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有人跟踪我们,我瞬间警惕起来,透过后视镜,我看到一辆黑色宝马正跟在我们身后,确切的来说,是在我们车右侧四十五度角的方向,距离虽然拉的很远,中间甚至还有一辆车隔着,但我几乎一眼就能肯定是那辆车在跟着我。

  因为,我从那辆车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黑洞洞的洞口,那是枪口。如果不是见过孙心悦用枪,又没有敏锐的洞察力的话,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有把枪抵在窗口,这是对方随时准备开枪的意思。

  是谁跟踪我们?难道是叶云岚的人?

  阿强这时说:“烽火,把这家伙引到无人的地方去。”

  原来这家伙叫烽火啊,名字还挺有味道的,他说了个“得令”,立刻就将车开的风驰电掣,而那辆车大概意识到我们已经察觉他的存在了,于是干脆不再隐藏身份,直接来了好几个粗鲁的变道,瞬间紧咬在我们身后不放。

  车开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而这辆车似乎没了忌惮,直接就追了上来,跟我们持平,那把枪此时直直地对着我坐的位置,我刚要跳开,阿强就说了句:“别动,也别怕。”

  我本能的相信阿强的话,结果下一刻,我就看到对方摇下车窗,将枪对准了我,然后上膛,开枪。我感觉自己的心脏瞬间停了,眼睁睁看着子弹朝我的脑门打来,如果不是阿强让我别动,我可能早就躲过去了。

  就在这时,子弹到了窗户上,突然间卡在了外面,然后掉落在地。前面,烽火恶劣的在那哈哈大笑,说:“他妈的,一把破枪还想射穿老子的窗户?老子用的可是最好的防弹车窗!”

  我彻底松了口气,看向阿强,结果就看到他握着一把枪,直接对准了对方的驾驶座,一枪下去,对面的玻璃上瞬间洒满鲜血,车子开始不受控制的横冲直撞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阿强用枪,虽然我是外行,但我看得出来,他是玩枪的好手。他身边的烽火将车往后倒,从前面的储物柜里掏出一把长枪,笑眯眯的说:“杀了一个驾驶员,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人能控制车子,要杀,不如全杀了。”

  说完,他打开车窗,探出半个身体,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也不知道这枪是什么枪,几枪下去,原本好好的一辆宝马,竟然瞬间冒出火光,随即“轰”的一声爆炸了。这种我只在电影里看过的情节,真实上演在我的眼前,让我浑身热血膨胀的同时,又有些胆战心惊。

  烽火收枪掉头离开,笑眯眯的说:“完美结束。”

  这个青年的笑容那么灿烂,我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阿强说他的杀心怎么还是这么重?至少得留一个活口,好让他盘问一下是谁要对付我们吧。烽火耸了耸肩,说问了也白问,对方既然敢开枪,说明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交代出去。

  阿强沉默了,烽火则回头看了我一眼,玩味的说:“何况这家伙来京都的消息,应该没几个人知道,而且想要他命的也就那么几个,所以很好查的。”

  他认识我?还有,他这话几个意思?想要我命的也就那么几个?“也就几个”?靠,我得多招人恨啊,有好几个想要我命的!

  我说:“知道我来京都的,也就只有叶云岚了。”

  谁知阿强却摇摇头说:“不可能是叶云岚,但是,对方肯定是想嫁祸给叶云岚,因为如果你出事的话,所有人最先怀疑的都会是叶云岚。更何况,叶云岚不会对你出手,因为他知道这么做会让裴清雅伤心。”

  听到这里我顿时有些不舒服,阿强好像知道我的心情,说:“王阳,你可能还不知道,京都流传着一个故事,那就是叶云岚为了搏裴清雅一笑,在他挑的用来做婚房的别墅里,亲手种了一个院子的蔷薇花,只因为那是裴清雅最喜欢的花。这份真心,可是感动了整个京都的千金们。”

  我冷笑一声,不屑的说这种事我也能做,他如果真的那么喜欢清雅姐,又怎么会让她任由孙佳宁欺负?

  阿强笑了笑,点了根烟说:“你还是太年轻,太冲动了。你听着,这就是你和叶云岚的差距所在。”

  我有些不乐意的问他什么差距?他说:“叶云岚他在知道裴清雅被欺负以后,表面上顾念旧情,背地里却做着彻底瓦解孙家的准备,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直接跟孙家叫板的话,那些跟孙家交好的大小家族,还有一些厉害人物,可能就会倒戈,孙家也可能会被他的对手‘策反’,那么他的实力将大大削弱,以后,他还如何保护裴清雅?”

  “他的想法很长远,现在因为这件事,孙家不敢动,跟孙家交好的人更是不敢动,因为如果孙家被毁,跟孙家有利益牵扯的这些人都会被毁掉,而且因为这件事,所有人见识到了他狠辣的一面,相信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裴清雅了。”

  我安静听着阿强的话,虽然不愿意承认,却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我的确不如叶云岚。如果是我,大概会在裴清雅第一次受欺负的时候,就给孙家施压吧,可那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还会给我自己树立新的敌人,最后连累裴清雅受苦。

  阿强语重心长的说:“王阳,你该跟叶云岚学学。”

  我没说话,心里却记下了他的话。

  来到天上人间,阿强说:“好了,管他是谁要杀你呢,反正有我任强在,谁也不能动你一根汗毛。走,哥哥今天带你和黑子哈皮去!”

  烽火笑眯眯的说:“放心吧,我已经通知了我的手下,他们会保证我们的安全。”

  我好奇的看着烽火,很想知道他的身份,还有就是,刚才发生那么大的事儿,他俩怎么这么气定神闲的,也不着急要处理?

  跟着阿强他们来到天上人间,才发现这里真的是一家非常有情调的酒吧会所,服务生各个都很水灵,脸上的笑容都跟统一训练过似的,有点像军人的微笑。

  烽火指了指我们几个,让老板给我们办几个白金会员卡。阿强说:“我就不用了,之前的卡,我还留着。”说完,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纯黑色的金卡,一看到这张卡,老板的眼睛就亮了,笑的很恭敬,说:“您是强爷?”

  阿强摆了摆手,说:“喊我阿强就行,什么强‘爷’?老子还没老呢。”

  老板立刻哈哈大笑着说:“强哥说笑了,我们老板交代过,如果强哥过来,不管带多少人,一律放行,您这两位朋友就不需要办卡了。”

  *酷匠网y唯=}一正k版。,gk其y他*☆都是盗版W!

  原来这人并不是老板,只是看他的气质并不像普通人,他背后的老板,大概也很不普通,而且听这人的口气,好像跟阿强还特别熟。

  阿强皱了皱眉,掏出一张银行卡,说不用了,他不喜欢占人便宜。看他那样子,却是不怎么领那老板的情。

  那人也就没再坚持,给阿强把银行卡办好以后,阿强摇了摇手里的会员卡,说:“王阳,走,我带你去看看射箭场。”

  由两个漂亮的服务员引路,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射箭场,没想到的是,这么晚了,竟然还有客人在那练习射箭。只见那人将一张大弓拉开,放箭,瞄准不远处的靶子,松手,离弦的箭眨眼间落入靶心,竟是直接把靶心簪了个洞。

  阿强拍手喊道:“好箭术。”

  那人转过脸来,竟然是孙心悦,只是她换了身装束,头发扎成一个丸子,所以我并没有认得出来。

  孙心悦目光清冷的看着我们,我则惊讶的喊了句:“孙心悦?你不是应该在跟叶云岚谈判吗?”

  孙心悦转过身,声音平淡的说:“已经谈判过了,他已经放人了。王阳,你的手段可真高,竟然能让叶云岚给你做嫁衣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