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完了正事,接下来的一顿饭吃的还算愉快。上官青锋这人看起来不好对付,其实很温和,很擅长找话题,我被他带着聊了那么久,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吃过饭后,我和上官青锋就准备离开,临走前,我将古剑送给他,说:“上官叔这次就不用跟我客气了,因为以后我们还得长期合作,这个就当是我想跟上官家合作的诚意吧。”

  上官青锋接过这把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送上官青锋离开之后,我将烟头丢地上狠狠一踩,吐出一圈烟雾,叹了口气,寻思总算是尘埃落定了下来,虽说要得到上官家的支持,还得等我把上官武给“干”掉,但至少可以确定,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不会对我下手,成为我的敌人。

  对现在的我而言,多一个朋友重要,少一个敌人也很重要。

  跟小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孙心悦就跟那个中年男人离开了,我亲昵的喊了声“悦姐”,那男人诧异的看着我,孙心悦理都没理我,喊了那人一声“李总”,说了声“合作愉快”,那人立刻谄媚的笑着回了句“合作愉快”,然后两人就分道扬镳。

  我拦住孙心悦的路,说:“悦姐,你生小的的气总得有个由头吧?小的哪里让你不满意了?你说出来,小的改还不行吗?”

  孙心悦冷眼看着我说:“滚开。”

  我嬉皮笑脸的说:“悦姐好大的脾气,让我猜猜,难道是你这几天找不到我,非常担心怀念,又特生气,因为我竟然不主动联系你,我说的是不是?”

  孙心悦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我太高看自己了,在她眼里我只是比陌生人好一些的存在而已,我就是一辈子不联系她,她都不会找我。

  我眼皮一跳,寻思不是吧,还真是因为这个生气的?这么看来,她还挺在乎我的……

  我笑着说:“那悦姐你可真够大方的,竟然会借给比陌生人好一点的家伙那么多钱。”

  孙心悦没好气的说她那是打发乞丐,我知道她说的是气话,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说这样啊,悦姐大方,上来就给乞丐这么多钱,那我这个乞丐岂不是就不用还钱了?说着我就把支票给掏了出来,说我在后面加几个零,搞他个几十亿,反正又不用还,悦姐觉得怎么样啊?

  孙心悦没好气的瞪着我,说真不要脸。

  我说悦姐你不就喜欢我这不要脸的样子么?要不然你哪里愿意跟我做朋友啊。

  孙心悦“呸”了声,说原以为我在南通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会有所改变,没想到我还是这么油腔滑调。

  我耸了耸肩,说我其实内心很忧伤,只不过想哄她开心才这么油腔滑调的,她不体会我的良苦用心也就算了,竟然还挖苦讽刺我,我的心呐,都碎成七八块咯。

  孙心悦见我装可怜,冷硬的表情总算缓和了一些,她让我别装了,问我怎么会跟上官青锋见面。

  我见她终于不闹脾气了,松了口气,看向面无表情的李勇,耸了耸肩说:“我为啥跟上官青锋见面,李勇不是都告诉你了么?”

  上官青锋刚走,小黑就指着店里的李勇,说出“偷听”两个字,所以孙心悦肯定对我这次的谈话内容了如指掌了。

  孙心悦挑了挑眉,问我该不会是知道李勇在偷听,才故意说那些话的吧?

  这下我真郁闷了,有种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感觉,无奈的说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要是她觉得我是那种人,我也没办法。

  孙心悦冷冷的盯着我,我郁闷的说看来她是真不相信我,好吧,就当我多管闲事好了,我走了。说完我就带着小黑上车了,孙心悦也没拦我,转身就上了车,把我给气的呀。

  这女人的脾气怎么这么难搞?要不是打不过她,我真想把她按在地上,再狠狠的揍她的屁股!

  车开到半路上,突然有人给我发来一条短信,我点开来看,只见上面写着:“今晚来我家做菜。”

  我将手机一扔,难得心情大好的哼了个小曲儿,看来孙心悦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呀。

  回到家,练了一下午的拳,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开车去菜市场买了各种新鲜的食材,然后朝孙心悦家进发。

  到那之后,按照老规矩,小黑被留在了外面,跟孙心悦的一群保镖喝风,我则提着菜直接进了厨房。孙心悦并不在客厅,我也没喊她,直接就开工了。

  忙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一顿大餐总算是做出来了,等我把最后一道菜从厨房端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孙心悦正坐在桌子前,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来的。

  看着坐在那看杂志的孙心悦,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她似乎刚洗过澡,头发半干的垂落在胸前,粉色碎花长裙睡衣将不施粉黛的她,衬得好像一个二十出头的俏姑娘。

  更让我激动的是,孙心悦以前穿衣服特保守,不该露的地方从来不露,可今天这条裙子的领子却很低,那条漂亮的沟壑更是深不见底。

  我看着孙心悦的那条沟,很没出息的咽了口唾沫,她的脸微微泛红,冷着脸说:“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眼睛。”

  我忙收回目光,将菜端到桌子上,说你穿成这样不就是给我看的?说着,我看了一眼大厅,今晚除了我之外,没一个人被允许进来。我不由偷着乐,寻思孙心悦该不会是故意诱惑我的吧?

  不过以她的性格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所以我很怀疑她是不是在给我下套,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对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如果有的话,她很可能立刻把我给咔嚓了。

  我好不容易才跟她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可不想就这么葬送了,所以接下来我一直都不敢看她,老老实实吃我面前的菜。可让我奇怪的是,我都已经这么老实了,孙心悦非但没有开心,一张脸反而越来越冷,越来越臭。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她我今晚做的菜就这么难吃?

  孙心悦没说话,我把她刚夹到的一块肉抢过来放到嘴里,说不难吃啊,那么好吃,她怎么会不喜欢呢?

  孙心悦冷冷的说王阳,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我筷子上的东西你也敢抢?

  我笑嘻嘻的说这么见外干嘛呀?她不是都吃过我给她夹的菜?孙心悦冷哼一声,说:“半个月以后,就是红武地下拳场的比赛了,你练的怎么样了?”

  最.新章pg节K上!酷W0匠3网U)

  我说挺好的,不过拿第一难,但没事儿,到时候我会让我兄弟给我放水的。说着,我指了指站在外面,可怜兮兮的小黑,说:“没人打得过小黑,嘿嘿,到时候只要我保证,跟我争夺第一的是他就好了。”

  孙心悦说我就不怕她觉得我耍诈,不履行之前的承诺?我说不怕,她之前可没规定我要怎么得到第一,只说我得第一就行了,而且,所谓兵不厌诈嘛,大家都不是手段光明的人,就别计较这些了。

  孙心悦瞪着我,让我别把她想的跟我一样龌龊。我笑着说:“是是是,女王大人,你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我才是那黑不溜秋,臭烘烘的淤泥。”

  孙心悦皱了皱眉,没有跟以前一样,让我别喊她女王大人,而是一本正经的说:“你真的要为了帮我,跟上官武作对?”

  我说是,而且我也不光是为了帮她,也是为了帮我自己。

  孙心悦说上官武不好对付,问我就不怕?我说不怕,我惹是生非惯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孙心悦很认真的看着我,我寻思这么认真看我干嘛?害的我都不敢用余光瞄她的胸-前风光了。孙心悦收回目光说:“小黑毕竟能力有限,要不是因为有一身蛮力,是不可能这么厉害的,而你最薄弱的部分就是力量,所以,你跟着他学不到多少东西。”

  我说可我觉得自己学到不少,也提高了不少,孙心悦很没面子的说那是因为我以前太弱。

  我无奈耸肩,说孙女王你就不能给小的留点面子?小的被拆穿了,心好疼哟。

  孙心悦没理我,继续说我要对付上官武,和京都王家,刘家,不光要有一个强大的团队,自己也要努力变强,因为只有强者才会源源不断的吸引强者加入属于我的队伍中。

  说完,她从杂志底下拿出一个泛黄的本子,递给我说:“按照上面记载的方法练习,每半个月,我会让李勇检查你练习的成果。”

  我接过那个泛黄的本子,翻开第一页,只见上面写着:“上官桀随笔”。

  孙心悦突然语气柔和的说:“这是我丈夫最宝贵的东西,我只是借用给你看,不准把本子弄破弄脏一点点,回去把上面记载的东西全抄下来,然后把本子还给我,尽快!”

  我看着这个普通的本子,只觉得手里发烫,我想孙心悦一定是把我当成了重要的朋友,才会把这么珍贵的本子交给我。想到这,我冲她笑了笑,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变得跟你老公一样强大。”

  说完,我站起身来,说:“还有,你老公最宝贵的东西应该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今晚无,感谢解封的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