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许凡病没有听到我的喊声,因为在我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李凯的小弟已经开始大声谩骂起许凡来,让他滚远点,不该管的事儿别管。

  许凡看起来和以前有点不大一样,以前他的性子很冷,整个人给人一种很阴沉的感觉,跟他不熟的人会很不舒服,但现在的他看起来不是阴沉,而是稳重,身上有种超越年龄的稳重。

  我准备走过去,但刘水拉住了我,她让我等等,也许许凡能自己解决呢?还问我难道不想看看自己的兄弟成长到了什么地步吗?

  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坐在那聚精会神的看着。许凡这时从口袋里掏出钱包,然后从里面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李凯。李凯不屑的看了一眼名片,瞬间从原本的蛮横变得无比的谄媚,说:“哎呀,原来您就是大名鼎鼎的丁老大的公子啊,我是丁老大的手下,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啊。”

  许凡冷冷的说:“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还这么骚扰姑娘,我就告诉丁大,看他怎么收拾你!”

  李凯忙说再也不敢了,然后就邀请许凡坐下喝酒,许凡说不用了,还说他们碍眼,李凯立刻带他那群小弟屁颠屁颠的走了。

  看来丁大虽然离开了我们那个地方,但在杭州这一块依然混的风生水起,就连在杭州境外的乌镇,都有自己的‘爪牙’,不过这并不是让我最惊讶的,让我最惊讶的是许凡竟然会用他爸的身份压人,看来我们没见的这一年多来,他真的变了很多。

  酒吧老板立刻给许凡道谢,他说没事,然后就准备上来,我忙站起来喊住了他,他转身好奇的看了我一眼,我摘下鸭舌帽和墨镜,他那张严肃的脸上瞬间带上了惊喜的笑容,他说:“王阳,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激动的走过去跟他抱了一下,他上下打量着我说:“你长高了,也黑了,但还是那么帅!”

  我说:“你也沉稳了不少,让我刮目相看。”

  我忙拉着他来到座位上,看到刘水,他也不意外,大大方方笑了笑,坐下来说:“我在微博上看到你们的新闻了,这才知道王阳你在上海,正寻思找个时间去找你呢,没想到你竟然来了乌镇。”

  说到这,他有些感伤的问我有没有见到张恒,说他离开南通的时候很匆忙,又被丁大关了一整年,出来以后,他再打张恒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他回去过一次南通,也没找到人,他还说他去看过我爸。

  !更;s新最\快k上#/酷匠网

  我真的很感动,原以为他并没有打算找我,因为我总是拖累他和他妈,可没想到他原来一直都没把我给忘了,而且还关心我爸的情况,跟他比起来,我简直太不是东西了。

  我说张恒在我身边呆着呢,许凡顿时松了口气,说那他就放心了,还问我现在在上海干嘛?他可不相信微博上说的我只是普通学生。

  我说我的故事长着呢,问他为啥会被他爸关一年多的禁闭。许凡摇摇头,说不是关禁闭,只是把他丢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营地里去,让一个超级变态的大魔头从早到晚的训练他,还笑称他都要被折磨疯了。

  没想到许凡也被关起来训练了,我说我也有类似的经历,但比他还要曲折点,然后就开始讲我这一年多来的经历。

  一直聊了一个多小时,基本都是我在说,许凡则很认真的在听,偶尔才会插句嘴。等我把经历的事儿都说完之后,许凡感慨万千的说:“王阳,我虽然早就知道你这一生注定不平凡,却没想到要经历这么多坎坷。”

  沉默片刻,他很认真的说:“其实当初我答应跟我爸去杭州,不仅是因为担心我妈的安危,还因为我爸跟我说的一番话。”

  我好奇的问许凡丁大说了什么,他说:“我爸说你的人生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成为王者,无人能与之争锋,可必须要经历一番痛彻心扉的磨练才行。还有一种就是堕落到最底层,从此一蹶不振,翻身无能。他还说如果我想帮你,那么我就必须变强大,以前的那个许凡,只是个能和王阳喝酒聊天的平凡人而已,压根帮不了你什么,所以,我跟我爸去往杭州,接受他对我的一切安排,为的就是尽快变得强大起来。”

  说到这里,许凡很认真的看着我说:“王阳,我想帮你,只有能帮到你,才无愧于当初你和你爸为我做出的牺牲,才无愧于你喊我的那声‘兄弟’!”

  看到许凡认真地样子,老实说我一时间感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我心里汹涌起伏的骇浪,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被他惦记着是一种多让人开心的事。

  许凡笑着说:“别太感动,你记住了,安心发展你在上海的势力,我等着你称霸上海。就算有一天你真的被迫离开上海,没关系,杭州这边有我给你撑着。”

  说着,许凡伸出拳头对着我,我右手成拳,和他轻轻撞了一下,说:“好,我们一起努力。”

  这时,老板拿了两瓶洋酒上来,身后跟着刚刚唱完一首歌的刘莹莹,笑着问我们有没有打扰到我俩,我摇摇头,说没有,他于是带着刘莹莹坐下来,刘莹莹的脸蛋红扑扑的,羞答答的看着许凡说:“那个,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许凡虽然跟我聊天的时候口若悬河,但一对上陌生人,尤其是陌生的女人就有些不知所措,愣了半响才说了句“没事”,看的我一阵干着急,寻思许凡这家伙也忒迟钝了。

  刘莹莹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他,说:“我叫刘莹莹,是这里的驻唱歌手,如果你喜欢听我唱歌的话,可以经常过来,我给你打折。”

  我忍不住揶揄道:“哎,刘莹莹,救命恩人唱歌,你不免费,只打折啊?”

  刘莹莹脸一红,说酒吧要是她的,她肯定一分钱不收许凡的,可酒吧是老板的,她做不了主呀。

  老板哈哈大笑着说许凡能来光顾,就是给他天大的面子了,哪里还要收钱。

  看得出来老板很想结交许凡,而许凡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排斥与人相处,甚至跟老板主动攀谈起来,这期间老板也旁敲侧击过我的身份,不过被许凡不着痕迹的把话题给引开了。这老板也是个聪明人,两三次以后就不再追问,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就离开了我们这,说不打扰我们叙旧,而刘莹莹指了指自己的名片,丢了句“别忘了给我打电话”就羞涩的逃离了现场。

  我坏笑着说许凡的桃花运来了,许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本正经的说他暂时还没处对象的心思,然后问我准备报考哪个大学,我苦笑着说这得看上海哪个大学要我了。

  这一晚我和许凡聊了整整一个通宵,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起吃过早饭之后,他才因为有事离开了乌镇。我跟刘水回到贾成真家之后,问他借了台电脑,登上扣扣,刘洋的头像在跳动,点开以后是一个手机号,标注是钱青青爸爸的。

  我去买了张黑卡,把班主任和钱青青在办公室干那事儿的视频发到她爸爸手机那,故意以秦川的口吻说:“老头,我告诉你,你最好跟我爸把这事儿私了,不然我要把这视频也发出去,让人知道你女儿有多-贱!”

  很快,钱父就回短信了,他说:“秦川,你个畜生!没想到你这么不是东西!本来我还想私了的,现在,没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