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说完这些,没戴面具的阿强走上来,跟裁判说浪子认输,裁判还有些云里雾里,额了一声就表示我是胜者,只是场上并没有欢呼声,有的只是对我的愤怒和谩骂。

  事到如今我也不在乎了,走下台以后,我径直回到更衣室,把自己关在里面,狠狠的抽着烟,脑子里全是我爸死时的情形,可恶的浪子,为什么偏偏是在比赛里对上他,天知道我多想杀了他,多想!可我不能!

  门外传来敲门声,刘洋担心的问我没事儿吧?我说没事儿,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刘洋说兄弟们都听到我的话了,都说要去把浪子给宰了,结果在后面跟陈通政那群人起了冲突,都打起来了。

  我皱了皱眉,打开门就听到一阵嘈杂的争吵声,我和刘洋赶紧朝浪子他们的更衣室那看情况,结果看到杨川他们已经和陈通政他们打的不可开交。

  阿强在一旁低头抽烟,脸上写满了烦躁,浪子不见踪影。见我来了,阿强站起来喊了我一声,我看也没看他,说:“杨川,你们都给我停手。”

  杨川他们见我过来了,顿时住手,此时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对方也一样,陈通政恶狠狠的瞪着我,脸上被人用指甲划了一道,漂亮的脸瞬间花了,也难怪他会这么愤怒。

  而陈通政的脚下踩着阿宝,阿宝最爱留指甲,估计陈通政脸上的伤就是他弄的,他骂骂咧咧的让陈通政把脚拿开,说他是个伪娘,变-态,还骂他菊花被万人捅,气的陈通政说要割了他舌头。

  我走到他面前,说放了我兄弟。

  陈通政还想说什么,阿强冷冷喊了声他的名字,他不甘心的收回脚,说:“麻烦你看好你的狗,如果下次他再乱咬人,我就拔了他的舌头。”

  e^更新@}最s快o上Q)酷)P匠zs网K

  我把阿宝拉起来,说这是我兄弟,不是狗。或者说,在他的眼里,他是浪子和任强的狗,所以也这么看待我的兄弟?抱歉,我兄弟跟他不一样。

  说完这话,陈通政的脸色黑的厉害,我带着阿宝他们离开了更衣室,走出了地下拳场。宋剑问我怎么不早跟他们说这件事?说他们要是早点知道的话,早就给我报仇了。

  我看着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说:“我没事,大家放心吧。我和浪子之间的仇,我会亲自去报,大家就不要为我生气了,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真的,但报仇这事儿我想自己来。”

  大家都不说话了,一个个沉默着,看起来有些郁闷,我说好了,人这辈子总会走眼看错几个人渣,我承受得住,只是各位既然知道了我和阿强他们之间的矛盾,应该也清楚我和他们之间早晚有一天会对上,我也不跟大家客气,希望大家好好努力,到时候助我一臂之力。

  大家听了之后,都说那是肯定的,他们一定会帮我,总有一天,上海是我的,上海是我们的。

  事到如今,我也不需要隐瞒他们的存在,我想阿强他们也已经知道了我一直在发展自己的势力,只是不知道王老爷子会不会阻止我。

  一直在外面逗留到晚上十点,我们才返回赛场,准备进行第三轮比赛。这时,我看到林佩思出现在观众席上,而李勇给了我一面孙悟空面具,和一个跟我不一样的号码牌,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这是孙心悦的安排,让我老实照做就好了。

  听说是孙心悦的意思,我也就没多问,现在的我对孙心悦算是百分百的信任吧。接过号码牌,我说这号码牌怎么那么熟悉?

  刘洋蹦跶过来,看了一眼,说:“哦,这不是那个任强的号码牌么?我认得,不过这个面具不是他的。

  听说这个号码牌是任强的,我顿时有些不爽,心里或多或少的猜到些什么。

  比赛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第三轮剩下来不过三十个人,据我所知,阿强那边有十个,我这边有五个,六个,剩下的十四个,李勇说有七个是他们拳场最厉害的拳手,有七个则是上官武的人。

  因为最后一轮比赛,大家都穿着统一服饰,戴着面具,加上我怀疑李勇把所有的号码牌都给打乱了,所以我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这时,裁判喊了声十四号,又喊了声九号,我差点就要上去了,因为九号是我以前的号码牌,直到看到两个人走上去,我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九号了。

  看着九号,他此时戴着我那张面具,从外表看,他还真跟我差不多,不光是我,观众也以为那是我,齐声高呼“九号下台,九号滚蛋”,弄的我郁闷不已。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九号应该就是任强,那么,十四号是谁?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裁判喊了一声开始,两方瞬间如两头猛虎一般冲撞大了一起,开始了硬碰硬的打法。原本一片嘘声的观众席瞬间安静下来,因为大家已经看出来了,我这个“九号”根本就不是草包。

  赛场上,只见阿强和对手不断的出手攻击对方,快速的化解对方的招式,打的滴水不漏,难分高下,看的台下一片叫好声,就连我也被这场精彩的对决给迷住了。

  这场比赛一直打了半个小时,两人各自讨了一些便宜,却又无法完全的压制住对方,而两人的面具,也在打斗的时候掉落下来,我看着十四号的脸,冷冷一笑,十四号果然如我所料是上官武!

  看来孙心悦是知道上官武会跟我对上,所以把我和阿强的号码牌给换了,面具则给我换了个新的,为的自然是障眼法,而这事儿阿强必定是知道的,看样子,阿强是准备帮我解决上官武这个对手。

  我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一方面,我不想接受阿强的好意,另一方面,我有自知之明,知道如果是我跟上官武打的话,可能都没命从台上下来,所以我又有点感激阿强为我做的事儿,所以我很矛盾,也很想知道,阿强他明明都已经选择了另一条路,明明有自己的主人,为什么还要这么帮我?是出于内疚,还是真心?

  我不明白,也不想去深究,因为我怕自己再次被欺骗。

  这时,上官武似乎怒了,也因此而开始出现漏洞,阿强趁机开始攻击他,渐渐成为压制他的那一方,我知道这场比赛里,阿强将成为胜者,因为他已经掌握了比赛的节奏。

  看着阿强那干净利落的一招一式,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他的实力远比我见到的要强大的多。然而,就在比赛进入尾声都得时候,一发子弹突然朝着阿强射去,我心里一慌,喊道“小心”,阿强立刻朝一旁躲去,但子弹还是贯穿了他的肩膀。

  拳场瞬间炸开了锅,我转过身去,看到一道影子飞快的闪过,我想也不想,立刻朝那个人的地方追去,同时追过去的还有陈通政和李勇他们。

  我奔出拳场,刚要往前追,就听到一阵鸣笛声,我转过脸去,就见林佩思坐在车里冲我招了招手,我打开车门进去,意外的看到孙心悦坐在车上。

  我问孙心悦怎么来了,她淡淡地说:“来看比赛。”

  我也没多想,问她有没有看到一个人从拳场逃走,她点了点头,说看到了,我问她在哪,她笑了笑说:“别追了,那个人是浪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