬。

  我问孙心悦什么意思,她没说话,我也就没再问,而是转移话题,说这大家族就是有意思,孙家跟叶云岚闹得那么僵,叶云岚竟然还来参加订婚宴,真是好大的心。

  孙心悦说叶云岚是黎家请来的,孙家估计还不知道,黎家其实已经成为叶云岚的盟友了,这次黎家答应让黎四叔娶孙佳宁,恐怕就是叶云岚的意思。

  听到这我兴奋的不行,说她的意思是,孙家被叶云岚给坑了?如果孙家知道孙佳宁嫁给黎家四叔,压根改变不了他们的处境,他们估计得气死。更可笑的是,听孙心悦的意思,孙佳宁这次是自己求嫁的。

  老实说,我已经急不可耐的想看看孙家人知道这事儿之后的反应了,他们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这时,孙夫人从人群中走来,身边还跟着刘明,两人有说有笑的,亲如母子,我真的很佩服孙夫人,自己女儿都被这个禽兽给糟蹋了,竟然还能跟刘明谈笑风生,我都怀疑她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肮脏的屁-眼交易了。

  孙夫人走过来,直接无视了我,对孙心悦说:“悦悦,刘明来找你道歉了。”

  刘明笑眯眯的说是啊,说以前都是他不对,他真的很后悔,希望孙心悦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了他,还说他以后再也不敢对她痴心妄想了。

  孙心悦说道歉就不必了,让他滚远点,不要再在她的面前出现就行。

  刘明到底是个无赖,都被孙心悦这么侮辱了竟然还能笑出来,贱兮兮的说不行呀,他三叔说了,必须让孙家原谅他,不然他没法回去。说完,他冲一个服务员招了招手,服务员端着放着酒水果汁的盘子走过来,刘明说如果孙心悦肯喝下他的道歉酒,他立马就走人。

  孙心悦理都没理他,我看着他递过来的酒,冷笑着喊了另一个服务生来,从盘子上取下一杯酒,说:“你的酒我们家悦悦可不敢喝。”

  刘明贼兮兮的笑着,满不在乎的说喝我手上的这杯也行,反正他是来道歉的。我寻思这小子的样子,并不像是计谋没得逞的样子啊,难道说我们猜错了?他并没有在酒里动手脚?

  喝孙心悦对视一眼,她为了摆脱眼前这个傻逼,接过我手里的酒喝了下去,刘明满意的也将酒一干而尽,喝完就干净利落的说:“那我不打扰二位了,我先走了。”

  老实说看他这么果决,我都有点不习惯了,我小声问孙心悦什么情况?这小子该不会真放弃了吧?

  孙心悦没说话,孙夫人倒是很不见外的坐到了孙心悦的身边,温和的说:“心悦,刘明是真心悔改了,你可能不知道,刘老爷子前几天不是去世了吗?临死前老家主留了遗嘱,让刘家排行老三的刘兵接任家主之位。刘兵知道刘明惹了你,就让刘明来‘负荆请罪’,还让刘明以后别骚扰你,不然就把他从刘家赶出去,他现在可一点都不敢造次。”

  是这样么?我和孙心悦对视一眼,她说刘兵是刘雯雯的爸爸,还说刘家家主的葬礼还没结束,除了刘明,应该不会有人来这里,而且刘明应该很快就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只是刘雯雯没来,我有点遗憾,否则就算不能杀了她,我也得毁了她那张脸。

  孙夫人这时“啊呀”叫了一声,问孙心悦头上的疤是怎么回事?我心下一沉,看向孙心悦的额头,她额头的疤痕已经专门找人掩盖过了,但依然能看到,一想到这块疤将永远的留在她的身上,我就涌现出满满的内疚。

  孙心悦冷冷的说不用她管,还问她外婆的东西带了没?孙夫人叹了口气,说母女哪有隔夜的仇,孙心悦实在是太冷了。一边说着,她一边从包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孙心悦要去拿,她有些不舍的说:“这可是值钱的东西,按理来说应该由我这个女儿来继承,而不是由你这个外孙女继承的。而且我这段时间手头紧……”

  敢情是要孙心悦拿钱买呀!我气的直翻白眼,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本来就是孙心悦的外婆留给她的东西,孙夫人竟然要自己的女儿花钱买,有这么贪财厚脸皮的妈吗?

  孙心悦二话不说,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洋洋洒洒填上五百万,丢给孙夫人说:“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多的钱,东西给我,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孙夫人接过支票,笑的跟朵花似的,将东西交给了孙心悦,然后说她还要去看孙佳宁,就不陪我们了,说完就屁颠屁颠的跑掉了。

  等她走了以后,我说:“幸好你下定决心和她断绝了母女关系,不然她这个吸血鬼还不知道得坑你多少钱呢?”

  孙心悦看着我说:“这还要谢谢你。”

  我摇摇头,看着她头上那道疤,说回去以后我一定找最好的医生,帮她把这道疤去了,谁知道她摇摇头,很平静的说不用了,留着也挺好,也算是一个见证了。

  我没好气的说见证啥?见证她差点被撞死?孙心悦竟然冲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低头打开了盒子。

  ;{酷《L匠√网d首发

  盒子里放着一只通透清亮的玉镯,我不懂玉,但也知道这货绝对不是凡品,否则孙心悦也不会给孙夫人开出五百万的支票了。

  孙心悦将玉镯拿出来,细细地摸着,静静的打量着,眼神无比的温柔,那是我从未见到过的目光,我想如果哪个男人被她用这种目光望着,纵使铁石心肠也会被打动的。

  孙心悦将玉镯戴在手上,然后她就接到林佩思的电话,得知林佩思突然接到一项任务,不仅要立刻执行,还得把留给她的人也带去,她立刻说没事,这边有我和薛清,而且她自己也能保护自己。

  我忙给刘洋打了个电话,他说他去不了了,呆在酒店打游戏呢,我让他注意安全,他哈哈大笑着说没事儿,他就呆在房间里,绝对不出门。

  挂了电话,孙心悦问我很担心刘洋?我点了点头,说林佩思这任务来的实在太巧了,我怕有人故意支开她,想对刘洋下手。

  我在京都的仇敌可不少,而且他们一个个都对我知根知底,比我都还了解我,保不齐会对我身边的人下手。

  孙心悦说既然担心的话,我们就回去吧,何况那边有郑斯宇坐阵,不会出身么问题的。

  想想也是,我说她不是还有计划吗?好戏没看完,我们就这么走了,她甘心?她坦率的说不甘心,因为她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想到她的计划,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她迟迟不动手,该不会早就料到了刘明和孙佳宁不可能结婚吧?孙心悦说我总算还没笨死,我佩服的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傲娇的吐出两个字:直觉。

  这时,宾客都到齐了,孙佳宁和黎家四叔站在搭建的台子上,一个主持人在那声情并茂的说着客气话,无非都是一些什么天生一对之类的话,把孙佳宁说的脸都红了,黎家四叔则很猥琐的催促那个人快点,说他还要办正事儿,那猥琐的样子让大家非常尴尬,因为啥正事儿大家可谓心知肚明。

  黎家家主走上台,哈哈大笑着说他四弟太心急了,还说今天最感谢的是他们家的座上宾叶云岚能来,说黎家和叶家永世交好,一句话,差点让孙家主把一口老血给喷出来。

  孙夫人气急败坏的说:“不对,你们不是说愿意帮我们……”她还没说完,就被孙家主捂住嘴巴拉着坐了下来,否则,她要是当着众人的面,说处要和黎家合伙对付叶家,那他们孙家相当于当众对叶云岚,以及与他达成同盟的家族宣战了,孙家哪里敢这么做?

  看到孙加家主那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心里爽得要死,这叫啥?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孙夫人气呼呼的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孙心悦收到一条短信,脸色骤变,她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镯,眉宇间带了几分恼怒,让我在这等着,她去去就来,然后就上了二楼。

  我在下面等着,可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孙心悦,心里没来由的开始慌了,立刻前往二楼,谁知道楼梯口却有人把我拦住了,这更验证了我的猜测,我喊了声薛清,他走过来将那几个人干翻在地,我立刻朝二楼冲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俺们这边有个地方又是冰雹又是龙卷风的,死伤了好多,晚上打雷下雨,吓得我都提心吊胆的,咬着牙把一章给写出来了,本宝宝要躲起来了。唉,愿世界再无天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