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张被我深深烙印在脑海里,注定永远忘不掉的脸,这一刻,我的心窒息了。

  刘水。

  一别一个多月,没想到我们在京都碰面了。此时她穿着一身红色旗袍,盘着长发,头上簪着一根梅花簪,画着精致的妆容,漂亮的好像即将出嫁的新娘。

  她和孙心悦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气质,前者清冷高贵如牡丹,后者美艳妖娆似红莲,所以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瞬间夺去了整个别墅的风采。

  只是我听不到别人的惊叹声,也看不到别人艳羡或是嫉妒的目光,满眼里都是这个还没有跟我说分手,我们却已经断了情缘的女人。

  刘水看着我,目光复杂,嘴唇微动,她的身边,李海生面色冷峻,目光阴冷的上下打量着我,我知道他现在肯定恨不得把我给杀了,当然,我也是!

  孙佳宁那傻逼见我盯着刘水看,嘲弄的说:“哎呀姐姐,你这个小男友好好-色的样子,怎么老盯着我海生哥哥的女朋友看啊?人家可和那些二手货不一样,是原装正品,他可配不上。”

  她说完,刘水的脸色微变,李海生皱眉怒骂了一句“闭嘴”,把孙佳宁给吓了一跳,我看了一眼刘水,拉着孙欣悦的手说走吧。

  和孙心悦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坐好,我问她要吃什么,我去给她拿,她说两杯酒,我让她等一下。跟服务员要了两杯酒,又拿了些甜点,我刚要走,转身就看到李海生站在我的身后不远处,薛清则站在我的身后,目光不善的看着他。

  李海生望着我说:“王阳,看不出来,你可真是好手段。”

  我知道他指的是孙心悦和阿强联手栽赃嫁祸给他的事儿,他肯定以为我才是幕后黑手,我冷冷一笑,说跟他比起来,我的手段实在不算什么。

  说完我就要走,李海生让我站住,说他有句话要跟我说,那就是刘水是他的,这辈子都只会是他的,让我别再痴心妄想,否则,就是老爷子不同意,他也有很多种方法把我弄死。

  我冷冷一笑说:“那个女人不是已经跟你在一起了么?你紧张做什么?放心,我对那种骗子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还有,不管你会不会弄死我,我都要告诉你,我会弄死你。”

  李海生没说话,我转身就走,薛清站在我的身后,小声说:“有狙击手。”

  我浑身一震,四下里看了看,问他在哪,他说在外面,让我放心,我和孙心悦在的那个地方,狙击手射不到,他让我务必呆在那里一会儿,直到他回来。

  我知道他是要去解决那个狙击手,等我回到孙心悦身边时,偷偷摸出怀里的枪,交到薛清的手上,说:“万事小心,速战速决。”

  薛清点了点头,将枪放进口袋里,转身就走。等他走了以后,孙心悦才说:“你其实不用让他去,保护我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们会解决他。”

  我笑了笑说:“那就通知保护你的人按兵不动,因为我想看看薛清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孙心悦说好,然后朝不远处看了一眼,问我就不打算跟那个女人说话?我说不打算,她问我为什么?明明睡着了的时候还在喊她的名字,不问清楚了,我会甘心吗?

  我说说得好像我问了她就会说一样,她不会说的,所以我也不会去浪费口舌。说到这里,我喝了口酒,说:“何况李海生那个人那么小气,我要是跟她说话,根本就是在给她找麻烦。”

  孙心悦微微挑眉,说原来我为刘水考虑的这么周到,只可惜刘水不会知道的。我说她不需要知道。

  如果她知道,就会知道我还是在乎她的,还在为她考虑,在她眼中,我就还是那个可以被她揉扁搓圆的王阳,我不要,不要输给她,不要输给所谓的爱情。

  见孙心悦冷着张脸不再说话,我拿了块糕点给她,说好了,别聊这些不开心的了,来尝尝这块糕点。

  孙心悦不理我,我说:“哎呀这块糕点长得跟悦姐一样好看,肯定很好吃,悦姐不吃的话,那我就吃了哦。”

  我作势要把糕点放进嘴里,孙心悦一把夺了过去,狠狠瞪了我一眼,说不准在吃糕点的时候想起她,说完就开始吃糕点。

  她的嘴边沾了点奶油,我说别动,她问我怎么了,我将她嘴边的奶油抹掉,把手指放在舌头上舔了舔,她脸颊微红,我笑嘻嘻的说真好吃。

  更2…新最快6=上》k酷‘匠?网'

  孙心悦狠狠瞪了我一眼,说了句找死,然后用高高的鞋跟踩在了我的脚面上,我疼的嗷嗷叫,孙心悦这才满意的收回脚,然后看了我身后一眼,低头喝酒。

  我转过身去,就见刘水正站在那里,虽然早就已经想好了要用一张冷漠的脸面对她,可当对上那双深邃的水眸时,我的眼睛还是有些移不开。

  刘水先低下头,拿着酒杯摇摇晃晃的来到不远处的落地窗前喝酒,我四下里看了一眼,发现李海生正被好几个人围着,估计在谈什么正事吧,不过他的眼睛一直朝这边瞄,似乎生怕我去见刘水。

  孙心悦突然说:“你女朋友……”

  我立刻说:“前女友。”

  孙心悦挑了挑眉,说:“你前女友站的位置很特别。”

  我问她怎么说,她说如果我从这里出去,那个狙击枪手接到命令要开枪的话,那么她正好挡住了那个狙击手的视线,狙击手根本无从下手。说完,孙心悦说她是准备为我挡枪。

  听到这话我却一点也不激动,而是冷笑着说,所以刘水一定知道狙击手的存在,也知道要杀我的是李海生,但她没有阻止李海生,而是选择用这种方式‘保护’我,这真心还真让我感动。

  孙心悦微微皱眉,问我是不是觉得刘水是故意的?她是在寻找机会让我再次信任她?我没说话,孙心悦突然说:“我很好奇,究竟发生了多让你伤心的事,才让那么容易相信别人的你对自己最深爱的人充满了不信任。”

  我想起过去的事情,只觉得心像被放在烧烤炉上正反面轮番煎烤一般,疼的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孙心悦不再多问,过了一会儿,她说:“你的漂亮姐姐来了。”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裴清雅和叶云岚如众星捧月般的走了进来,裴清雅今天编了头发,画着淡淡的妆,穿着一条藕荷色的抹胸裙,整个人依然如往日那般端庄高贵。

  她和叶云岚看上去依然那么登对,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来,眼底似乎没有别人,直到看到我,裴清雅面露惊讶,随即和叶云岚走过来,我笑着喊了声“姐”,然后冲叶云岚点了点头,算作是打招呼。

  裴清雅和孙心悦打了声咋呼,故作生气的说:“阳阳,你怎么来京都了也不告诉我?你眼里真是一点我这个姐姐都没有了。”

  我摸了摸头说我这不没来得及联系她么?裴清雅笑了笑,也不计较我这蹩脚的借口,跟孙心悦说我在上海麻烦她照顾了,孙心悦的态度冷冰冰的,说:“你不用谢我,要谢也是这小子谢我。”

  看得出来孙心悦对裴清雅并没多少好感,不过她一向对任何人都是这个态度,刘洋说过,裴清雅也就在我面前才有点鲜活气,在别人面前跟死人没啥区别。

  裴清雅也不介意,叶云岚这时说他过去见几个人,裴清雅点了点头,他走以后,她来到我身边坐下,温柔的说:“阳阳,你以后来京都一定要告诉我,我好找人保护你。”

  在裴清雅的眼中,我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需要她保护的孩子,只是以前的我听到这话会感动,现在的我只是有些无奈的说我长大了。

  裴清雅眼神一黯,说是哦,她都忘记了,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她保护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这时,薛清回来了,我看到她,对裴清雅说:“薛清的事儿,谢谢漂亮姐姐。”

  她摇摇头,说她能为我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这时,叶云岚喊她过去,她歉意的笑了笑,起身朝叶云岚走去。

  过了一会儿,孙心悦突然说道:“别看了,她都走了。”

  我心下一沉,忙收回目光,孙心悦说:“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朵白玫瑰,一朵红玫瑰,一个是蚊子血,一个是朱砂痣,她们两个,哪个是你的朱砂痣?”

  我说都是。

  因为我跟她们都不会有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