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孙心悦说那个开枪打阿强的人是浪子,我彻底的懵逼了,我说不可能,浪子跟阿强的关系那么好,怎么可能开枪打他呢?难道说,王老爷子知道阿强一直都想跟我重归于好,所以让浪子除掉他?想到这,我有些慌了。

  不过……孙心悦怎么会知道?而且还一副很了解这件事情的样子?我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问孙心悦是不是有啥事儿瞒着我?

  孙心悦说我还不笨,其实这次伤人事件是她和任强联手策划的,为的就是栽赃嫁祸给上官武。她说任强是王老爷子看重的人,如果被上官武的人给伤了,王老爷子又知道上官武和李海生有交集,那么王老爷子一定会对李海生很失望,说白了,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打击李海生的势力和士气。

  我有些惊讶的问孙心悦是怎么知道李海生的事儿的?是阿强告诉她的?她摇摇头,说一早就知道,之前我不是拜托她帮我查是谁在我高考结束后要杀我的吗?她查到的就是李海生,而且她没想到自己刚得到准确的消息,李海生就再次动手了。

  孙心悦还说,李海生大概也怕暴露,所以这次用了另一种方式报复我,他知道上官武跟小黑交过手,就把小黑的哥哥,也就是徐来‘送’给上官武,但对王老爷子那边说的却是徐来背叛了他。

  李海生这一招明显就是想借刀杀人,上官武是聪明人,自然也能猜得到,但上官武压根不在乎是不是被利用了,反正他也没怎么把王家放在眼中。

  听了孙心悦的话,我算是理清了许多我理不清的事儿,只是让我耿耿于怀的是,孙心悦怎么会跟阿强合作的?据我所知,他们两个的关系并不好,而且在现在的我眼中,阿强就是个叛徒,孙心悦却是我极为在意的人,他们两个合作,却没告诉我,这让我心里不免有些不舒服。

  孙心悦望着我说:“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不过是永远的利益。在我看来,和任强合作能帮助到你,我很乐意帮他出谋划策。”

  孙心悦说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补充道:“毕竟帮你就是帮我自己。”她说完,前面的林佩思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想说什么,却被孙心悦一眼给瞪了回去。

  我说我都不知道他们两个想得这么深远,我还在想怎么给那个李海生添堵呢。孙心悦问我不气她瞒着我的事儿?我说不气,我这人虽然爱钻牛角尖,但是大道理还是懂的,我知道她是为我好。

  我很清楚孙心悦的为人,知道让她和自己讨厌的人合作是一件多艰难的事儿,所以比起她为我的付出,我心里那点不舒服算个屁。

  林佩思这时说道:“他有什么资格生气啊?再说了,你出这个主意,不也是为了帮他出口恶气?一想到那个浪子要打那个任强,我想他心里肯定难受极了,任强更惨,明知道你是想让他挨一枪,他也不得不同意你这个方案。”

  我有些意外地看向孙心悦,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想的这么深远,她瞪着林佩思说不说话没人把她当哑巴,林佩思吐了吐舌头,明明都一大把年纪了,看起来却依然那么俏皮可爱。

  孙心悦说如果做事只考虑眼前,那么一个人永远成不了大事,我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我寻思你们是老江湖了,跟你们比,我当然嫩得多了。

  不过这话我可不敢说,省的孙心悦觉得我是在说她老,拿小皮鞭抽我。

  我问孙心悦是怎么知道上官武会想跟我对打的?这种事不是红武拳场的人在操纵么,上官武怎么会有决定权?

  孙心悦脸色骤冷,说这是因为拳场出现了一个白眼狼,也就是说,红武拳场有人已经被上官武收买了。

  她说上次我原本应该和她安排的人过招,结果却是和徐来,她就知道有人不安分了,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假意相信对方的解释,让对方以为自己没有暴露,但其实她已经让人把那个叛徒给监视了起来,这也是为什么李勇会把我和阿强的号码牌换掉的原因,为的也是将计就计,一来让上官武伤害不到我,二来是让阿强在和上官武对打的时候被伤到,诬赖他这件事是他的手下干的,让他有理都说不清。

  听到这我忍不住想拍手叫好,上官武这次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件事能打击到那个傻逼李海生,这是我最乐意看到的。

  我说:“悦姐,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决定给你做好多好多的饭菜,来犒劳犒劳你。”

  林佩思连忙说她也要吃,都说抓住一个人的心首先得抓住一个人的胃,她倒要看看,我是怎么抓住孙心悦的胃的。

  孙心悦怨怪的看了她一眼,说她要是再这么胡说八道的,就再也不理她了,吓得她连忙保证不再开玩笑。

  我说:“悦姐,既然这边的事儿都解决了,你还是回医院吧,医生不是说你得静养观察么?”

  孙心悦说不需要,她有家庭医生,她回家疗养就好,还有,比赛我就别打了,反正拳场是我的,还说如果不是因为上官武和浪子他们过来横插一脚,以我的水平和毅力,闯进前三是没问题的,而这就是她的期许。

  我没和孙心悦客气,因为我深知这个女人最讨厌的就是客套,她的身份虽然复杂,但她的为人却很简单,讨厌的往死里整,喜欢的往死里帮,直率爽快的让人心生敬佩,因为在这种环境里挣扎生存的人,实在没几个有她这么纯粹。

  我说谢谢悦姐,悦姐放心,以后我一定把红武拳场发扬光大。我刚说完,林佩思就笑出声来,不屑的说:“臭小子,你就别说大话了,我实话告诉你吧,红武拳场之所以火爆,都是靠悦悦和上官桀的人气撑着,一旦他们知道了你是红武拳场的老板,那么生意得掉一半。”

  说完,她坏笑着说:“当然,如果大家知道你是悦悦的男人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孙心悦皱眉说:“林佩思,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林佩思撇撇嘴说知道了啦。

  老女人卖起萌来可真别有一番风味。

  孙心悦望着我说:“原本我打算不让外界知道你是红武拳场的主人,这是考虑到你准备偷偷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但现在情况有变,王家那边肯定已经知道了你的动作,刘家应该也会采取行动,所以,在这之前你必须做出点成就,让刘家和王家都不能再小看你。”顿了顿,她目光深深的望着我说:“王阳,我会让你尽快在上海立足。”

  孙心悦说她会尽快让我在上海立足,这让我心里激起了千层浪,莫名的开始激动起来,我说我会努力的,不会让她失望。

  孙心悦突然嫣然一笑,说道:“就算你成长的慢一点也无妨,我等得起。”

  我等得起。

  简单的四个字,却让我的心温暖如春,我呆呆的看着她那足以让人神魂颠倒的笑容,怔怔的说了声谢谢。

  林佩思这时很煞风景的问我俩聊完了没,说孙心悦该休息了,我忙说我得回拳场看看,让孙心悦先回家,明天晚上我再过去看她。

  孙心悦点了点头,我于是开门下车。

  …最M新#k章HJ节6F上酷f匠p网*+

  救护车这时已经来了,阿强此时正被人用担架抬着往救护车上放,我实在是不放心,就忍不住走了过去,阿强这时看到了我,冲我笑了笑,说:“我没事。”

  我口是心非的说:“你有没有事关我屁事?”说完我就走了,气的他身边的那群兄弟都想上来揍我。

  回到拳场,客人已经陆陆续续的在离开了,毕竟出了这种事儿,谁也不敢在拳场逗留,而两天的比赛都发生了一些事故,我估摸着决赛是不可能进行的了。

  刘洋他们见我回来,立刻围了上来我,关心的问我追到凶手了没,我说没有,刘洋说:“我很怀疑这个凶手是想对付王阳你的,幸好你换了号码牌。”

  我点头默认,并没打算跟他们说阿强他们的事儿,这件事,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危险。

  我说事情结束了,接下来的比赛也打不了了,兄弟们都回去休息吧。

  宋剑说休息个屁啊,今天他请客,梦之声一夜狂欢去。

  刘洋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说:“请客个屁,最后还不都是我和王阳买单?”

  一句话逗的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一起离开拳场,刚走没几步,一个男人突然拦住我的去路,我看着他,两米挤的身高,一身健硕的肌肉,凶狠的一张脸,一看就不是善茬。

  他上下打量我一眼,问道:“你是王阳?”

  我说是,宋剑他们立刻拦在我的身前,把我保护的好好的,这个男人看也不看他们,说:“我叫薛清,从今天开始负责保护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感谢一直以来解封的兄弟,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