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早就猜到了,但亲耳听到林佩思说孙心悦喜欢我,我还是忍不住感到惊讶。我指了指自己,很想知道就我这样的屌丝,到底哪里吸引了她,她那么厉害,怎么就会喜欢上我呢?

  林佩思看着我,说她知道我想问啥,这也是她不明白的地方,孙心悦都活了三十多岁了,怎么还会被我一个小屁孩子给迷住呢?除了上官桀,她可从没看到孙心悦对谁这么动过心。

  听到这话,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忐忑,在我的预期里,从没想过孙心悦会喜欢我,因为她是那样的特别和优秀,她跟我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我才赶大着胆子撩拨她,因为觉得她不会当真,所以才敢开玩笑,算是有恃无恐吧。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孙心悦竟然真的会……

  林佩思咬牙切齿的瞪着我,说跟我比起来,她宁愿孙心悦选择的是上官武,至少上官武有保护她的能力。说完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我虽然长得帅但也不至于祸国殃民呀,她至于这么死心塌地的喜欢我吗?

  我没说话,林佩思没好气的扇了我一巴掌,问我是不是哑巴?我苦笑着说:“大姐,你想让我说什么呀?”

  林佩思没好气的再次扇了我一巴掌,说:“谁让你喊我‘大姐’的,我是悦悦的大姐,可不是你大姐,你别想跟我拉近关系!”

  我郁闷的说:“阿姨……”

  还没说完她一巴掌就扇过来了,幸好这次我躲得快,她恨恨的用高跟鞋跟踩在我的脚上,我疼的直冒冷汗,她这才罢休,说道:“谁让你喊我阿姨的?把我给喊老了。”

  我:“……”得,孙心悦身边就没有一个正常人,尤其是正常的女人。

  这时,林佩思叼着烟问我怎么想的,我说什么怎么想的,她抬手又是一巴掌扇过来,我郁闷的抓着她的手腕,说哦:“阿姨,你是耳光狂魔啊?”

  林佩思看着我有些肿的脸,大概是不好意思了,轻咳一声,收回手,说问我打算怎么对孙心悦?

  这问题真是把我给难倒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说实话,要说我对孙心悦没动心,我还真不敢肯定,我承认我是喜欢她的,但是那种喜欢,远远比不上对刘水的感情浓烈。

  &¤酷eV匠@d网@正版`U首u发

  每个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只对一个女人动心,但是只能对一个女人负责,所以,我真的不敢保证和承诺什么,在我看来,我和孙心悦保持现在这种关系很好,属于友情之上,恋人未满吧。

  只是这话我不敢跟林佩思说,因为说了以后我怕她会把我给就地正法了,我说我还得考虑考虑,说完,林佩思就火了,气急败坏的说:“王阳,你也太不识抬举了吧?我家悦悦能看得上你是你八辈子的福气,你不感恩戴德,跟我说一辈子只对她好,一定要努力变强,成为配得上她的男人,却说你要考虑考虑?你要考虑考虑?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话的?

  我心虚的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孙心悦,所以才说要考虑考虑的。

  林佩思看着我说这才有自知之明,既然我知道,就应该明白我必须努力强大起来,才有资格站在孙心悦身边,而她家悦悦年纪大了,等不起了,我必须两年内把她娶回家!

  我愣住了,寻思我这边还在理我和孙心悦的关系,她那边怎么就给我决定了要娶孙心悦的?

  林佩思继续说道:“对了,之前我说的一年期限变了,半年,我只给你半年时间,半年以后你要是还没资格进我的小队,我就直接把你给杀了,省的我家悦悦不死心!”

  我草!这疯女人!我有些怒了,问林佩思不需要问孙心悦的意见么?她说不需要,因为她的意见就代表孙心悦的意见。我说没人能代表别人,我跟孙心悦之间的事情,我们两个会自己解决的,不需要她管。

  林佩思听到这话,直皱眉头,还想说什么,见李勇从病房出来,立刻闭上了嘴巴,李勇看了她一眼,又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阿强打来的。自从南通那天见面,我和阿强再也没有说过话,两人就像绝交了一样。当然,我俩比绝交还严重,我俩是彻底的决裂了。

  我本想把电话挂了,但一想到今晚他窜到台上,和小黑一起对付徐来的样子,我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那头,阿强有些意外的“喂”了一声,我问他有事?他说真没想到我肯接他的电话,还说他就在医院后花园,如果我有时间的话,他想见我一面。

  我说我没时间,阿强说他有东西要给我,我最终还是决定见他,因为我内心里很清楚,阿强他是不会害我的。

  到了后花园,远远地我就看到阿强坐在一张藤椅上,他穿着我们离开京都的时候,跟我一起买的一件黑色t恤,背影落寞。我心里突然一酸,走过去问他找我干嘛?

  阿强站起来说:“王阳,我来见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的。徐来,他是李海生的人。”

  我问他李海生是谁?他说是王老爷子最器重的义子,在王家,他的地位仅次于长孙王一鸣。

  原来是王家的人。只是,徐来怎么会和王家扯上关系?如果徐来也是王家的人,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小黑的父母都是王家的人,贾成真夫妇,还有刘水,都可能是王家的人?

  那小黑呢?我有点不敢继续想下去了,我说:“你要真想告诉我,就把事情一次性给我说清了,如果你只是想来卖关子,那么,对不起,我还有事,得先回去了。”

  阿强苦笑着说:“王阳,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我直言不讳的说讨厌,但凡和王家老头扯上关系的人,我都讨厌。阿强眉头紧皱,沉默片刻,他说:“刘水不是王老爷子的人。”

  我愣住了,随即冷笑一声,说都到这时候了,他竟然还撒这种谎,真把我当傻子了吗?

  阿强说他没有骗我,刘水身后的人,远比王老爷子要可怕,我应该警惕的是那个人,而不是王老爷子,因为王老爷子毕竟是我的外公。“我问阿强说够了没?说够了我就要走了,阿强问我不相信他?我耸了耸肩说不信,他深吸一口气,还想说什么,我说我不想再听了,我要走了。

  阿强一脸苦涩的看着我,将藤椅旁的一个袋子递给我,说里面有我需要的东西,我接过袋子,发现这玩意儿重的要死,打开来看,里面全部都是子弹,我说了声谢谢,也不跟他客气,转身就走了。在我眼里,他和浪子都欠我的,所以他为我做多少事,我都不会感动。这一次,我不会给自己原谅他们的机会。

  去他妈的兄弟情,去他妈的重情重义!

  我没有回孙心悦的病房,而是在一楼的走廊里坐了很久,第二天早上,我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孙心悦的病房。

  孙心悦已经醒了,林佩思正陪她说话,见我回来,林佩思冲孙心悦吐了吐舌头,说她还有事,就先走了,让我今天好好照顾孙心悦。

  等林佩思走以后,我问孙心悦想吃什么,我去给她买。孙心悦说:“昨晚林佩思那疯女人跟你说什么了?你说给我听听。”

  我大囧,支支吾吾的说没啥,瞥见孙心悦那张漂亮的脸蛋,我不由心里一虚,问她:“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孙心悦点了点头,一副很坦然的样子。我尴尬的咳嗽一声,说其实我……

  不等我说完,孙心悦就说:“王阳,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的确很对我的胃口,但我只是对你有些感兴趣而已,我的年纪,比你妈小不了多少,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你放心,我没那想法,就单纯把你当朋友而已。”

  听了孙心悦的话,我心里顿时不是滋味,我说:“朋友会为了保护我不顾一切的去送死?”

  说完,孙心悦愣住了,我自己也愣住了,孙心悦那么说,我应该感到开心才是,怎么感觉自己不光不开心,反而有些不高兴呢?

  孙心悦说:“我踩错刹车了行不行?”

  我郁闷的说这也行?她说当然行,因为她是孙心悦,无论感情的事儿还是其他的事儿,都是她做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