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真的想不到钱青青骗我的理由。我皱眉想着这件事,突然间想到一个可能,忙让阿强查查钱青青,班主任,还有刘水的手机定位在哪,是不是在一起?

  阿强点了点头,让我别急,他这就叫人去查。

  刘洋说:“王阳,这是干啥呢?你找不到嫂子,跟我要钱青青的号码我理解,可你咋又扯上班主任了呢?”

  我说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等晚些我再跟他解释。过了约莫十分钟,阿强告诉我说查到了,说是这三个号码显示都在一起,而且地点离地下拳场很近,他这就开车带我去。

  让张恒他们先回去,我急匆匆的跟着阿强离开了地下拳场。五分钟后,车开到一个小区,按照gps上的指示,我们最终来到一间房子外,而在路上,我已经把我的猜测告诉了阿强。

  最新`章◇Z节R上`!酷-匠网

  我想敲门,阿强却拉着我说:“别打草惊蛇,事情如果真如你猜想的那样,你敲门无异于打草惊蛇。”

  我问他那怎么办?我现在急的手心都是汗,很难想象如果刘水跟班主任,钱青青在一起,那两个家伙又给她下了催-情药的话,后果该多么不堪设想。如果能把这道门给踹开,我肯定已经踹了。

  阿强拍拍我的肩膀,敲开隔壁的门,然后带我到了外面阳台。这房子里住的是一对老夫妻,看到我俩要爬阳台,忙要阻止我们,说危险,我跟他们说没事,阿强则纵身一跃,直接从他们这边的阳台跨到了隔壁的阳台上。

  那对老夫妻都看呆了,我冲他们笑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就直接翻身也到了隔壁阳台。

  得亏这个小区的阳台没有封,不然想进来真不容易。

  阿强小心翼翼将阳台连接客厅的推拉门打开,我俩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刚走没两步,就听到一阵激烈的叫声。我瞬间紧张起来,仔细一听,发现是钱青青的声音,但这并不足以让我放心,我立刻朝声音的来源冲过去,终于在一间卧室外看到了钱青青和班主任,这两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没关门,而且他们是背对着门的,所以并不知道我来了。

  我赶紧朝一旁躲去,寻思刘水呢?我咋没看到刘水?难道是我猜错了?要真这样的话,我不是差点打扰人两人的好事?

  阿强指了指隔壁卧室,我点了点头,跟他一同进入隔壁卧室。打开窗户,我探出头来,幸运的发现钱青青的房间外有个空调室外机,正好够站我一个人。我小心翼翼的挪到空调室外机上,歪着脑袋朝房间里看。

  我很轻很轻的将窗户拉开一点点,然后将窗帘掀开一个角,房间里的情况瞬间一览无余,我还是没看到刘水。我寻思难道真是我搞错了?这时,班主任突然朝我这里看去,我顿时躲到一边不敢动,他说:“看的爽吗?”

  我心说糟糕,被发现了。刚要出去,就听到他喊了一声:“刘水”。

  我浑身一怔,这才意识到刘水就在房间里,而且很可能就在我视线的死角。

  这时,房间里传来激烈的动作声,钱青青开始求饶,我朝里面看去,只见班主任在那说着污言碎语,都是在羞辱钱青青的,可她竟然还很兴奋的样子,真是脑袋卡了屎。

  很快两人就完事儿了,班主任像丢垃圾一样把钱青青扔一边去,然后朝我这个方向走来,一边走一边说:“刘水,轮到你了,你放心,我一定比王阳那小子更厉害,更能满足你。”

  我听到刘水细若蚊蝇的喊道:“你不要过来,秦川,我告诉你,你要是动我一下,阳阳会杀了你的!”

  刘水的声音很小,而且很痛苦,我知道她肯定在受着什么折磨,愤怒的将窗户打开,将窗帘猛地一拉,踩着窗台直接跳进了房间里。

  本来昏昏沉沉的钱青青顿时叫出声来,将被子裹在身上,班主任则朝后退了一步,问我怎么会过来。我一脚踹到他的肚子上,把他踹翻在地,然后蹲下来狠狠揍了他一拳,冷声说道:“秦川!我要了你的命!”

  刘水这时激动的喊我名字,我回头一看,就见刘水被绑在椅子上,面色带着不正常的嫣红,嘴唇都咬破了,她痛苦的看着我,让我救她。我赶紧跑去把她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她的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我把她横腰抱起,就听她说:“快带我走,他……他给我下了药!”

  我怒了,要上去揍秦川,阿强走进来,把车钥匙丢给我说:“我帮你收拾这家伙,你带刘水走。”说完,他晃了晃手机,说该拍的他都拍下来了,相信这视频放到网上去,一定很精彩。

  我说阿强刚才怎么不见了呢,原来是拍视频取证了来着。

  秦川竟然也不害怕,而是冷笑着让阿强尽管去放,他倒要看看,阿强能把他怎么滴,还警告阿强说,自己的后台硬着呢,得罪了他,就等于不想在上海混了。

  阿强上去照着他的脸就是一顿狠踹,把他那张清秀的脸给踹撑了猪头,一边踹一边说:“劳资得罪的人多了去了,迄今为止,那些我得罪过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瘫了就是进局子里了,你想选哪一个?”

  我冷冷看了一眼班主任,对阿强说我先走了,然后就抱着刘水冲出了钱青青家,来到了阿强的车上。

  把刘水放在副驾驶,给她扣上安全带,结果当我去驾驶座的时候,她却捧着我的脸,开始胡乱的亲起来,跟我说她忍不住了,老实说看她这样我也忍不住,但我们总不能在别人的车里干坏事儿吧?我把她从我身上扒拉开,让她忍一忍,然后冲到驾驶座,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心想,幸好我在山上时,跟阿强学过开车,不过现在看来我得赶紧去拿个驾照才行。

  一路风驰电掣的冲到汤臣一品,我来到家里,发现没人在,直接把大门锁上,把刘水带到房间里去。

  整整折腾了一夜,我感觉自己都快成累死的黄牛了,刘水才终于放过我。看到她恢复正常,我松了口气,这才想起我昨晚把门反锁住的事儿。

  赶紧的穿了衣服跑去开门,门口并没有人,我立刻给张恒他们打电话,张恒跟我说他在刘洋家。

  这时,刘洋夺过他的手机,猥琐的笑了两声,说:“王阳,具体的事儿我们已经知道了,强哥让张恒给你和嫂子腾个私人空间,我就把张恒拉到我这里来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说知道张恒在他那我就放心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给阿强打了个电话,他揶揄的问我睡饱了?说睡饱了我就可以去上网了,现在网上这件事可是很火爆的。顿了顿,他还说:“王阳,你成明星了,还不赶紧谢谢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