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张恒竟然跑牛郎店来了,我总算明白为啥刘洋跟我说起张恒在酒吧陪酒时,表情有多古怪了,亏纯洁的我还以为张恒只是来跟客人喝个酒啥的。

  想到这,我开始四下寻找张恒,这时,一个娘娘腔拦住我的去路,笑眯眯的说:“先生,我们这里为有特殊癖好的客户提供了更为僻静的场所哦,请跟我来。”

  我有些汗哒哒的说:“你搞错了,我是来找人的。”

  那人脸色变了变,问我找谁。我估计他以为我是来找自己老婆之类的,所以才紧张起来,我说我有个朋友在这里工作。他上下打量着我,突然搂着我的肩膀说原来这样啊,我是不是想过来上班啊,还说我姿色不错,就是黑了些,但只要我卖力点,一定很多富婆喜欢我这样的。

  我这是被夸了吗?卖力你一脸啊!

  这时,我望向舞池中央,只见一排只穿平角裤的男的在那群魔乱舞,一些女的坐在那里,就像女王一样,手上拿着红红的钞票往他们的平角裤里塞。

  那人笑眯眯的问我看到了吧?干这行,只要放得开,就绝对不会缺钱花。我皱眉说我找张恒,他见我兴趣索然的样子,也就不再跟我讲这些,说:“原来你找那小子啊,跟我来吧。”

  跟在那人后面,他让我好好劝劝张恒,说张恒既然选择了这行就得有觉悟,要不然天天的给他们店找麻烦,老板早晚会把他赶出去的。

  他带着我来到一个小包,我刚进去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紧接着就听到一个女人在那破口大骂,说自己花钱是来找痛快的,不是来看一张死人脸的,只喝酒不给碰不给mo,以为这钱这么好赚吗?

  带我来的那人顿时一阵头疼,说又开始了。他敲开门,我看到张恒站在那里,脸红红的,头发,脸上,身上全部都是酒,两个女人坐在那里,其中一个身边跟着个不断抛媚眼的男人,另一个长的肥头大耳的,跟猪八戒似的,叉着腰在那指着张恒的鼻子大骂。

  张恒低着头,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不断说着“对不起”,这幅样子,让我想起那天他站在饭店门口时的样子,我的心里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一下。

  带我来的那个人笑着说:“暖暖姐,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啊?张恒是新人,干这行还不大放得开,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是说就喜欢这种青涩点的嘛?”

  被称作暖暖姐的胖女人不满的皱眉说:“可他也太不像话,刚才我只是搂了一下他的腰,他的表情就跟吃了屎一样,怎么?嫌我肥啊?怎么不嫌我钱多啊?”

  张恒低着头不说话,那男的上来推了一下张恒的肩膀,说:“还不赶紧的给暖暖姐道歉?”

  张恒无精打采的说:“暖暖姐,对不起。”

  胖女人冷冷的说这歉道的太没诚意了,她不接受,她要投诉。一听说要投诉,张恒脸色变了,那男的也忙说:“暖暖姐,你就放过张恒这一次吧,他来两个星期,本身就没赚多少钱,你这一去投诉,他十天的工资就没了,他还有个妈等着他送救命钱呢,你……”

  胖女人直接打断他的话说:“关我屁事啊!他妈死了又不是我妈死了,顾客是上帝,他服务不好,我就要投诉。”

  我紧紧攥着拳头,刚要进去,就听张恒说:“我要怎么做,暖暖姐才肯原谅我?”

  胖女人脸色一变,笑眯眯的问张恒终于肯认命,知道她不好惹啦?还说只要张恒乖乖听话,她就不为难他。一边说,她一边在那揩张恒的油。

  张恒没有动,任由她在那乱摸,我终于看不下去了,气急败坏的喊道:“肥猪,把你的脏手拿开!”

  我突如其来的一嗓子,让包间里所有人都是一愣,我在张恒惊讶的目光中走进去,抓住那胖女人的手,将她狠狠甩到沙发上,然后抓着张恒的胳膊,让他跟我走。

  带我来的那人却一下子挡在我面前,说我不能带张恒走,反应过来的张恒也甩开我的手,低着头涨红了脸,不敢看我,低声说他的事不需要我管,让我赶紧走。

  我按着他的肩膀说:“恒子,你真的愿意过这种日子么?被这种肥猪揩油,被她泼酒扇耳光,以后说不定还得陪她上床,你他妈做的到吗?”

  张恒浑身一震,说不出话来。那胖女人气急败坏的吼道:“你说谁肥猪啊?我看你是熊心豹子胆,知不知道我是……”

  不等她说完,我拿起桌子上的蛋糕,直接恶狠狠的塞进了她的嘴巴里,我说:“我警告你,我虽然不打女人,但你这样的,在我眼里根本不算女人!”

  那男的皱眉说:“敢情你是来闹事的。”他一改之前笑眯眯的样子,望着我的脸有些阴沉。

  我说是。他冷笑着拍拍巴掌,说很好,已经好久没有人过来闹过事了,这里的保安一个个骨头都快懒松了。说完,他从腰间掏出对讲机,说:“都来一下。”

  张恒忙说:“赵哥,王阳他年轻气盛,你不要跟他计较,我现在就把他送走。”

  我梗着脖子说我不会走的,我既然来了,就不会一个人走。说完,我看着张恒,问他难道忘了他爸妈的希望?难道真想一辈子耗费在这里?跟我走,他妈的医疗费我负责,他的学费我负责,他的生活我负责,他什么都不用干,利用最后的时间,好好读书,好好上进,做一个普通的,也是他父母最希望看到的那种人。

  当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张恒泪流满面,他摇摇头,说他不值得我这么做,他背叛过我,就算我原谅他,他也不会原谅自己的。他还求我快点走,我留在这里,对他而言只是一种侮辱而已。

  我摇摇头,说我是不会走的,赵哥笑了笑,说:“正好,我也没打算让你走。”

  我转过脸去,就见我们这个小包间已经被十多个人给包围了,这些人看起来都不是善茬,我深吸一口气,望着赵哥说:“赵哥是吧?我不想惹麻烦,希望你识趣点。”

  赵哥一听这话,冷笑着说:“装你妈的逼啊!你不想惹麻烦,我想惹,行不行?”说完他示意暖暖姐他们出去,然后冲那群人招招手,说:“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我让张恒站后面别动,然后走出了包间。

  四周一片围观的。这十几个人一起冲过来,我一脚踹倒一个,踩着他抓着另一个胳膊掀翻在地,一个扫堂腿,直接把两个人给绊倒了。

  一口气干掉四个人,我转了转脖子,冲剩下几个人招了招手,说来吧。

  这群保安虽然看起来凶,但其实没经过专业训练,所以打不过我,但双拳难敌四手,渐渐地,我就有点力不从心了。这时,一个人趁我不注意,抄起板凳朝我头上扔去,我只觉得头火辣辣的疼,整个人有短暂的晕厥感,然后我就被人扑倒在地,随即,拳头和脚疯狂的落在我的身上。

  我听到张恒喊他们,让他们住手,但没人听他的,我想爬起来,却因为被好几个人压着,一点力气都没有。

  “放开王阳!”张恒突然大吼一声,拿着酒瓶就朝压我身上那个人的头砸去。

  那人愤怒的爬起来要揍张恒,也就是趁这个机会,我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冲出重围,上来就直接把赵哥给扑倒在地,喊了句“都住手”。

  赵哥也不躲,更不害怕,而是笑眯眯的说:“有点意思。我说你怎么这么狂,原来是拳头硬啊。但我告诉你,在大上海,光拳头够硬可没用。”

  酷|匠(d网首发

  我点了根烟,冲他脸上吐了圈烟雾,说:“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赵哥呵呵笑了笑,说:“王阳,你不就是有刘洋还有他爹罩着么?”

  我浑身一怔,问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他说:“我早知道你的身份,不,我的意思是,我等你很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