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阿强又聊了几句,我就挂了电话,我没敢再问关于孙心悦和那个上官武的事儿,怕阿强怀疑。

  挂了电话,我就给刘洋打了个电话,让他向刘叔探听一下关于上官武的事情。其实我是可以直接找刘叔的,但我很清楚,刘叔之所以帮我,是因为我身后的王老爷子,而我现在虽然和王老爷子和平共处,但撕破脸是早晚的事儿,我不想他到时候难做,干脆在这时直接拉开一段距离。

  这事儿刘洋是知道的,他也想的很开,并不是所有战争都需要‘上阵父子兵’的,他跟着我混,跟他爹跟着王老爷子混不矛盾。

  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的时候,刘水闭着眼睛背对着我躺在那,似乎在装睡。我走过去搂着她,问她还生气呢?她没理我,我不善于撒谎,干脆坦白从宽,我说我的确是故意接近孙心悦的,说话也有些不正经,那都是在挑战孙心悦的底线,为的就是拉近和她的关系。

  刘水睁开眼睛,气呼呼的瞪着我,我忙说别生气,我还没说完呢。孙心悦的确美得冒泡,但远不如老婆大人您这么勾人,我之所以总是招惹她,其实是想借用她的势力,在上海闯出一番天地来。

  刘水半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望着我说有必要嘛?据她所知,阿强和浪子在上海现在混的很开,他们已经把黄浦区这一片的KTV给承包了,还有好几家大公司的保安,也都是我们的人,现在阿强那边给我编织出来的关系网已经很强大了,我需要依靠一个女人继续往上爬?

  我心里一动,看着分析的头头是道的刘水,突然有些困惑,那就是她为啥会对阿强他们的发展了如指掌?要知道,就连我都没有过多关心这一块,而阿强的性格,也是那种不会对外人说的性子,可刘水看起来似乎掌握了一切情报。

  我突然有些惶恐。

  刘水问我怎么了,她显然不觉得自己说出那番话有什么问题,而这也说明她觉得自己能掌握这些消息,是理所应当的。我压下心头起伏的骇浪,说没什么,就是在想她之前提醒我的话。

  刘水问我什么话,我说她不是说过,阿强不会害我,但浪子就不一定了么?我到现在还在怀疑,张恒的死是浪子故意在推波助澜,而他手底下的那群人,应该更忠心他而不是阿强,所以如果他哪天真的背叛我,那么我们在上海的势力就土崩瓦解了,到时候我还是丁点势力都没有。

  刘水微微蹙眉,说那时候她是看我怀疑阿强,才随口那么一说的,那也只是她的推测。

  我心说她当初果然是为阿强开脱的。我心里有些不爽,表面上却没表现出来,说不管是不是猜测,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且以后我跟老爷子肯定要对上,因为我得为我爸讨回一个公道,所以我必须现在找到另一棵大树,这棵大树,就是孙心悦背后那个人。

  我原本没打算告诉刘水这些,至少不会告诉的这么仔细,但现在,我却想让她知道这一切。刘水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让我继续说说,我说这只是我现在的想法,但已经没法实现了。

  刘水狐疑的问我为什么,我苦涩一笑,说出了一些事儿,孙心悦让我以后别再出现在她的眼前。

  刘水微微蹙眉,没有说话,我说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会再想别的办法的,先睡觉吧。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刘水突然说:“王阳,你要在上海立足,除了依靠阿强,其实还可以依靠一个人。”

  我嗯了一声,没说话,她继续说道:“这个人就是我们学校现在的校长,上官青锋。”

  听到上官两个字,我瞬间从床上蹦了起来,之前我对这个名字没啥想法,如今却是很敏感。我说上海有多少姓上官的?刘水好奇的看着我,说不多,上海有一个不在四大家族之列,地位却与京都四大家族不遑多让的存在,这个存在,就是上官家族。

  刘水还说,上官家族世世代代为军,是典型的红色家族,背景深厚,力量强大,他们家族的人分为两派,这里的两派并不是说他们不团结,而是说他们任务分明,一派经商,一派从-政,上官青锋就属于前者。

  这么看来,上官青锋很可能是上官武的叔叔,只是听闻这个校长脾气很好,人也很随和,没想到他竟然跟那个变态的上官武是一家人。

  我说能行吗?上官青锋应该混的不咋地吧?否则他一开始就应该是校长,而不是等到前任校长被董事会弄下去,才登上校长的位子吧?

  刘水摇摇头说这我就大错特错了,上官青锋之前根本不是我们学校的董事,他是在出事的时候出现的,他收购了好几个董事手头的股份,又以雷霆的手段,将那件事带来的影响给消除了,是一个极有手腕之人。

  而且,上官青锋不光是我们学校的校长,董事长,还是好几家公司的董事长,他的关系网十分强大。

  听完刘水的话,我寻思这个上官青锋倒真是可以利用之人,只是那种手腕的人,我一个破学生怎样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酷(t匠网首s发

  刘水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跟我说上官青锋其实关注我很久了,他之前就跟刘水打探过关于我的事儿,只要我投其所好,想必他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我说在不知道我背景的情况下,上官青锋对我感兴趣归感兴趣,可应该没有理由跟我交朋友吧?刘水说总得试试看,还说上官青锋最喜欢收藏古代的武器,我可以从这个方向下手。

  听到这话,我不由感叹,不会这么巧吧?孙心悦那不就有一张年代久远的弓么?而且如果能让孙心悦和上官青锋搭上线,上官武应该会有所忌惮吧?

  ……

  想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起来跟着小黑晨练,吃过早饭后,跟刘水说了声就离开了。出门之后,我给宋剑打了个电话,让他给我搞一个窃听器,要很不容易察觉的那种。

  宋剑满口答应下来,我问他认不认识什么懂行的人,他问我哪一行,我说古董那行,我准备去古董店看看有什么好的兵器之类的。

  宋剑问我咋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我说有用处,他想了想,说:“我有个远房表舅,对这方面有点研究,要不你等等,我让他来上海跟你去古玩市场走一趟。”

  我说好,不过得快点,我得尽快把这事儿给办了,宋剑说最迟下午的。

  挂了电话以后,我就给刘洋打了个电话,问他事儿问的怎么样了,他说见面再说吧,这个上官武有点复杂。

  我俩约了在城市花园见面,刘洋一进来就问我怎么会惹上上官武的,这话跟阿强昨晚问我的一样,我说反正惹上了。

  刘洋也没多问,他说昨晚他爸听说是我拜托问的,连夜给好些人打去电话,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把上官武的背景给挖了出来。

  话虽这么说,刘洋他爸问出来的信息,却跟刘水跟我说的差不多。而这让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一个区长尚且不能挖出太多关于上官武的事儿,阿强尚且对这个上官武三箴其口,可刘水怎么就对他,甚至对上官家那么了如指掌呢?

  刘洋说完之后,说:“我爸只能问出这些来,不过,阿宝那传来了一个比较精彩的消息。”

  阿宝,也是宋剑他们那批人,他跟宋小宝同名,长相和身材却是天差地别,而且他常年混迹于道上,虽说不算什么大人物,但对于一些小道消息却是了如指掌。

  我问刘洋阿宝查出啥来了,他说:“阿宝跟我说,那个上官武是孙心悦的小叔子,而且跟他亲哥哥上官桀水火不容,两人曾经为了争夺孙心悦数次交手,要不是上官桀厉害,上官武早就得逞了。”

  我对孙心悦的老公一直都很感兴趣,只是之前并没有特意去查,如今知道了,却想要深究一番,我问他知不知道上官桀是干啥的?

  刘洋说知道啊,阿宝说了,这上官桀跟上官武同父异母,上官桀的妈妈就是因为上官武他妈的介入,才跳楼自杀的,上官桀痛恨上官家,由此走上一条和上官家完全不同的路,如果说上官家是存在于光明中的,上官桀就是存在于黑暗里的,说白了,上官桀其实就是个黑-老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以后早上那张改为十二点,因为最近农忙,很多事情都要亲力亲为,早上实在没那么多时间,真心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