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T新/最2快H上V酷6U匠…网5

  听到上官武问小黑是不是“徐家后代”,我愣了愣,小黑则没理他。

  我寻思上官武肯定是认错人了,就说他不是,还问上官武还打不打,上官武笑了笑说不打了,打不过。

  这画风转变的让我简直瞠目结舌。我还以为这家伙会是那种好面子的人,一打起架来就不死不休,宁死也不求饶的人呢,没想到却这么的‘好说话’。

  上官武看向脸色难看的孙心悦说:“嫂子,怎么?不是打电话找救兵的么?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啊?”

  孙心悦冷着脸看着他,说:“不要以为那个人说了不管我,你就能为所欲为。我说过,这辈子能染指我的只有你哥,其他人永远不可能。”

  上官武阴恻恻的笑着说:“也就是说你还是干净的?好,很好,孙心悦,你记住,你只能是我的。”

  我怔住了,这个上官武是几个意思?孙心悦跟他哥做,难道就不算被碰过?还是说,孙心悦都没跟他哥做过?她俩其实一直都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这不可能吧?这都啥年代了,还玩柏拉图?

  我有些混乱了,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收起心思,看着一脸玩味的上官武,寻思这家伙真的太变态了,竟然当众对嫂子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虽说有句话叫‘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可那毕竟只是说说而已,现实中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嫂子表达占有欲?

  上官武带着小矮子离开,我看了一眼他坐的车,竟然是一辆军用车,我记下了车牌号,寻思回头就让阿强查查。

  等他走后,我问孙心悦没事吧?孙心悦摇摇头,说没事,还说她要回去了。

  见孙心悦心神不宁的样子,我有些担心,问她真没事儿?要不我送她回去吧。孙心悦说不用,还让我以后没事不要联系她,她不想再跟我有过多的牵扯,至于合作上的事儿,她会让李勇跟我交涉,说完就开车走了。

  李勇就是今晚在花园饭店的那个男人,他不仅是孙心悦的保镖,好像还是孙心悦的头号智囊,算是孙心悦最信任的身边人了。

  一直到孙心悦的车子离开,我还有些缓不过神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而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在我眼里,能在上海呼风唤雨,甚至连刘洋他爸那种身份的人都无法撼动一丝一毫的孙心悦,其实并没有那么厉害,或者说,她其实承受了太多一个女人不该承受的东西。

  这个女人,她强大,同时也四面楚歌。

  只是我真的不明白,她咋就跟我说翻脸就翻脸了呢?是觉得今天的事儿很丢脸,不想再跟我联系吗?

  我叹了口气,跟小黑说走吧,然后开车去了医院。小黑一干起架来就不要命,更不会顾及胳膊上的伤口,刚才那场打斗,他胳膊上的纱布早已经破了,血也顺着胳膊流了下来。

  我内疚的望着小黑,寻思我可真是个灾星啊。

  到了医院,医生一边给小黑包扎,一边叮嘱我不准再让他打架了,不然伤口很难愈合,我点头应下,寻思回去得把小黑冷藏半个月,等到红武地下拳场比赛时,我再把他给放出来。

  心事重重的回到汤臣一品,刘水正在客厅看电视,剥瓜子,见我回来,她有些诧异的说:“你不是说晚上约了朋友聊事情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说临时出了点变故,事情取消了。来到刘水身边,她将剥好的一盘瓜子仁放到我面前,笑着说:“给。”

  我捏了捏她的耳朵,说老婆真乖呀。

  坐在刘水身边,我只觉得心里安逸的不行,自从我跟刘水在一起,我明显的感觉到她以前更温柔贤淑了,也比以前更像个小女人了。在生活中,她收敛了身上那种媚而不骚的气质,摇身一变成了乖乖女,但一但到了床上,她又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像只会勾人的狐狸精,让人怎么吃都吃不够。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我抱着刘水,觉得自己疯了才会去招惹孙心悦,那种女人猛如虎,不是我能驯服的,我还是乖乖抱着我的刘水看韩剧吧。

  这时,刘水突然问我是不是跟人打架了?我没有隐瞒,点了点头,问她怎么知道?她拎了拎我的衣服,说我满身尘土不说,衣服都被划破了,她又不傻,自然看得出来,还问我到底发生啥事儿了。

  我无奈地说别提了,我被人当成奸.夫了,如果不是小黑,今晚我可能就得在医院过了。

  刘水盈盈一笑,说:“如果你好端端的,人家怎么会把你当成奸夫呢?苍蝇不盯无缝的蛋,阳阳,你老实说,你今晚是不是跟孙心悦约会去了?”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刘水,忙说没有啊,刘水问我真没有?我说没有,我跟孙心悦是有公事要谈。刘水横了我一眼,说那不还是跟孙心悦在一起嘛?说完就夺过我手里的盘,转身气鼓鼓的回到房间,“啪”的一声把门给甩上了。

  我无奈的掌嘴,寻思我干啥要提孙心悦呀?这不自己找罪受嘛?

  刘水她从来都不是那种大方的人,在我的归属问题上,她可是很较真的,这一点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那时候我在医院,刘水只是看到李燕妮看我的眼神不对,就像只炸毛的小野猫,主动亲我来宣誓主权,现在又出来个孙心悦,我为了跟孙心悦见面,还跟她撒谎,她不生气才怪。

  不过这也说明刘水从以前就很在乎我,一想到这点,我心里就跟抹了蜜似的甜。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将手摸进口袋,想掏出李燕妮的那张小贺卡,这一摸才发现口袋里的贺卡已经不见了。难道是打架的时候掉了的?

  我揉了揉太阳穴,暗忖丢了就丢了吧,反正那上面是李燕妮的一面之词,我是不敢相信的。

  给阿强打了个电话,我问他认不认识上官武,阿强愣了愣,问我怎么会认识这个人?我听出他语气不对,寻思看来不用提供车牌号,我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了。

  我跟孙心悦之间的联系,一直都没给阿强知道,因为他一旦知道,就会知道我在暗中发展自己势力的事儿。所以我撒谎说我今天撞见孙心悦了,看到一个男人对她很不礼貌,就想过去帮忙,结果跟那人打起来了,后来才知道他叫上官武,是孙心悦的小叔子。

  阿强没回答我问题,而是问我怎么这么关心孙心悦,我说我俩并不熟,只是我这人见义勇为习惯了,我就这臭毛病,他应该也知道。还说我原本是不打算再提这事儿的,但那个上官武扬言要把我赶出上海,我寻思这梁子结下了,接下来咱不得调查清楚,做到知彼知己,才能百战不殆么?

  谁知我说完这话,阿强就颇为无奈的说:“王阳啊王阳,你可真是个闯祸精,那个上官武可是这里的地头龙,如果他真要给你使绊子,这上海,咱还真呆不下去。”

  一句话,让我瞬间意识到自己踢到铁板了,我问他王老爷子能管么?他意外的问我愿意求助于我外公?

  对于外公这个人,我没有半分的好感,因为是他把我逼到了这条路上,让我父母的心血化为虚有,让我爸只能假装成神经病,苟延残喘于世,所以我从不称呼他为‘外公’,也从不把他当亲人,在我眼里,他只是个恶魔。

  但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较真的王阳了,我很明白自己该如何利用自身的优势来化解危机,因为在这个世界,没有硬实力的话,逞能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我轻轻“嗯”了一声,阿强说他会问问我外公,但让我别抱太大希望,我惹下了太多的烂摊子,我外公已经生气了。

  我冷冷一笑,说我知道,我就是试一试而已。

  我还有句话没跟阿强说,那就是上官武压根就没说过要赶我离开上海的话,那是我骗他的,如果我外公肯让人找上官武,等我下次帮孙心悦的时候,那家伙就能收敛一些,如果我外公不肯,只要我不招惹他,我在这上海也不会有事儿。

  只是我后来才知道,我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上官武,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我的一场噩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感谢骚浪从嫖娼的钱里省下两百给我打赏,哈哈,谢谢各位解封的兄弟,再次拜谢。还有,希望大家不要在角色楼催更,我找角色很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