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不透刘水,从阿强的话中,我意识到原来其他人也都看不透刘水,她从未真实的展现过自己,她就像是一抹挥散不去的烟雾,永远让人猜不透。

  从医院出来以后,我心情很低落,给刘洋打了个电话,我让他明天再搬过来,因为我今晚不在。挂了电话,我开车去了孙心悦的别墅。

  大半夜的,李勇看到我来,脸色惊讶,问我干啥来了?我咧嘴一笑,说来还东西的,还让他放心,我不上二楼,就借一楼的沙发睡一会儿。

  李勇说好吧,然后看了一眼我身后的薛清,问我这又是谁?生面孔。我说是保镖,让他有时间帮我试探一下薛清的实力。李勇来了兴趣,说别等到有时间了,咱直接现在吧。

  薛清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那我陪兄弟练练。”

  我饶有兴致的搬来一张板凳准备看戏,不过李勇说在这里打会吵到孙心悦休息,要把薛清带到其他的地方,我懒得跟过去,就跑客厅沙发上呆着了。

  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翘着二郎腿在那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感觉有人给我盖被子,抬手抓住一只嫩滑纤细的小手,喊了声“刘水”,将这人拖进怀里,闭着眼睛胡乱在她的脸上亲了亲,然后满足的睡去。

  睡梦里,刘水坐在床边上,正含笑看着我,喊我“阳阳”,说她回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是被一巴掌扇醒的,一睁开眼我就看到孙心悦冷冰冰的站在我面前,让我起来。

  我抹了把脸,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在沙发上睡着了,看了看身上的毯子,我说悦姐对我真好,还给我盖毯子。

  孙心悦冷着脸说不是她盖的,我说那是谁啊,她冷冷的说了句不知道。

  我好奇的看着孙心悦,问她怎么了?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啊,脾气好大。孙心悦没理我,我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问她怎么没在床上躺着呢?赶紧的去躺着,我做好饭给她端上去,她只是冷眼看着我,搞的我都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梦游爬上她的床了,不然她看起来也太不对劲了吧?

  孙心悦让我赶紧滚蛋,说她不想看到我。这下我急了,说姑奶奶,我咋惹你了你倒是说啊,你不说,光冲我发脾气,我忐忑的很,就这么回去了,我得好几天吃不下饭。

  孙心悦冷着张脸不说话,我赶紧的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食材,好做早饭。简单做了几个小菜,熬了一锅南瓜粥,我兴冲冲的把饭菜端出去,就看到孙心悦正在那里看杂志。

  我说开饭了,她点了点头,说我可以滚了,我说不是吧?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一大早上,连口饭都不赏给我就要赶我走,孙女王你这也太残酷了。

  孙心悦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我忙改口喊了声“悦姐”,然后给她装了碗南瓜粥,让她尝尝好吃不,孙心悦喝了一口,准备拿筷子夹菜,我忙拿起筷子说悦姐想吃啥?我来给您夹。

  孙心悦白了我一眼,问我什么时候改行做太监了,赶紧坐好了吃饭。我笑嘻嘻的把筷子还她,坐下之后,问她怎么心情不好?她头也不抬的说昨晚被条狗给啃了。

  我一惊,忙问她没事吧?被狗咬了得打狂犬疫苗,这个李勇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连条狗都看不住呢?

  我说完,孙心悦却破天荒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个似笑非笑的神情,搞的我莫名其妙的,我问她是不是被狗给咬傻了?孙心悦只说了两个字:“吃饭!”

  我依然很担心,问她真不用去医院看看?她说不用,只是擦破了点皮而已,我还要说什么,她突然转移话题,问我昨晚过来做什么的?

  我于是把阿强决定跟着我的事情说了出来,孙心悦说:“想好了?你确定能再次信任他吗?”

  我笑了,说完全信任他很难,我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我相信她。在整个上海,我最相信的就是她孙心悦。

  这话自然是客套话,因为我最相信的是刘洋,说这话不过是想逗眼前的美人一笑,谁知道孙心悦听了之后,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觉得无趣,说我来这还有一件事。

  说着我就从口袋里把上官桀的那本随笔交给了孙心悦,笑眯眯的说:“里面该记住的东西,我都记住了。”

  孙心悦接过本子,我说“谢谢”,她没理我,我总觉得自己是不是惹她了,可又想不起来自己哪里惹她了。

  这时,孙心悦让我以后半夜别过来,她家不是酒店,我说可在她这睡,我觉得安心,比睡我家都安心。

  孙心悦突然说:“我家里可没有你惦记的人,也不是你能睡的地方!”说完她把筷子一摔就上楼了,这脾气大的莫名其妙,我一阵无语,摸出包里的新手机,对着正在上楼的她说:“我说过要送你一个新手机的,哝,手机在这,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扔河里去。”

  孙心悦停下来看了我一眼,转身继续上楼去了。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最后觉得她肯定是来大姨妈了,否则脾气怎么这么火爆呢。

  出了大厅,我就看到薛清蹲在那,我走过去以后,才发现他在数蚂蚁,我说哥们,这么无聊?薛清一本正经的说他在锻炼自己的注意力,还问我要不要跟着一起数,说裴清雅说了,要他把他的所学都教给我。

  我说算了,回头我数毛爷爷锻炼注意力去。说完,我四下里看了看,说咋没见着李勇啊?薛清头也不抬的说:“昨天下手有点狠,他肋骨断了两根,躺着去了。”

  我惊愕的看着风轻云淡的薛清,寻思李勇的实力我是知道的,虽说干不过小黑,但跟阿强他们比可不相上下,这种水平,竟然被他敲断两根肋骨,可见他有多厉害。

  重点是,他们说好了只是切磋,薛清却下手这么狠,这不科学啊。我问薛清:“你是不是……故意的?”

  薛清反问我一句:“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解释了一下,他略有些尴尬的说:“我说了也许你不相信,不过,我的力道有时候大的我自己都控制不住。”

  我擦,又来了个天生神力?

  薛清似乎知道我在说什么,他说他跟徐家的人不一样,他是因为经常跟人玩命,才养成了下手重的习惯,还说他已经在控制了,不然昨晚那个李勇可能已经进棺材了。

  这话让我倒吸一口冷气,我说看来以后不能随便让他出手了。

  李勇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还有,我严重怀疑孙心悦是因为这事儿生气的,毕竟李勇是她的爱将。妈蛋,这次真是被薛清给害惨了!

  (更5r新最dC快)上(|酷2匠T"网g

  回到家以后,没一会儿,刘洋就过来了,我于是跟他说了阿强的事儿,刘洋有些反感和排斥阿强,因为在他看来,阿强伤害了我,也就是他最好的朋友。

  我拍拍他的肩膀,他叹了口气,说算了,他其实也知道阿强对我不错,只是他以后会时刻盯着阿强的,省的那家伙搞什么幺蛾子。

  我笑了笑,说好啊,有他帮我盯着,我就放心了,还有杨川他们那边,他得帮我说好了,我既然决定接纳阿强,那么就会让他融入我这个集体,否则把他带过来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刘洋不情不愿的说了声知道了,然后问我今天有没有事?我说没有,他说那正好,他爸让他今天去看杨媛媛,一起去吧。

  我想了想说好,不过去之前,我想先去医院看看张阿姨。自从张恒走了之后,我每个一段时间都要去看看他妈,医生跟我说他妈的情况很好,最近更是有醒过来的迹象,我很高兴,我已经决定了,等他妈醒过来以后,我就把她当成亲妈一样赡养,这是我唯一能为张恒做的事儿了。

  看完张阿姨,又和刘洋去给杨媛媛买了点小礼物,差不多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们才到了杨媛媛打工的那家酒店。

  因为是吃饭时间,酒店的生意很好,我们进去的时候,看到老板娘正呵斥杨媛媛,让她走路别扭来扭去的狐媚人,杨媛媛红着眼睛躲到了角落里。

  这时,有人喊老板娘过去点菜,我看到老板鬼鬼祟祟的来到杨媛媛身边,伸手就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杨媛媛的脸色一惊,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老板,红着眼睛退了几步,我顿时怒火攻心,刚要过去,就听到一个服务员用上海话跟老板娘喊了句啥。老板娘顿时怒火中烧,冲过来就要打杨媛媛。

  我走过去,抬手抓住那老板娘的手,冷着脸说:“你老公不安分,你不收拾他,却要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活该你老公敢对你不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