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孙心悦是在关心我?她没回答我,只是冷着脸说以后不要只顾着耍帅了,没有命,我以后耍帅给鬼看去。

  我砸吧砸吧嘴,说这不还是关心我么?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阿强几人一脸紧张的走进来,见我没啥大碍才松了口气。

  我说不好意思,害大家担心了,阿强摇摇头,说是他的失误,然后就跟孙心悦道谢,烽火则心虚的说是他安排不当,他会接受惩罚,被阿强瞪了一眼,他于是乖乖闭上了嘴巴。

  我说算了,事儿都过去了,我这不是没死么?还有,这件事儿可千万别告诉漂亮姐姐,我怕她担心。

  众人答应下来,我说我累了,阿强让我放心的睡一觉,说这里已经被人保护起来了。

  有阿强的话,我自然不再担心,安然入睡。

  第二天睡醒之后,我感觉伤口好多了,就跟阿强说我要出院。办理完出院手续之后,我问他孙心悦去哪里了。他斜睨我一眼,问我是不是看上孙心悦了?我说哪能啊,就是关心一下,毕竟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a酷匠{网永z久免费看(;小说

  阿强也没多想,直接“哦”了一声。我却有些心虚,生怕被他看出什么来。毕竟在我和孙心悦的计划中,并没有他和浪子那群人。我准备利用孙心悦的势力,建立一条属于我的,只有刘洋他们这群我真正的‘朋友’参与的势力。

  压下心里的想法,我问阿强查没查出来昨天要杀我的是谁?阿强脸色骤冷,开车的烽火脸色也不大好看,车里的氛围一下子诡异的沉默起来。过了一会儿,阿强点了根烟,冷冷的说:“事情我已经告诉上面了,他自然会处理,你不用再担心。昨晚,你打了刘家大少,今天你该考虑的,是刘家会不会对你动手?”

  烽火说不至于吧,刘家老爷子不是跟他们那位老爷子有约定,让两个小的随便斗,这期间他们不插手的么?

  这话让我心头一跳,我蓦地想起刘鑫之前提到的什么老头,什么约定的,立刻竖起耳朵听起来。

  阿强嗤笑一声,说刘家老头现如今躺在床上就吊着一口气了,还能管得了啥?刘家那些后辈,他们爷爷的一诺千金没学到,学到的尽是些阴险狠辣的东西,那个刘家大少,本来能当下一代家主的,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草包一个,上了床估计都撑不过两分钟。

  烽火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说就那吊样也他妈好意思要娶孙心悦,怕是孙心悦刚脱衣服他就不行了。

  听了这话,我心里突然很不舒服,说他们说刘家人就是了,干嘛要扯上孙心悦?

  烽火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问我该不会是看上孙心悦了吧?我说没有,但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也算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让人这么说她,开玩笑都不行。

  见我一脸认真,烽火耸耸肩,说了句“没趣儿”就不再说话,阿强却说:“王阳,她不适合做你朋友,你太单纯,也很善良,但她阴毒的就像一只蝎子。那个赵俊熙你知道吧?就因为赵俊熙欺骗她的感情,被她给亲手咔嚓了。”

  我冷笑着说那是赵俊熙活该,明知道孙心悦再爱上一个人很不容易,还做一些她老公做过的事儿来搏她欢心,结果却只是利用她,活该被弄死。而且孙心悦压根不喜欢他,只是透过他看到她老公的影子而已。

  见他们不说话,我生怕他们还会误会孙心悦,就继续说道:“不知道隐情的时候,我也觉得孙心悦恶毒,但自从那天她在街头跟我说了那番话后,我就觉得她做的是对的。何况,如果不是她送赵俊熙去医院,赵俊熙早就死在刘雯雯手上了,所以她顶多算是放弃治疗,真正的杀人凶手是那个变态的刘雯雯。

  阿强笑着说:“看样子你对孙心悦挺了解的。”

  我心里咯噔一声,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点太多了,说那天恰好在街头遇到她,就聊了聊而已,而且她肯跟我说那番话,是因为她想让我见识到她有多狠,让我对她别有所企图。

  我说完,他们都笑了,阿强说看来孙心悦是把我当成想睡她的男人了,我说可不是么,我看起来就那么色?

  说完,阿强和烽火哈哈大笑起来。我松了口气,心想希望阿强别往其他方面去想。

  很快到了裴清雅所在的医院,我在附近店里买了点东西就朝医院走去。

  到了医院后才知道,在裴清雅的坚持下,昨天晚上她已经被转到了高级看护病房,等我过去的时候,病房里站了好多人。

  看到我的时候,一个贵妇模样打扮的中年妇女上下扫了我一眼,问我是谁。

  裴清雅笑了笑,说:“这是我弟弟,阳阳。”

  听到这话,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变了,有好奇,有探究,更多的是鄙夷,我顿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人盯上的苍蝇,浑身难受。

  那贵妇皮笑肉不笑的说:“哦,原来这位就是您之前那‘继子’呀?”

  她说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叶云岚更是愤怒的瞪了那女人一眼,女人忙不好意思地说:“哎呀呀,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

  这时,我身后传来开门声,我转身一看,就见孙佳宁嚼着口香糖,一脸嘲讽地说:“妈,您哪里说错话了啊,这京都哪有人不知道裴清雅嫁过人,还嫁过一个老男人啊,不过人叶大少都不在乎她是二手货了,你说了也没啥。”

  “佳宁,你给我闭嘴!”一个中年男子愤怒的呵斥道,连忙给叶云岚赔不是。叶云岚冷冷的说没事,因为叶佳宁说得对,他的确不在乎裴清雅嫁没嫁过人,有的人就是没嫁过人,在他眼里也跟脏水一样。

  这话让孙佳宁气的脸色通红。

  我寻思这孙家可真是不知死活,他们是不是以为,叶云岚把孙佳宁放了,就代表他还忌惮着孙家,所以蹬鼻子上脸啊?这对孙家母女的智商可真叫我大开眼界。

  我看着那个中年贵妇,冷笑着说:“二手货?看来孙二小姐忘了你妈当年也是个二手货。”

  我这话一出,孙家几个人脸色都变得很难看,那中年男子更是愤怒的问我说什么,我看到裴清雅正笑吟吟的看着我,继续说道:“我说什么,你没听清楚吗?我说,孙佳宁她老娘也是个二手货,而且为了享受荣华富贵,不管大女儿的死活,还骂大女儿是野种。啧啧啧,我说孙夫人,您之前是嫁过啊,还是未婚生女啊,不然怎么就跟自己女儿叫‘野种’呢?你给我解释一下呗?”

  此话一出,那中年贵妇直接愤怒的站起来,上来就要扇我,说我个野种怎么好意思来这里撒野的。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让她再说一遍。可能是我的眼神太吓人了,她朝后一退,那中年男子却是走上来,抬手就抓住我的胳膊,让我让开。

  这男人看起来普普通通,没想到却是个练家子的,我的手瞬间被捏的变形了,胳膊也折了起来,这时,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小黑突然愤怒以后,上来就把那男人的手腕给捏住,男人被迫松开我的手,痛的叫出声来,想要打小黑,却被小黑按住两个胳膊不能动弹,小黑就这样把他狠狠往上一提,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直接把那中年男人往桌子上一扔,桌子瞬间碎成了数块,而那个男人也倒在那里,脸色痛苦的喊:“胳膊,我的两条胳膊都断了!”

  小黑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上来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整个提起来举过头顶,朝着不远处的窗户扔去,叶云岚一个急步上前,抓住小黑的胳膊,小黑直接把他给甩开了,他惊讶的看着小黑,眼见着小黑要把那人丢出窗户,忙说:“王阳,让他停下来。”

  小黑突然的发怒是我始料未及的,所以我从刚才一直呆滞着,听到叶云岚的喊声,我才突然回神,喊道:“小黑,住手!”

  小黑扔出去的动作戛然而止,他将那惊慌失措的男人往地上一丢,就转身站在了我的身后,那男人痛苦的说:“我饶不了你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这段时间身体不大好,早上起来的很晚,晚更了一段时间,真是不好意思。因为今天要去医院,昨晚也没加更,早上起来看到群里兄弟的刷屏,真不好意思,今天从医院回来,时间充裕的话,会尽量加更的。ps:有人竟然说孙心悦人尽可夫,我真是大跌眼镜。这个女人,她死了丈夫好几年,有个男人为了利用她,做了很多她老公做过的事儿,欺骗她的感情,她被迷惑了,跟那人在一起了,你不说她可怜就算了,还说她人尽可夫?真不知道你啥脑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