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太激动了,所以我喊的声音特别大,孙心悦外面一干守门的保镖顿时惊悚的转过脸来,被孙心悦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孙心悦冷着脸看着我,看的我浑身冷飕飕的,我忙捂住嘴巴,说了声对不起,我太惊讶了才会那么大声。

  孙心悦冷冷的说昨晚我是亲了她,但喊的是另一个人的名字。我当然知道,因为在我想起接吻的事儿之后,就已经把那些事儿都想起来了,那时候,我喊的是刘水。

  这下子,我总算明白早上孙心悦的脾气为啥那么差了,我想她没把我给杀死还真是脾气够好。

  我内疚的看着孙心悦,说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孙心悦不说话,我忙说她要是觉得我占了她的便宜,她可以把便宜占回来,真的。

  说完我就嘟起了嘴巴,孙心悦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滚蛋。我只好拿出绝招,跟她说我去做晚饭,问她想吃啥?她不理我,我说天这么热,要不咱开空调吃火锅吧?肯定特爽。

  孙心悦饶有兴致的问我还有这种吃法?我哈哈一笑,说她没这么吃过?她摇摇头,我说那我就带她领略一下这种吃法的快意之处。

  很快,我做好了火锅,端到客厅,打开空调,将温度调低,摆好菜,孙心悦这才好奇的走进来。我说我第一次做火锅底料,土豆炖肉的,让她尝尝好吃不?

  孙心悦吃了一口,挑了挑眉,继续吃了起来,我知道她喜欢吃,看着她小口小口斯斯文文吃东西的样子,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觉得如果能这么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吃一辈子的东西也挺幸福的。

  这个想法吓了我一跳,而这时,孙心悦说现在她才发现,她活了小半辈子,很多寻常的事儿都没经历过,竟然有种虚晃度日的感觉。

  我笑着说:“没事儿,以后我会带你去经历所有你没经历过的有趣的事儿,让你像一个普通的女人那样,去感受那些寻常却又温暖的东西。

  孙心悦眼眸低垂,筷子反复拨弄着碗里的肉,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淡如清风的笑,说她倒是挺期待的。

  我看着她绝美的侧脸,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孙心悦这时抬眼看着我,说可惜了,她不是那个陪我看风景的女人,这种话,我还是等找到那个住在我心里的女人,去跟她说去吧。

  我没有说话,心里塞塞的,跟被人关进一个密闭的漆黑的空间里似的。

  原本兴致极高的一顿饭突然间就少了些热闹和生气,我和孙心悦各自吃着,因为天气炎热,即使开着空调,我俩也依然满头大汗,我看向孙心悦,只见她俏脸微红,从额头到鼻尖再到那漂亮的锁骨,都挂着一层薄汗。

  只是这层薄汗非但没有影响到孙心悦的美,反而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动人,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一时间都忘了之前的事儿。

  孙心悦的眉头越皱越深,突然抬头看我,我赶紧低下头扒碗里的菜,她突然问我:“后天你有时间么?”

  后天,后天不就我生日么?我狐疑的看了一眼孙心悦,寻思她该不会是要给我过生日吧?想到这,心里还挺激动的,我乐滋滋的说有时间啊,孙心悦说那好,陪她去一趟京都。

  我有些诧异的问她去京都干嘛,她的眼神冷了冷,说孙家邀请她去参加孙佳宁的订婚仪式。我顿时有些失望,寻思原来她是真有事儿要办,跟我生日没半毛钱关系。我说哦,孙佳宁是要跟刘明订婚?

  一想到这俩傻逼竟然在我生日那天订婚,我就跟吃了屎一样难受。孙心悦却摇摇头说不是,孙佳宁是和黎家四叔订婚。

  X看!T正/版g章节上L5酷匠网US

  黎家?我疑惑的看向孙心悦,她给我解释说黎家是京都十大家族排行第七的家族,黎家四叔今年都四十五了,双腿残废,脑子还有点问题,孙家看来是没办法了,竟然把孙佳宁许给了这种人。

  我一阵恶寒,说孙佳宁竟然也同意了?孙心悦说不同意又怎样?大家族的人,就算再受宠,如果威胁到家族的利益也会被家族抛弃,孙佳宁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她是不会让自己被孙家抛弃的,所以只能忍着委屈嫁给这个黎家四叔。

  我八卦的问那刘明呢?他就白白上了孙佳宁?孙心悦低头抿了一口水,说本来两人生米煮成熟饭,孙家没办法,就让孙佳宁抓住刘明,谁知道我那天在酒吧揭了孙佳宁的底,刘明就不肯娶她了,嫌她脏,就连刘家其他人也是这个态度,两家关系因此闹得很僵。

  孙家得罪了刘家,又得罪了叶家,必须寻求新的合作伙伴才能在京都立足,这才选择了黎家。

  听了这话我猛翻白眼,说刘明那个傻逼,都不知道上了多少个女人了,到头来竟然还好意思嫌弃孙佳宁不是-处,这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

  说到这里,我看了一眼眉头紧皱的孙心悦,寻思刘明如果真是这样的,那对孙心悦还是真爱咯?我呸!我竟然有这种想法,脑子肯定是进屎了,那个刘明估计就是想得到孙心悦,等上完了就随便丢弃,就象是对待孙佳宁一样。

  想到这里,我真想立刻就把刘明给弄死。

  孙心悦很精辟的总结刘明:“渣男就是矫情。”

  我忍不住笑了,说不过孙家怎么会给她发邀请函呢?该不会又是黄鼠狼拜年,没安好心吧?

  孙心悦冷冷的说:“只是傍上黎家四叔的大腿,孙家觉得远远不够,所以他们还想继续努力一把,看看能不能把我送给刘明。”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愤怒的说:“草,他们敢!谁敢再打你的主意,我让他们死!”

  孙心悦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说我说的是真的,等去京都我证明给她看。她说到了京都,我只需要负责站在她的身边就好了,她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还说她很享受这个过程,这次去京都,她会让孙家彻底的,永远的抬不起头来。

  我看着孙心悦,知道她是真的恨透了孙家,我说:“对,孙家不会有好下场的!”

  吃过饭,我就离开了孙心悦家,带着薛清回到了汤臣一品。

  刘洋今天和宋剑他们通宵唱歌,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回到房间以后,将杨媛媛给我的生日礼物打开,结果发现里面竟然是好几条男士内裤,我看了一下,大小刚好。

  哎呀我去,看来杨媛媛对我的尺寸很了解呀,后来我一想,店里都会根据身高体重推荐内裤的,只是她一个小姑娘去买男士内裤,也不嫌尴尬。

  练习了一会儿太极,又打了一套小黑留下来的拳法,做了些负重练习,直到深夜,我才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掏出抄写的上官桀的随笔,在那看了起来。看着看着,我就想到了孙心悦,想起那晚上我将她搂入怀里,吻上她香甜的唇的感觉,那时候她其实身体僵硬,我若稍微清醒一些,就能察觉到,只可惜我那时候睡意正浓……

  想到这我就觉得可惜,哎,好不容易亲到了孙女王,我却没有好好珍惜和把握这次机会,简直太可惜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来之后看到刘洋正跟着薛清在阳台上练拳,薛清正在那指点他。我匆匆刷了个牙洗了把脸,将负重的东西在身上固定好就出去跑步,然后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打太极,打完太极,我又开始练习那套拳法,等我都做完了,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回到汤臣一品,刚进去,薛清就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王阳你最好先专攻一项,等熟练了太极,再考虑练习徐家拳的事儿,因为徐家拳最看重的是力量,你现在的力量还撑不起这套拳法,打出来也不比花拳绣腿好不了多少。”

  原来薛清一直都有在关注我,我寻思他说的话肯定是实话,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薛清说以后他会指点我,依照我的领悟能力,应该会进步很快。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笑着说那就麻烦清哥了。

  ……

  一晃两天过去了,今晚是我和孙心悦去京都的日子,阿强知道之后,给了我一个手机号,说我到了京都可以给这人打电话,我说这是烽火?他摇摇头,说这是和王老爷子没关系的人,可以说是个无赖,但必要的时候很管用。

  我点头说知道了,阿强让我一下飞机就给这人打电话,看他郑重的样子,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原因,就答应下来。

  带着薛清,刘洋,我和孙心悦出发前往京都,飞机上,我和孙心悦坐在一起,刘洋和薛清坐在一起,我问孙心悦李勇怎么没跟来?她说李勇还在病床上躺着呢,我说那也不能一个人去京都啊,她斜睨我一眼,说:“这不是有你在吗?”

  听到这,我顿时有种强大的使命感,说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好她的,她闭着眼睛没说话,可我总觉得她好像在偷笑。

  下了飞机,我们刚出机场,就看到林佩思带着一群人过来接机,林佩思还穿着军-装,英姿飒爽的样子迷倒了好多小青年,她一过来就搂住孙心悦说:“哎呀悦悦,你总算过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等等……林佩思不是在上海的嘛?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孙心悦说:“佩思前两天刚被调到京都这边。”

  我郁闷了,敢情她是找了林佩思当保镖,之前说那话是逗我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