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张纸条,我高兴了片刻,就开始有点怀疑了。以裴清雅那种克制和顾全大局的性格,不大可能在这种时候,这种地点喊我过去,否则被人看到只会招来风言风语,何况,她又不是没我手机号,怎么可能会用纸条通知我呢?

  而且仔细看的话,这张纸条上的字迹似乎并非出自裴清雅之手。她之前在帮我收拾行李箱的时候,曾经在里面留过纸条,因为那纸条上的内容太过难忘,我连带着也把她那一手好字记了个清清楚楚。想到这,我基本可以肯定是有人设下了局,想引我去裴清雅那。

  试想一下,如果我因为太想单独和裴清雅见面,而不考虑这么多,直接冲到那个房间,而裴清雅又是在换礼服的花,若被外人,尤其是权势滔天的叶家大少叶云岚知道的话,我估计我今晚也就只能躺着回去了。

  想到这我一阵头皮发麻,笃定肯定是有人要害我。这时,我感觉好像有人时不时的朝我这边看去,我装作转身问服务生要红酒的样子,朝目光的方向扫去,就看到一个鞋拔子脸男偷偷摸摸的看着我,四目相对,他立刻像个罪犯遇到警察一样,心虚的收回了目光。

  刘洋这时揽着我的肩膀,说要给我介绍几个人认识认识,我问他认识那个鞋拔子不?他说认识啊,那家伙叫柳条,家里是暴发户,上海所有的贵族暗地里都瞧不上他家,但因为他姐土鸡变凤凰,嫁给了庞家那个残废大少爷,所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跟我之前查到的消息没啥不同,只是我一直都不得见这个柳条本人,没想到长得这么伤眼,真不明白丑成这样的,他姐长得得多磕掺,那庞家大少的胃口真重。

  正腹诽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刘洋,庞家和顾家的关系怎么样?刘洋好奇的问我问这干啥,然后四下里看了看,确定没有别人在盯着我俩,才压低声音说,这两家表面上看起来关系挺好,但其实背地里一直都在互捅刀子,交恶的厉害,这话是他无意中听到他爸跟人说的,实际上没几个人知道。

  果然如此!现在我基本能肯定想害我的是柳条了,他的目的应该是让我得罪叶家,这样的话,恐怕上海不会有任何人敢帮我了,我相当于被上海的势力所孤立,到时候甭提啥发展了,就是一个小小的柳家,就足以把我逼出这里。

  那时候,我又会变成一条丧家之犬。这招可真够毒的,可最毒的还不是这里,最毒的是,这是在顾家出的事,而且刚才是顾家的服务生碰脏了裴清雅的裙子,也是顾家的服务生给她“传的纸条”,只要稍一挑拨,就能让叶云岚认为,是顾家在帮我和裴清雅打掩护,到时候顾家岂不就是得罪了叶家大少?

  虽说都是世家大族,但从今晚叶家家主对叶云岚的态度不难看出,他很想跟叶云岚攀上关系,所以如果得罪叶云岚,是他的一大损失,更是一大隐患。我想柳家,确切的说是其身后的庞家,一定很乐意看到这一幕。

  而如果没猜错的话,庞家必定和刘鑫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没想到啊没想到,刘鑫远在南通,竟然把势力的魔爪都伸到这边来了,要不是因为跟他是敌人的话,我还真挺欣赏他的。

  分析了这么多以后,我寻思如果不给庞家一个大大的回礼,怎么对得起他们的算计?想到这里,我跟刘洋说我肚子疼,得去趟厕所,他说那行,让我早点回来,说他几个好朋友正等着他把我介绍给他们呢。

  我冲他笑了笑,说没问题,然后我就去了厕所,然后给刘水发了条短信,过了一会儿,刘水回复了个ok,我出去以后,躲在拐角处,看到刘水朝叶云岚走去,顿时放心的朝二楼去了。这一次,我很明显的发现,在我上楼的时候,一个站在走廊尽头,“专心”打扫卫生的女服务生鬼鬼祟祟的冲下了楼。

  我朝她的方向冷笑一声,叩响了最左边房间的门,房间里立刻传来裴清雅的声音,她问谁呀。我忙说:“漂亮姐姐,是我。”

  裴清雅沉默片刻,让我进去。我进去以后,看到裴清雅正坐在一张圆凳子上,身上依然穿着那件脏兮兮的裙子,不光尽管有些狼狈,她那高贵的气质也丝毫不减。

  我问裴清雅怎么没换衣服,她蹙眉道:“也不知道那个服务生怎么了,说是忘了给我拿换的礼服,跑去拿去了,我坐在这都等十几分钟了,她都还没有来,我手机又怎么都找不到了,只好坐在这儿等她。不过,你怎么会过来的?”

  我说我见她很久都没下去,所以就跑来找她了。房间里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裴清雅说:“阳阳,你怪姐姐吗?”

  我心里一痛,说怪,我都还没同意呢,她怎么说订婚就订婚,说有未婚夫就有未婚夫啊?裴清雅笑了笑,是那种很无力的笑,班开玩笑的说她又不是我的谁,我还能管得到她吗?

  我有些生气,可裴清雅的一句话就让我彻底没了生气的底气,她说:“你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有女朋友的话,最好还是少管别的女人的事。”

  看着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笑意的裴清雅,我知道她说的女朋友并不是刘水,而是今天作为我女伴的杨媛媛,确实,我俩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误会,可我却没法跟裴清雅解释,因为,我的确有女朋友。

  心一寸寸的沉了下去,我看着裴清雅,她却四下里望着这个小小的房间,似乎在刻意躲避着我的目光。我知道很快就会有人过来,立刻问了裴清雅一个问题:“漂亮姐姐,你实话告诉我,你跟叶云岚在一起,是不是因为他帮了我和我爸?你,真的喜欢他吗?还是这只是一场交易?”

  裴清雅笑的依旧温和优雅的天衣无缝,她说:“我喜欢云岚,他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这一刻,失望彻底充斥着我的内心,而就在这时,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裴清雅有些意外的喊了声“云岚”,我转过脸去,正对着叶云岚那张阴沉的脸,我不由心下一沉,看他这副捉奸的表情,难道说刘水没把我交代的事情做好?

  这时,站在叶云岚身后的刘水,悄悄给我打了个‘OK’的手势,我松了口气,故意惊讶的问叶云岚怎么会过来?

  而我的话音刚落,外面就围了一群看戏的,叶云岚还没说话,一个女人已经率先阴阳怪气的说:“哎哟,这不叶大少的未婚妻么,怎么会在换衣间跟别的男人幽会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裴清雅微微蹙眉,少有的发怒道:“什么叫‘幽会’?我弟弟担心我这个姐姐,过来看看,无可厚非吧?”说完,她就看向叶云岚,清浅一笑道:“云岚,你来的正好,我坐在这已经等了十几分钟了,那女服务生都没过来,我原以为是去找衣服了,现在看来,其实不然。”

  叶云岚皱眉说:“我听说,你让人给王阳纸条,让他过来见你一面。”

  我刚要插话,裴清雅却是落落大方的笑了笑,说:“那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那女服务生?”

  叶云岚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他说:“我相信你。”

  看着相视而笑的两人,我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疼,这一刻,我恍惚觉得,也许裴清雅真的喜欢叶云岚,他们两个该死的配一脸……

  叶云岚这时看着我,让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会过来,我掏出口袋里的纸条,说:“有人给了我一张纸条,说是清雅姐给我的。”

  .S看Y%正版O"章‘节P;上b酷◎》匠网M

  这时之前说话那女的立刻说:“哎哟,你们看,真有纸条。”

  另一个人忙拉着她说:“柳夫人,你就别火上浇油了。”

  我说这人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往我们身上泼脏水啊,原来是叶家老女人。

  柳夫人冷笑着说:“顾夫人,你是看事情是在你家发生的才这么说的吧?不是我说的,你家的服务生竟然帮着叶大少的未婚妻跟别的男人幽会……真是……”

  顾夫人立刻跟她吵了起来。

  事情果然如我猜测的那般发展了,我冷冷一笑,举起手里的纸条说:“可这根本不是我姐的字迹,我之所以过来,就是想看看,是谁想在背后搞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