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哀怨的想着孙心悦瞒着我的事儿,林佩思就一把抓住我的衣领,不满的问我见到她怎么跟一副死了娘似的表情?她就那么不讨人喜欢?

  我忙说哪能啊,就是太高兴了才忘了跟思思姐打招呼。

  林佩思放开我,说孙心悦的脑症荡应该还没好,要我小心照顾着,如果这次孙心悦有丝毫的闪失,她就让我身体的某个部位交代在这里。

  这女人总是语出惊人,我都习惯了,我说她不说我也知道,这次如果孙家和刘家不长眼睛想害孙心悦的话,我会让他们死的很难看。

  林佩思说这还差不多,说完就搂着孙心悦,说要为她接风,两人朝机场外走,我刚要跟上,林佩思带来的那群面无表情的男人就直接把她们两个围住,大有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势。

  我抽了抽嘴角,寻思这林佩思到底啥来头?我记得上官武之前喊她小姨,但她说自己跟他还有他妈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难道说,林佩思是上官桀的小姨?但看她和孙心悦的关系不像啊。

  想不明白,我干脆不想,跟着他们到了酒店,蹭了顿饭,我们就回酒店休息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将负重绑好,就开始在酒店里跑步,出门就遇到孙心悦,她穿着一身短款运动装,扎着一个丸子头,素面朝天,却依旧难掩天生丽质,一丁点也看不出她已经三十几岁了。

  她穿的运动装很修身,纤腰细腿一览无余,引得出门的几个男人顿时投来狼性的目光,我瞪了那几个人一眼,问孙心悦去晨跑?她点了点头,我说那正好,一起的。在众人惊艳和嫉妒的目光中,我和孙心悦走出酒店大门,开始在那跑步。

  跑道一半的时候,我才发现薛清和刘洋远远地跟着,跑完之后,我找了块僻静的地儿打起了太极,孙心悦在一旁看着,看了一会儿开始指点我哪里打得不够好,然后跟我一起打起来。

  不得不说打太极时的孙心悦真的美极了,身上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气息,混合着三十多岁熟-女特有的韵味,说不出的撩人心弦,也难怪有一对牲口围在不远处,假装晨练,实则往这边偷瞄了。

  练完之后,我给孙心悦递了一块毛巾,笑嘻嘻的说:“你觉不觉得酒店好多人晨练啊?不过这群人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只在我们家花容月貌的悦姐身上。”

  孙心悦说一大早就这么嘴甜,说吧,到底有啥事要求她。我说我只是想夸夸她而已,咋就有事相求了?在她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孙心悦斩钉截铁的说是,我那个郁闷啊,我说她太漂亮了我就想忍不住夸两句,她问我就这么简单?我说当然啦。

  孙心悦没说话,眉梢微微上挑,看脸色似乎挺开心的。这时,林佩思打电话给她,说是约我们吃午饭,我忍不住问她就那么闲?孙心悦说她没有任务的时候就是很闲的那种,她身份特殊,且有特别的权力,跟其他的同行比是要自在一些。

  我问她林佩思是军-人?她点了点头说是,是特种兵,而且是最厉害的那批里面的人物,还说我上大学的时候,林佩思会在我上学的地方留下,我有些意外的看着孙心悦,说:“为啥?为了我能进去她的队伍里?”

  wF最$新Q$章R节\上*酷@匠Q4网*“

  孙心悦点了点头说是,我摸了摸鼻子说是她的意思吧?她没有否认,我说其实她不需要做这些,就算不去林佩思那也没事,我又不走那条路。

  孙心悦微微皱眉,说让我进去自有她的道理,我以后就明白了。听了这话我也就不再多问,她说去吃早饭吧,吃完以后她带我去见个人。

  我问她见谁?她说她背后的人,难道我不好奇她背后的是谁吗?我当然好奇了,我一直都很好奇,只是孙心悦不说,我也就没问。这时,孙心悦让我做好心理准备,看她一脸严肃的样子,我感觉她跟要带我去见阎王似的,不由紧张了几分。

  吃过早饭,我和孙心悦一车,刘洋和薛清一车,我们一同前往孙心悦背后那个人的居住地。

  我原以为那样的大人物会住在什么豪华别墅里,没想到的是,孙心悦却带我来到一个陈旧味道很浓的四合院里,我们刚进去,我就感受到好几道不善的目光朝我们投来,然后,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就跟路人甲一样存在的男人走过来,说:“大小姐,我们老爷说过了,不见外人。”

  这人喊孙心悦大小姐,让我心里更加好奇这人是谁。孙心悦说:“王阳不是外人,你就这么跟他说。”

  那人看了我一眼,转身去了院子正中间那间屋子,没一会儿,那人说老爷让我们进去,孙心悦让我待会儿机灵点,然后就带我进了那间看起来很寻常却注定不一般的房子。

  房间里的灯光很暗,里面收拾的也很简单,一张桌子,一张床,一张藤椅,还有一套茶具,除此之外就是堆放的满满当当的书。

  藤椅在慢悠悠的晃着,虽说背对着我们,但我仍然能看到有个人躺在上面。那人说了句“来啦”,声音很低沉喑哑,听不出年龄来。

  孙心悦说:“我今天带王阳过来,是来告诉你一声,不管你同不同意,这次我都会站在王阳这边。”

  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突然朝我扔了个东西,我赶紧朝一旁躲去,那东西擦着我的胳膊深深地扎进了水泥地里:那东西是支飞镖。

  我还没说话,孙心悦就挡在我的身前,沉声说看来今天是没得谈了,幸好她也没打算好好跟他谈,她走了。那男的有些生气的说:“小悦!你不要惹怒我!”

  孙心悦没说话,但也没继续往前走,她不走我自然也不敢离开,只是更加疑惑那男人是谁。这时,那男人站起身来,转过脸来,他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长得很英俊,五官和孙心悦长得很像,尤其是那双冷冰冰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难道是孙心悦她哥?

  那男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望着孙心悦说:“你不就是怪我没有拦着上官武,任由他对付这小子么?哼,这天下没有做父亲的,希望自己的女儿看上一个无用之人,比起他,我宁愿选择上官武那小子做女婿。”

  他的一句话差点让我吐血,看他样子明明很年轻,原来竟然是孙心悦的老爸。孙心悦脸色不好的说:“装什么慈父?仲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的什么心思,你不就是想我嫁给上官武,然后和上官家建立关系么?”

  原来孙心悦的父亲叫仲渊,只是我就奇怪了,既然她的父亲健在,她为啥不公开这件事并把自己的姓改回来?不过看他们父女俩的关系似乎也不是很好。

  想到这,我有些心疼孙心悦,妈妈一点不爱她,要是爸爸也不爱她,她可就太惨了。

  仲渊说:“你这么觉得我也没办法,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我真想攀附谁,那人绝对不是上官家,我也不会反对你跟这个毛头小子交往。”

  这话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如果他真要攀附谁,肯定会在我和上官武之间选我,为啥?因为我是王老爷子的外孙?

  孙心悦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说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他不也依然把我当成无用之人?仲渊脸色微微尴尬,说那时候他是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我竖着耳朵听,他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说既然来了,就多留几天,她上次来京都都没来看他,这次就多陪陪他吧。

  孙心悦说:“我很忙。”

  看来仲渊还是在意孙心悦的,但她对这个父亲似乎有很深的成见。

  仲渊皱眉说:“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孙心悦直接转移话题,说:“我想带走郑斯宇。”

  仲渊依旧皱着眉,说原来这才是她来这的目的,孙心悦问他给不给?他说不是他不给,而是郑斯宇根本就不会离开。

  谁知孙心悦露出一抹狡黠的笑,说那可不一定,说完就让我跟她走,我看了一眼仲渊,冲他点了点头,就跟孙心悦出去了。

  院子里,之前说话的那个青年正在打水洗菜,孙心悦直接走过去,说:“王阳,打一套徐家拳法。”

  我虽然不明白为啥,但还是照做了,等我打完拳法的时候,才发现那个青年正目光火热的盯着我,那眼神盯的我心里发毛,卧槽,他不会看上我的菊花了吧?

  青年这时问我:“你认识清风?”

  清风?我立刻意识到他说的是徐清风,也就是小黑,我点了点头说认识,他激动的问我小黑在哪?我情绪有些低落,无奈的说我不知道,这时,孙心悦拉着我说:“他不知道,但徐清风一定会回来,因为王阳是他最好的兄弟。郑斯宇,你愿意跟我们去上海吗?”

  原来这个青年就是郑斯宇,他犹豫片刻,说愿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