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郑斯宇真的同意跟我们回上海,而且他是冲着小黑去的,我问他跟小黑什么关系?他说是很好的兄弟。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孙心悦说行了,以后说话的机会多得是,先离开这里吧,然后就让郑斯宇去收拾东西。

  郑斯宇在收拾东西前先去见了仲渊,看得出来他对仲渊还是挺敬畏的。

  我见孙心悦冷着张脸,问她这是怎么了?呆在这里就这么让她不舒服?她没说话,但我看得出来她很难受。

  我记得上官武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她曾打电话向仲渊求助,没想到仲渊竟然不管她,我想那时候的她肯定有种被人抛弃的感觉,也许仲渊并不知道,他那天的放任和不管不顾,其实是将孙心悦的骄傲踩在脚下。

  不管仲渊有什么理由,不管他之前说的话是真是假,孙心悦是他的女儿,他纵容别人欺负她却不给她撑腰,他这个父亲就太残忍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孙心悦,想了想,我问她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去逛街?孙心悦看起来兴趣索然,我说逛街吧,正好去挑身好看的晚礼服,我希望她今晚穿着我送给她的晚礼服,好气死那群傻逼。

  孙心悦挑了挑眉,说她看上的衣服很贵的,我说没事儿,我刚拿到梦之声这几个月的分红,怎么也够给她买条裙子的,她挑了挑眉,没说话,但我知道她这是同意了。

  很快,郑斯宇背着一个包走出了房间,我问孙心悦他很厉害吗?不然她怎么会亲自来跑一趟?孙心悦说比不上薛清,但和小黑不相上下,而且练习的也是徐家拳。

  我说看来他和徐家挺有渊源的。

  说话的空档,郑斯宇已经来到了我们面前,孙心悦说了句走吧,就率先离开了这个不大的四合院,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转过头去,就看到仲渊正站在那个房间的窗户前朝我们这里望,他没有看我没有看我身后的郑斯宇,只是盯着门看,我知道他是在看已经离开的孙心悦。

  这对父女看着还挺像当初的我爸和我的,想起这个,我抬头望了望天,有些难受。

  回去的路上,孙心悦为了方便我问问题,破例让郑斯宇坐她的车,哦对了,我们坐着的两台车都是林佩思给配的,这女人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其实是个细心的家伙。

  经过和郑斯宇的交流,我知道他在五岁的时候被人贩子拐卖,每天被鞭打被逼着去街头祈祷,七岁那年遇到了小黑,小小年纪的小黑生猛的厉害,把他从人贩子手中给救了出来,把他带回了家。

  郑斯宇被带到徐家之后,贾成真夫妇俩视他如己出,他体质弱,他们就锻炼他的体质,还让他练习徐家拳,为的是以后出去不被人欺负。只可惜好景不长,两年以后,徐家经历家变,贾成真一家四口失踪,其他人全部惨死。

  那天留在徐家的郑斯宇有幸躲过一劫,没敢跟任何人说,开始了流浪的生活,那些年,小小年纪的他不知道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白眼,最后寻找小黑无果,他只能作罢。

  郑斯宇说他这么多年以来,每天都坚持练习徐家拳,也每天做体能训练,在一家地下拳场打出了名头,但不知怎的,有人知道了他的存在,他三番四次遭人追杀,最后重伤,被仲渊给救了下来,从此留在那个四合院里照顾仲渊。

  我看了一眼副驾驶座的孙心悦,问她仲渊到底是干嘛的?他救下郑斯宇容易,但要阻止其他人继续报复难,显然他做到了这一点,而且从之前的情况来看,他跟王老爷子似乎也能平等对话,可这样的存在,却在京都默默无名,这太奇怪了。

  孙心悦说:“他和王老爷子他们不一样,他天生就该呆在黑暗里,一辈子无法重见天日。”

  虽然她这话没有明说仲渊是什么身份,但我大概已经猜到了,他应该是道上的人物,和上官桀差不多,但比上官桀黑的彻底一些。我忍不住八卦的问:“那你妈知不知道你爸还活着呀?”

  老实说我真的很想看看那两位见面的情形。

  孙心悦摇摇头,冷着脸说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她肯定已经想尽办法想弄死仲渊了。说完,她面露鄙夷,说不过现在她已经没那个能耐了,仲渊,可不再是以前的仲渊了。

  见孙心悦不高兴,我不再提那两个人,透过后视镜,我见郑斯宇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想了想说:“小黑他一定还记着你呢,可是他家里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他得了自闭症,而且那时候他们肯定也以为你已经死了,才没去找你。”

  郑斯宇担心的说:“清风他得了自闭症?”

  我点了点头,就把小黑现在的情况都给他说了,郑斯宇说没想到小黑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前的他可是活泼可爱的很,还说在徐家的那两年,他时常会受到徐家其他小朋友的欺负,都是小黑给他打抱不平,保护他的。

  我说:“小黑是个很好的人。”

  郑斯宇点了点头,说:“是啊,不然我也不会找了他十几年都不放弃了,对了,你能告诉我小黑他为什么会跟着你,又为什么会突然走吗?”

  我想既然他是小黑的好兄弟,而且现在也是我的人了,就没打算隐瞒,毫无保留的把事情都讲给他听,得知是刘水带着我去找的小黑,郑斯宇当下就说刘水应该就是瑶姐。

  瑶姐,指的自然是刘瑶。

  我问郑斯宇还记得多少关于刘瑶的事儿,他说记得的很多,因为刘瑶隔三差五的就会跟她的父母一起来徐家,她说过只有呆在徐家的时候才会觉得快乐。

  也就是说,刘水在刘家过得不快乐?难道她打小就在刘家不受宠?这时,郑斯宇跟我说了一件让我很吃惊的事儿,他说:“瑶姐肯定没跟你说过,她爸当时是刘家家主的私生子,在刘家受了不少白眼,但他人很优秀,又有徐家的帮助,在徐家家主那很受宠,瑶姐也跟着受宠,但那边的人都不喜欢她,她在刘家没有朋友。”

  真没想到刘水的父亲竟然是私生子……

  孙心悦这时说道:“刘家的老家主为人有魄力有手腕,但他的几个儿女不成气候,没一个上得了台面的,刘家的大少爷更是手段卑劣,善妒又善变,是个十足的小人,深受他人的诟病。也许那个私生子没死的话,刘家家主之位会是他的。现在,老家主死了,刘家鸡飞狗跳,实在悲哀。”

  这一句话无疑给我开了一扇门,想到无缘无故惨遭杀害的徐家,我心里有了一个大胆而可怕的猜测:灭门惨案很可能是刘老家主的儿子做的,而且很可能就是那个大少爷做的,因为他应该是继承家主之位的人,但刘水父亲的出现威胁到了他的地位……

  这个猜测虽然大胆了一点,毕竟他当时只是个大少爷,应该没那个能耐和胆量对付徐家,但如果有人给他撑腰……

  想到这里我一阵头疼,大宅门里的是非多,有些人的心在利益的驱动下已经彻底的黑了,根本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我问孙心悦当年的事情好查吗?她说难,说完看了我一眼,问我怎么对徐家的事儿这么感兴趣?难不成我想为徐家报仇?还是说我想为刘水报仇?

  我心下一沉,感觉自己隐藏极好的东西被孙心悦给一眼看穿了,我说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他们的过去,那样的话,也许我就能找到刘水背后那个人是谁了,刘水背后那个人也是把我害成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我恨他,我一定要找到他,把他给碎尸万段了!

  说到最后我激动的一踩油门,差点把车给开飞出去,孙心悦没怪我,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她会帮我的。

  简单的六个字,让我的心里不由一暖,只是一想到曾经有个人也这么对我说过,我只觉得心里酸酸的。

  短短两年,物是人非。不,也许变的那个是我,而刘水一直都没变过,她一直都只是把我当成任务而已,愿意委身于我,不过是为了扣住我的心,方便掌控我而已……

  B酷6}匠网永P0久C…免,费看{C小k说`@

  开车回到酒店,林佩思已经等在了门口,脸色很难看,我以为她大姨妈来了,下车以后才知道她为啥脸色不好:孙佳宁和孙夫人这两只臭虫竟然来酒店了!

  两人一看到我和孙心悦,脸上的表情就跟吃了屎一样,孙佳宁冷笑着说:“姐姐,你怎么把这家伙也带到我们这来了?我的订婚宴可不许他进啊,那么寒酸的,我怕被人笑话。”

  孙心悦冷冷的说:“有我就有他,没他就没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昨晚码字开始出现驴头不对马嘴的情况,实在是困极了,脑子转不动了,我就寻思补一觉继续写,谁知道一觉直接睡到我家娃嗷嗷哭醒,已经没时间了,加上宝宝这两天闹得厉害,我实在是太累了,倒头继续睡,今早起来赶紧码字,这是昨晚的,待会儿还有一章是今早的,么么哒,谢谢各位的支持和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