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我们酒足饭饱之后,我和吴宏宇就来了个酣畅淋漓的对决。对决就在酒店的大堂进行,按照以前我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在这种公共场合干这事儿的,主要脸皮薄,但今晚可能心里压抑,又喝了酒吧,我整个人都飘了。

  吴宏宇的确很厉害,而且他的底子比我好太多了,要不是因为我是阿强一手调教出来的,在他手上估计都撑不了几分钟,而且他以快攻为主,我在速度上欠了很多火候,所以虽然苦苦撑着,但也是节节败退的节奏。

  不过我一点不觉得憋屈,反而觉得酣畅淋漓,四周不断传来的喝彩声,也让我越战越勇。这场打斗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等吴宏宇叫停的时候,我浑身上下都酸痛的不行,两条腿两只胳膊都在那里打摆子。

  对决是吴宏宇叫停的,我感激的跟他说了声“谢谢”,因为我知道他是察觉到了我快到极限了才喊得停,不然再打下去,我估计我明天得躺床上一天。

  吴宏宇摆摆手,拍拍我的肩膀说没事,说我好样的,还说我底子不错,如果继续练下去的话肯定会很厉害,我笑了,说:“恩,我并没打算停下来,我准备继续练习,学海无涯嘛。”说完,我看着一脸激动的刘洋说:“刘洋,不是我说你,你身体太虚了,以后我俩搭伴,早点去学校,每天绕操场跑他个十圈二十圈的。”

  刘洋一听,忙摆手说:“别介,小爷我就喜欢自己这副弱柳拂风的样子,我才不要去跑操场呢。”

  张伟他们几个却表现出了极大地兴趣,说从没发现原来会打架这么帅,让我教教他们,跑操啥的,他们乐意奉陪,刘洋傻了,踹了最靠近他的杨浦屁股一脚,没好气的骂他们是叛徒,然后说自己也要加入。

  我哈哈大笑着说行,不过吴宏宇比我厉害,让他指导我们比较好。吴宏宇摆摆手,说他干不了这个,我耸了耸肩,说那好吧,我先训练着你们,等你们有点成果了,再让吴宏宇指点指点。

  吴宏宇说这个可以有。说完,刘洋就没好气的白了他好几眼,说:“宏宇,敢情你是嫌我们太弱拉。”

  说完之后,我们几个一同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我来上海之后,笑的最肆意的时候,这一刻我突然有种感觉,那就是我再也不会是孤零零的了,除了阿强他们之外,我,开始有了真正的朋友。

  从饭店离开之后,我立刻给阿强打了个电话,说了认识吴宏宇他们的事,还让他多留意一下蔡圳怀那家伙最近的动静。刘洋说了,蔡圳怀以前很听话的,基本天天跪舔他,今天突然魔神附体,在明知道我有叶家,裴家撑腰的情况下还挖苦讽刺我,这里面指不定有什么猫腻,所以我让他们盯着。

  我可不想好不容易弄倒一个柳条,又来一个柳条。

  挂电话之前,我说:“对了,你现在有时间吗?”

  阿强说有啊,我让他过来一趟,说我们在黄浦江边撸串呢,我有个朋友要跟他比划比划,让他过来一下。

  阿强也没问是谁,让我等一下,然后就挂了电话。

  十分钟以后,阿强就和伪娘陈通政过来了。陈通政依然没有换掉那身女装,刚下车就把我身边这群狗子给迷住了,除了吴宏宇,刘洋他们都在那一个劲的吹口哨。陈通政抬起头,将头发往后一撩,冲众人做了个飞吻的手势,还抛了个媚眼。

  8最p新sX章节上\酷匠网dB

  我嘴角抽了抽,说:“陈通政,你够了啊,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陈通政立刻乖乖的说:“是,老板。”

  他一出声,全场皆默,紧接着刘洋骂了句“草”,说原来是个男的啊。

  感觉受到欺骗的众人顿时对他一阵大骂,啥伪娘啊人妖啊变态的,他却一点不生气,扭着腰往前走。可就在这时,一个喝醉了的大叔直接就摸了他的腿一把,他瞬间变了脸色,一巴掌把那大叔打的满嘴冒血,直接倒地晕了过去,他把假发拿了,骂了句脏话,然后望向瞠目结舌的我们,问谁要找陪练来着,还说怕强哥把握不好力度,陪练这事儿就让他来吧。

  吴宏宇早就跃跃欲试了,听到这话,当下就站起来走向陈通政,说了句:“我。”

  陈通政直接脱了那不大合脚的鞋,光着脚丫说:“来。小哥,今晚你要是能打赢我,老子就给你暖床。”

  一向不苟言笑的吴宏宇直接把嘴里一口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啤酒给喷了出来,没好气的说:“不用了!”

  “要嘛要嘛。”陈通政扭捏的说道。

  我顿时有种想吐的感觉。

  不过虽然平时的陈通政比较那个啥,可打起架来却是一本正经的。我已经见识过他的身手了,所以我毫不怀疑他会赢。吴宏宇的实力再强,跟陈通政这种老司机还是差了一大截。

  果不其然,吴宏宇的快攻在陈通政面前压根不够看的,而且,陈通政好像能猜出他下一招似得,总能在他出招之前就先做出下一步动作,把吴宏宇打的节节败退,最后一招的时候,陈通政突然出了点小失误。

  吴宏宇抓住时机,直接抓住他的腰,要将他整个人摔下来,没想到的是,陈通政是故意露出破绽的,吴宏宇一近他的身,他就直接躺倒在地,双腿夹.住吴宏宇的双腿,竟是直接把他整个人给倒翻过去,然后来了个原地打滚,就直接把吴宏宇给撂倒在地,随即他用了个凶猛的十字叉,弄得吴宏宇动弹不得。

  这场对决对我们内行来说,算不得多精彩,毕竟实力悬殊太大,但还是赢得了很多围观群众的喝彩。

  陈通政站起来,伸手把吴宏宇拉起来,说:“小伙子不错啊,比我们老板厉害的多,只是你现在应该入了瓶颈期了吧,不如跟着我多多练习,你还会更上一层楼的。”

  我原以为吴宏宇在地下拳场认识那么多人,不会需要陈通政的指导,谁知道他却爽快的说好,然后望着我说:“王阳,我输了,我履行对你的承诺,你的那群兄弟里,跟这家伙一样厉害的角色,给我来二十个,我会让他们在地下拳场大放光彩。不过前提是,他们必须赢,若他们在对决中输了,我也帮不了你们。”

  我有些激动的说:“放心吧,他们不会输。”

  我看了看时间,说今晚就先这样吧,我跟阿强他们先回去。

  告别了刘洋他们,车上,我问阿强他是不是认识刘水,阿强漫不经心的抽了根烟,似笑非笑的望着我说:“认识啊,你马子嘛。”

  我看着他的眼睛,觉得他应该没有隐瞒什么,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问他怎么知道刘水跟我啥关系,阿强白了我一眼说我那天晚上没回去,他担心我出事,就让人查了查,结果一下就查出来了。还主动跟我说他在宴会上跟刘水见面了,说到这里,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刘水这人挺不错的,我听她说她是怕你出事,所以才跟你班主任一起来的,所以她是真的很关心你。不过啊,你那班主任不是个善茬,你得对这情敌上点心。”

  我说我班主任挺好的,第一天我过去的时候,他还帮我说话呢。阿强半眯起眼睛,笑着没有说话,良久,他才吐了口烟雾,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哪。”

  虽然不明白阿强为啥会这么说,但我还是认真的把他的话给记在了心里。

  回到家后,我跟刘水煲了会儿电话粥就睡了。第二天一大早,我正要去学校,就收到一条短信,是裴清雅发来的,她说她要走了,问我要不要去送送她。

  我问她在哪,她说了下地点,我想了想,说算了,我不想看她离开的样子。

  裴清雅没再回我,我离开家,打车去学校,车开到半路上,我还是忍不住让司机调转方向,朝裴清雅那里去了。

  到了那之后,远远地,我就看到裴清雅上了叶云岚的车,我跟司机说:“师傅,靠边停吧,我一会儿就走。你放心,钱不会少你的。”

  坐在车上,我看到裴清雅将头探出车窗,目光在四处搜索,似乎是在找人。我知道她是在找我,我很想下去,但还是忍住了。

  车缓缓启动,最终驶离我的视线,我怔忪出神,对司机说:“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多谢那就这样吧,还有顺达配件兄弟的精油,后续会把加更补上哒。还有,三条的书被傻逼攻击了,网页进不去,大家进app看吧!给大家带来不便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